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來了!」唐蕭在木蓮的房間里等候著,聽這口氣應該有些緊張。當然,大婚之日!

「嫂子,你起得早啊!」舞依炫放下了托盤。

「我也算是一夜沒睡。」確實一夜她輾轉反側。 281

花了一番的功夫算是給新娘子穿上了嫁衣,而藍枝也過來了,算是給唐蕭梳發,本想說讓藍老夫人的可是人老年紀大,來回的折騰實在是傷不起,所以讓藍枝代替了。

「一梳梳到頭,富貴不用愁;

二梳梳到頭,無病又無憂;

三梳梳到頭,多子又多壽;

再梳梳到尾,舉案又齊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雙飛;

三梳梳到尾,永結同心佩;

有頭又有尾,此生共富貴。」

藍枝希望日後為女兒也這般梳一次頭髮的,這樣為她穿上嫁衣,送上轎子,和她父親看著她找到此生同心人。

不自覺的,藍枝就拉起了邊上舞依炫的手,放在掌心中,煞是慈愛的看著她。舞依炫手先是一驚,拿著珠釵的手一晃,但是沒有拒絕。或許是這個場景,剛才的場景都讓她有些窩心,她順勢把坐在凳子上的藍枝攬在她的懷中,她站著她坐著,母女二人無言卻甚過千言萬語。

一旁幫襯編頭髮的丫頭的若昕,看著也是欣慰極了,姑姑也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了。「若昕,發什麼呆,快把你手上的比翼釵給我,再不快點新郎都該來了。」

木蘭倒是一如反常的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丫頭們不知道是怎麼著了,一個勁的讓木蘭說道,今個的木蘭管家好凶啊!這不是真的木蘭管家!

「這個配這裡的,還是一對的,另外一個呢?」

「不對了不對了,不對了,這個是要纏著裡面的,不然珠釵怎麼體現?」

「拿掉,拿掉,整個髮飾和髮型一定要呼應相稱的,這個什麼,不行的,通通換掉。快點啊,抓緊時間!」

……

「我一向知道木蘭喜歡碎碎念,但是原來這種時刻才是她真正的戰場。」舞依炫和藍若昕靠在了一起,不敢上前插手半分,生怕被罵。

「你又不是不知道木蘭對珠釵珠寶的搭配有多麼的重視?」

「所以我從來不敢在頭上多帶半分頭飾。」舞依炫就怕給木蘭吧啦吧啦半晌,所以這麼多年大家的各種打扮只要是沾上了珠寶飾物的統統都給木蘭過了目才給見人的,所以這些年大家真的是不敢多戴首飾什麼的,但是給木蘭訓練的倒是都搭配的不錯。

藍若昕也是默契地點點頭。

「我就好奇木蘭為什麼對珠寶飾物這麼的執著而且對這些東西非常的精通,你不覺得嗎?你可是學了十年之久的這些東西,但是論打造這些首飾你還是遜上一籌的。」

藍若昕覺得就是奇怪,「你說木蘭以前會不會是哪個珠寶打造的孩子?」

「的確,木蘭對這方面非常有天賦的。」這點舞依炫不可否認。

「也許她會是月國人。」

木葵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這兩隻的後面,「嚇死我了。」藍若昕捂著小心肝。

「你平時不愛說話就算了,怎麼好歹你也讓你的腳步聲給個機會呀!」舞依炫同樣嚇得不輕。

木葵鄙視這倆膽小鬼,「凈說木薇大嘴巴,我看你們倆也不差。」

「迎親的隊伍馬上就要來了。」她就是過來通知一下。

「木蘭要是好了就好了。」倆人無奈道。

「好了!」累死她了。

舞夫人也過來看看,「真是好看,木蘭的手就是巧。」飾物多但是不亂,髮型和衣著和飾物都是絕配但是沒有搶了新娘子的風頭,這樣子打扮她是真的沒看見那個新娘子又過了,那些都是些老掉牙的打扮,真的比不上。

是,唐蕭的面紗已經被摘下了,這在場的才知道原來唐蕭也是個大美人,雖然之前看著也不差,但是拿下來之後多了份這些小姑娘都沒有的韻味。在場的只有藍枝知道這孩子到底是誰!也是苦了這孩子了。

