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幹什麼?」麥小龍一聲大喝。

看見麥小龍出現以後,何欣欣眼神里的寒芒漸漸地消失了,她對著麥小龍說,「麥小龍,我和我妹妹去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就被這些人給圍上了!」

而何若水更是欣喜若狂地說,「麥哥哥,這些人要欺負若水!你可要為若水出氣!」

麥小龍深深地看了何欣欣一眼,雖然他晚上喝了不少酒,可是因為體內有真氣的存在,酒勁幾乎都消散了,他自然清楚無比地發現了何欣欣剛才眼中閃過的那一絲厲色。

麥小龍忽然有種感覺,那就是即便自己不出頭,有何欣欣在,那些小流︶氓也絕對占不到什麼好處。

不過麥小龍沒有想那麼多,他邁開大步就走了過去,同時將何家姐妹給護在了身後。

「你們想要幹什麼?找死嗎?」麥小龍看著那幾個小流︶氓,面無表情地說。

看到麥小龍擋在了自己的面前,何欣欣一愣,眼神里閃過一絲複雜,而何若水則開心地大笑了起來,「哈哈哈!我讓你們滾開!你們不滾!現在我麥哥哥來了,你們害怕了吧!哈哈哈!」

這話讓麥小龍頭上冒出了三條黑線,就連何欣欣都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至於那群小流︶氓,被眼前這個小美女一嘲諷,立刻氣都不打一處來。

麥小龍看上去並不是那種五大三粗的漢子,長得還有幾分秀氣,這幾個小流︶氓本來就不將他給放在眼裡,這時候何若水在火上澆油,立刻就有兩個小流︶氓走到了麥小龍的身邊,他們嘴裡叼著煙,斜著眼看著麥小龍,嘴裡懶洋洋地說,「你就是這小美女嘴裡說的麥哥哥對吧?」

麥小龍點了點頭。

「那你就給我去死吧!」一個小流︶氓的神色一變,臉上懶洋洋的表情變成了凶神惡煞,伸手就朝著麥小龍的頭髮抓去。

一看這小流︶氓的姿勢,就知道這小子絕對經常打架。

不少人或許對男人打架還拽頭髮而感到不齒,大多數男人都以為,男人要是干架,那就真刀真槍的來!拳頭砸在肉上的時候,那種悶響,才是熱血的體現。

但實際上真正會打架的,才不管什麼風範不風範,只要能短時間內製服對手,那就是好的手段!

而拽頭髮,就是其中之一。

只要拽住頭髮,再用力一拉,大部分的對手都會眼淚刷刷的掉下來。這不代表對手沒有種,而是因為這是人身體的忠實反映。

而且這時候,因為疼痛而低頭,就失去了視線。

兩個人打架的時候,你連別人的臉都看不見,只能看見地面,你還打個屁啊!

這小流︶氓不是那種壯漢一樣的身高馬大,不可能做到用真正的實力說話,所以就出了這麼一個損招。

麥小龍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被人抓住頭髮,這種手段以前麥小龍打架的時候也經常用,那是再熟悉不過了。一聲輕哼,他也伸出了手,然後抓住了那個小流︶氓的手腕。

那個小流︶氓一愣,麥小龍一腳踢過去,他就飛了出去,撞在了不遠處的牆上。

因為不過是尋常的鬥毆,所以麥小龍沒有下殺手,這一腳幾乎一點力道都沒有使。那個小流︶氓卻摔得不輕,從地上爬起來以後,他大聲說,「都給我上啊!」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 來ktv唱歌的,基本上都喝酒了。這時候小流︶氓一個個都是酒精上頭,哪裡還能分清楚敵我的狀況,總之看到自己的兄弟挨打了,義字當頭一把刀,就哼啊哈啊的朝著麥小龍撲了過去。

奈何這些人都是烏合之眾,麥小龍壓根就連出手的興趣都沒有。在那些人撲到面前的時候,他嘆了口氣,伸出一隻手,就聽見一陣「啪啪啪」地聲音響起,小流︶氓們都慘叫著倒在了地上,嘴巴被打得鮮血直流。

這一打,也將這些小流︶氓的酒給打醒了。

麥小龍這時候說,「我不想和你們一般見識,都給我滾!」

小流︶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知道自己這些就算是所有人加起來,都不是麥小龍的對手,只好灰溜溜的全部走了。

