「你們誰厲害?」

「當然是我」

「可戰神自出生以來,從未輸過」

「那是我讓著她」

我表示,我不信。

說曹操,曹操到。戰神進來,讓他們出去。我心情不錯,給她沏好上好的補藥。

戰神聞了聞,便一飲而盡。

她看著我,眼裡是玩味,我挑眉等著她開口。最後,我忍不住先開了口「我是故意的」

「我知道」

「來問罪的?」

「是,也不是」

「戰神想要什麼?」

「你幫我的孩子算一卦吧」

「戰神的母親便是司命」

「若是順利,我不會來找你」

「報酬」

「修羅佛奈」

「他又不是你的」

「可是,我讓他不再見你,你猜,他會不會聽我的」

「好,那便為你的孩子算上一卦」

不管是仙界的司命,還是作為命運女神的我,算卦,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帶著戰神到了天璣殿的命盤,天璣磐,是創世神的法器。只有創世神能驅動,而我只能算卦。我拿出創世神賜給我的幽魂鏡。

「起卦」

算卦的儀式很炫酷,複雜,有點漫長,可這是創世神定下的,她說,生活要有儀式感。

可這結果,怎麼可能呢?那可是戰神和浩天的孩子。

「如何?」

看著戰神擔憂的神情,我不知道如何開口。

「卦象,不妙么?」

「死卦」

「怎麼會?」

「對不起,卦象就是如此」

看著她瞬間濕潤的眼眶,我也很無奈,看的出來,她很喜歡這個孩子。

「可有破解之法?」

我看著她,明明隨時都要昏厥,還儘力保持冷靜的模樣。

我很想說些什麼,可是,不行,那樣我會遭到報應。我和戰神,沒有過命的交情。

浩天和他推門進來,他看我的眼神,很不好,我很生氣,我直接走到他跟前就是一巴掌,說道「再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便毀了你愛的一切」而後瀟洒離去。

我就是這樣的人,這麼多年,脾氣一直不太好。

他好像被我打蒙了,而我,有點後悔。

接下來的300年,我依舊一個人,無聊的遊盪。戰神每天都來找我,可我不想見她,而他,不再出現。

300年後,神魔邊界出現動蕩,我猶豫一下,來到結界處,卻被人偷襲,進入了魔域,我看不清那人的樣子。

不過,我猜是她。這是我第一次進入魔域,神界是極晝,而魔域是極夜,暗無天日。

我渾身散發著命運女神的光芒,竟照亮一方天地,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我還發現,黑暗在吞噬我的靈力,這不是個好現象。我試圖破開結界,不過顯然,除了浪費靈力,我一無所獲。

作為命運女神天生的警覺,我不敢離開結界太遠,只能傻傻的守在這裡,我心裡暗暗發誓,這個仇,我必須報。

為了節省靈力,我收起光芒,施法燃火,沒想到,釀成大禍,著火了?

我趕緊撲滅這火,自己也耗了很多靈力。沒想到有一天,會淪落至此。

那個人出現了,他飄在空中,多年未見,他越發凌厲了。

「怎麼是你?」

「見到我,你很不高興?」

他準備離去,我飛身上前,抱住他,我可不能讓他走,他可是我的救命稻草。

「我不許你走」

「放手」

拉扯間,法陣已起,我們直接到了他的寢室。

「我送你回去」

我放開他,仔細打量,這個房子真別緻,魔域居然有滿是經幡的房子,這雕樑畫棟竟都是萬字元,就像是誤入魔域的佛堂。

充滿佛教的氣息,卻未曾見一座佛陀,他便是這氣息的源頭,有意思。在這裡,我的靈力竟慢慢聚集,這裡居然能凈化魔氣。

修羅佛奈,果然如傳聞那般,以前覺得他自傲,吹牛,沒想到是真的。他是真的連佛祖都奈何不了的人物,他的功德充斥整個宮殿。追隨信仰他的人,不曾變心。

我坐在案塌上,還能聽見三界六族祈禱的聲音,不求人,不求仙,不求神,卻求一介魔族。

「你不能待在這裡太久」

我以為他在趕我,可是他眼神里的憂慮「你在關心我?」

「當然」

「為什麼?」

「我們是朋友」

「朋友?」

「嗯」

「戰神呢?」

「家人」

「家人?」

「以後,請你不要為難她」

「我何時為難過她」

「她不是故意的」

「可她是」

「她只是想給自己的孩子謀一個生機」

「那她不能算計我」

「是我算計的你,與她無關」

「你這麼說,我更討厭她」

「法子,救孩子的法子」

「沒有」

「你有」

「我不會告訴你的」

「我可以拿東西和你換」

「我缺么?」

「什麼都可以」

「你的命?」

「好」

「為了一個還未出生的孩子,你居然要豁出自己的性命,又不是你的孩子」

「我做事,只有願不願意,沒有值不值得」

「好,既然你如此大義凜然,我成全你,我要你愛我,陪我生生世世」我走到他跟前,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好」

「你知不知道,你承諾了什麼?」

「無妨」

「我要的是愛情,不是將就」

「我知道」

他抱住我,「本就是,我算計的你」我們腳底的法誓已成。

「你,算計我?」

「還不夠明顯么?」

「你倒是坦白,戰神,居然陪著你演戲?用自己孩子的未來」

「那是真的,所以,請你救她的孩子」

「我不要」

「你現在是她的嫂子,都是自家人,不能幫她一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