「哇!麥哥哥好帥啊!」何若水看見那些小流︶氓走了以後,就撲上來,抱著麥小龍的胳膊尖叫著。


麥小龍無奈地搖頭苦笑,他又看了何欣欣一眼,發現何欣欣也對自己嘴角含笑,不過眼神里並沒有太多的震驚之類的神色,就好像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是最普通的事情一樣。

這讓麥小龍更加有些疑惑,這何家姐妹的來歷。

之前何若水說她手裡有祖傳的藥方,雖然被何欣欣及時給喝住了,但所透露的訊息,似乎也說明了她們出身並不簡單,而此時何欣欣面對一群小流︶氓,臉上一點畏懼之色都沒有,反而是眼神里閃過一絲寒光,更讓麥小龍覺得她們很有背景。

現在自己用了一隻手,將這些人給放倒,何欣欣還是一副水波不驚的樣子,這讓麥小龍有些好奇了。


這何家姐妹,到底有什麼來歷呢?她們都擅長中醫,難道也是出身與某個醫道大家?

不過麥小龍也沒有想太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就好像麥小龍自己一樣,他身懷的秘密,如果說出去恐怕壓根就沒有人相信吧!至於這何家姐妹,他們既然選擇了隱瞞自己的來歷,那就有她們的理由或者是苦衷。

麥小龍不是一個喜歡強迫別人的人,對敵人是,對朋友更是。

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空間。

「我說你們怎麼到現在都不回去呢!還好我出來看了看。」麥小龍笑著說,「不過這種地方,以後我不在的話,你們盡量少來。這裡實在是太亂了。你們要是想唱歌,大不了我買一套專用的設備,送給你們也就是了。」

「真的哇!」何若水一臉吃驚的模樣,隨後小頭狂點,「那就謝謝麥哥哥了,哈哈哈。」

「客氣。」麥小龍伸手寵溺地颳了刮她的鼻子。區區一套唱k的設備,他還能消費地起。


不過這時候,何欣欣卻開口說,「謝謝你了,麥小龍。不過無功不受祿,如果我們需要的話,自己會買。」

聽何欣欣這麼說,何若水才面露失望之色,有些無奈地翹起了嘴巴,「嗯,如果我們需要的話,自己會買。」

麥小龍聳了聳肩,既然何欣欣不願意接受,那就算了。想了想麥小龍說,「那我們現在走吧?」

何欣欣點了點頭。

幾個人才剛剛邁開了腳步,這時候一個服務員忽然驚慌失措地喊道,「快來人啊!殺人了啊!」

麥小龍等一愣,同樣聽了這個服務員的話以後,ktv里的其他服務員也急忙趕了過來,那個服務員本來已經嚇得面如土色,雙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看見人來了,才勉強壯膽地說,「就,就是這個包間里……好多死人啊!」

包間里有死人?

周圍的人都愣住了,這些人之中,不單單是服務員和麥小龍等人,還有一些其他的客人。聽說發生了人命案,所有人都從包間里鑽了出來。

華夏人就有這麼一個劣根,圍觀的永遠不嫌事大,而且都喜歡湊熱鬧。

聽見服務員這麼說,不少人都探頭朝著包間里看去,不過看見包間里血流成河的樣子,一個個都承受不了這種視覺衝突,開始嘔吐了起來。

麥小龍也朝著裡面看了看,只看了一眼就皺了皺眉頭。

這些人很明顯都死於槍下。

華夏是一個槍械管制的地方,雖然麥小龍知道在燕城的勢力里,不少人都擁有強大的武力,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火拚后的現場。他大聲說,「都讓一讓,我是醫生,都讓一讓!」

所有人聽麥小龍這麼說,就閃開了一條道路。這時候麥小龍走了進去,而何家姐妹,也緊隨在後面。

令所有人都感到吃驚的是,無論是麥小龍還是何家姐妹,看到這麼多屍體,都是面色平靜,甚至連眼神都沒有什麼變化。

而麥小龍心裡也有些驚訝。何欣欣是醫生,而且來歷很不尋常,這種場面應該嚇不倒她。可是何若水,這丫頭雖然是何欣欣的妹妹,但給麥小龍的印象是那種活潑可愛不諳世面的,沒想到她見到這種場面,還是和之前一樣,走路蹦蹦跳跳的。

這讓麥小龍更覺得這兩姐妹深不可測。

在經過了一番檢查之後,麥小龍站起身,面色沉重地搖了搖頭,「全部都死了。」

「都死了!」

「這麼多人啊!」

「是啊!好慘啊!」

門外的人群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而兩個警察,也擠了進來。

「都讓一讓,讓一讓!警察來了!」一個服務員扯著嗓子喊道。

兩個警察在進屋之後,看見了麥小龍等三個人,都微微怔了怔,隨後一個警察就大義凌然地開口了,「你們是誰?誰讓你們進來的!難道你們不知道,這裡是兇殺案現場嗎?你們就不怕破壞了這房間里的證據?」

麥小龍和何家姐妹一愣,麥小龍還沒有說話,何欣欣就上前一步,笑著說,「這位大哥,你別誤會。我是一名醫生,之所以先進來,也是抱著救人的目的。」

「救人?哼!那你救到人了嗎?」那個警察卻咄咄逼人,指著何欣欣說,「就算是為了救人,也要等我們警察趕到之後!如果你們破壞了兇案現場,我絕對會將你們給拘留起來!」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 何若水聽到這話以後不樂意了,她上前一步,挑著眉毛說,「你這人是怎麼說話的?你懂不懂對於受傷的人來說,時間就是生命!雖然我們進來的時候人都死了,但如果有那麼一個人沒死,我們早進來一步,就有把握能挽回一個生命,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不管你們有什麼理由!你們說的天花亂墜也沒有用!現在我懷疑,你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就是為了抹除證據,你們三個還是和我們乖乖地走一趟比較好。」那個警察卻冷笑著說。

這話說的,不單單是麥小龍等三個人,就連那些圍觀的人也看不下去了。

「這個警察怎麼這樣啊!」

「就是啊!救人如救火啊!」

「是啊!這警察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那個警察聽見所有的輿-論都一邊倒向了麥小龍一方,不由勃然大怒,氣得咬著牙,猛地就拔出了手槍,然後厲聲喝道,「我看誰還敢在這裡喧嘩!」

看見了手槍,所有的人都閉上了嘴巴,並且一臉的恐懼,而ktv的老闆這時候有些顫巍巍地走了過來,說,「警官,我可以作證,這幾個人真的是我們ktv的客人。不是什麼壞人。我這裡還有監控錄像。」

那個警察威風凜凜地看了老闆一眼,冷笑著說,「警察辦案,還需要你指指點點?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裡指手畫腳了?!」

麥小龍終於看不下去了,他冷笑著說,「警察就是這樣辦案的?作為一個醫生,看見有人受傷或者死亡,第一反應就是救人,我自問沒有任何地方是做錯的。你的槍,就是用來震懾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的?」

那個警察回頭看了麥小龍一眼,然後眼神里閃過一絲凶光,「我不管你處於什麼目的,今天我一定要將你給帶回去!至於我用不用槍,這是我的權利,你行不行我直接崩了你?!」

說完這句話,那個警察居然真的用槍指住了麥小龍。

周圍的人都發出了一聲驚呼,而麥小龍的臉色卻瞬間陰沉了下來,就連何家姐妹也是一樣。何欣欣上前一步,指著那個警察說,「你敢開槍試試!」


大家都知道,槍-支這東西,有時候會走火,所以一般情況下,哪怕是玩具槍,都會說明槍口禁止對著人或者是動物。而這個警察手裡拿著一把真槍,在這裡耀武揚威的槍口對準了人,這已經激起了所有人的怒火。

「你他媽別以為我不敢開槍!我只是在給你們一個機會而已!」那個警察被何欣欣的氣勢給震懾住了,不由自主就往後退了一小步,但很快就咧著嘴說。

「你倒是開槍啊!」何欣欣眼睛一瞪說。

這時候,槍聲真的響了,而一顆子彈,也真的從手槍里飛了出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就連那個警察也傻眼了。因為就算他平時作威做虎慣了,但是面對著普通老百姓,他還是不敢開槍的。

但誰知道,這時候,槍-支居然真的走火了!

在聽見槍聲以後,何欣欣的面色也是一變,她沒想到這傢伙會真的開槍。不過這時候已經晚了。

在這麼短的距離之內,別說是她,就算是她家族中的一些長老,也未必能躲過子彈。

就在她閉上眼睛,準備接受這個命運的時候,那子彈忽然在空中微微改變了一個方向。

本來子彈是正對著何欣欣眉心而去的,這時候卻直接從她的耳邊劃過,然後沒入了身後的牆上。

何欣欣雙腿一軟,就倒在了地上。

而一道人影,也如同一道旋風一樣地,直接卷向了那個警察,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麥小龍已經站在了他的身邊,同時用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好大的膽子!作為一個警察,你居然真的敢隨便開槍!」微微一用力,將那個警察給舉了起來,同時警察手裡的槍也被麥小龍打落在了地上。

那個警察就好像是溺水的人一樣,雙腳一陣撲騰,面色憋得赤紅,麥小龍的手正好掐住了他的脖子上,所以現在別說是說話了,就連呼吸都覺得很困難。

「我……我沒想過真開槍……是走,走火了……」那個警察第一次感覺自己和死亡如此親近,他眼神里滿是恐懼,費了半天的工夫,才顫抖著將這句話給吐出來。

而周圍的人,這時候也一個個義憤填膺。

「殺了他!」

「當警察就了不起了啊!」

那個警察面如土色,很快別紅的臉就變成了鐵青色,雙眼也開始朝上翻著。如果在這樣下去,他非死在麥小龍的手裡不可。

麥小龍確實是動了殺機,不說這個警察進來以後就是耀武揚威,剛才如果不是他瞬間用真氣包裹住了子彈,勉強改變了子彈的運行軌跡,現在坐在地上還在不斷大喘氣的何欣欣,就已經變成一具屍體了!

從他們衝進來以後,另外一個警察在深深地看了麥小龍一眼以後,就沒有說話,這時候看見自己的同伴就要被掐死,他想了想終於上前一步說,「麥大哥,你還是先鬆手吧!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聽見這個警察叫自己麥大哥,麥小龍一怔,想了想就鬆開了那個警察。

那個警察立刻跪在地上,不斷地喘著大氣,本來已經面色鐵青的他,臉上也恢復了一絲血色。

「你認識我?」這時候麥小龍看向了另外的一名警察。


另外一名警察看了自己的同伴一樣,發現他並沒有多大的問題,不由鬆了口氣,隨後笑著說,「麥大哥你記不得我拉!我是張輝啊!」

「張輝?」麥小龍皺了皺眉頭,這個名字還真沒什麼印象。

這時候張輝又說,「就是上次我們大姐頭讓我和歐陽劍去抓你,咱們還聊了回天呢!」

麥小龍立刻就回想起來了,再仔細看這個警察,還真和當時的那個警察有點像。麥小龍就笑著說,「張輝,你怎麼會在這裡?」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張輝搖了搖頭說,「今晚上是我巡邏,聽見了這裡有命案發生,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歐陽劍他們很快就到。」

麥小龍點了點頭,這時候又看了看那個警察一眼,冷笑著說,「這次看在張輝的面子上,就這麼算了!如果下次在讓我發現你亂用手槍作威作虎,我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你!」

其實張輝即便是不開口,麥小龍也不會真的就將這個警察給掐死。他最多也就是想給他一個教訓而已。

那個警察連忙點頭,眼神躲閃,看都不敢看麥小龍一眼,而聽了麥小龍的話以後,張輝卻感覺臉上很有面子。

「麥大哥,也不怪這小子,因為大姐頭受傷了,我們的警力有些不足,所以就從別的地方臨時調派了一個過來。他叫米玉飛,之前不認識麥大哥,所以才會做出一些過激的動作來。」張輝又說。

米玉飛忙得點頭,他也知道這一次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不單單說張輝和歐陽劍甚至是高圓圓都認識眼前這個小夥子,就憑他剛才的動作和身手,米玉飛就知道自己這一次是踢到了鐵板上。

況且,剛才米玉飛違規使用槍-支,還引發了走火,這件事可大可小。

所以剛才麥小龍差點弄死自己的行徑,米玉飛哪裡還敢計較啊!恨不得趕緊地將這一頁給揭過去才好。

麥小龍看了米玉飛一眼,一聲冷哼,不再理會兩人,而是轉身走到了何欣欣的面前,蹲下身關切地問,「你沒事吧?」

何欣欣搖了搖頭,她只是受到了驚嚇。而何若水這時候猛地站起身來,咬著牙說,「你們兩個給我記住,還好我姐姐沒收到什麼傷害,不然你們整個警察局的人都要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