「我再多加一點東西。」

「嫂子喜歡什麼花?」

「藍花楹。」

舞依炫微愣,「藍花楹…嗎?」那個花據說是大皇子最愛的一種花,所以雅居中唯有一棵藍花楹樹。這京都也唯有一棵。

「您先別動不然畫好的妝容會花掉的。」舞依炫以此掠過自己的怪異,手上拿著畫筆,和她自己做得顏料盒,這都是花汁做得顏料,所以純天然而且帶著花瓣自身的香味兒。

這麼多年來,舞依炫的毛筆字依舊是那麼的爛,這手繪的功夫倒是越發的精湛了。尤其是花,這些年光是對各種各樣的花,形態、顏色、紋路什麼的一清二楚,所以手繪一朵花不在話下。不一會兒一朵栩栩如生的藍楹花出現了,不過是紅色的但是為了表現這是什麼花,所以在它的側邊加了些藍色和紫色上去。

「畫好了,看看如何?」這是她第一次繪出花鈿。

藍楹花向來是紫藍色最唯美最為多,開花時,串串紫藍,花朵密集,呈唇狀,但是舞依炫不能繪出太多的只許一朵,足矣!這朵同樣的嬌艷欲滴毫不遜色於真花,花瓣微微捲曲,對稱在眉心綻放,給新娘子多了份嫵媚,美艷不可方物!

「很美。這叫什麼?」唐蕭問。

「花鈿,這是我第一次出品,所以其他地方還沒有。所以嫂子你是第一個受益者。也算是我給你們夫妻二人新婚之夜的一個小小的驚喜。」

「謝謝。」第一次唐蕭才覺得自己是個真正的嫵媚動人的女人。其實她是有些女生男相的,不然也不會瞞了這麼些年,這也是她多年帶面紗,穿紅衣的一個原因。

「好了嗎?」鳳沐璃敲門但未進來。

「好了。」

大家忙給唐蕭蓋上紅蓋頭,穿上大紅嫁衣的外罩,那個足有兩三米的外套。有些大氣磅礴的感覺,這個新娘子很有派頭。

「我來背唐蕭出去。」鳳沐璃走了進來。

這個,妥嗎?

藍枝上前,「這樣最好不過了。」都是苦命的孩子,也算是終的有個好的。

大家奇怪歸奇怪,可是這樣倒是也沒什麼不好的。

「姐姐,恭喜你。」鳳沐璃對著在背上的唐蕭說。

蓋上喜帕之後,新娘子是不能說話的,所以唐蕭也只是在蓋頭下微笑,而手上也拍了一下他。

番外小劇場

唐希:小舞兒說,藍楹花有個花語,蕭兒知道嗎?

唐蕭:不知。

唐蕭:她說藍楹花的花語叫做,絕望中等待愛情。

唐蕭燦爛一笑:很像我們,不是嗎?

唐希:花開葉落,但是它們不比彼岸花,它們並未有詛咒。它們也不盡然都是花開的時候葉子掉落,雅居的那棵,我卻見了花葉並在的。

唐蕭:所以說它就是我們,你我就是那花葉。不曾相見卻還是見了,死而復生卻還是花下相逢。

唐希:是啊! 282

璃府門前

「這不是五皇子的居所嗎?這怎麼掛上了大紅的燈籠?誰要成親了?五皇子?」

「不能夠吧!這皇子成婚還不得公告天下的,不可能的。」

「那也不一定的,這五皇子可不一樣。」

「你們說會不會是璃府裡面住的那個姑娘要成婚了?」

「你說是一字閣的哪個管事?」

「說不定呢?哎哎哎,迎親的隊伍來了,來了!」

眾人可謂是眾說紛紜的。

璃府張燈結綵,大紅燈籠高高掛,處處是透著明亮的紅色,大紅嫁衣席地而起,飄過長廊,走過庭院,落地在硃紅色的大門。

「姐姐,到了。」到了,往後的人生,是你幸福的彼岸了。

那個高騎在棕紅色駿馬上的男子英姿颯爽,爆竹聲一過,他大紅衣褂一旋,從馬上跳下來有些迫不及待。

他們一切從簡,沒有什麼多餘的繁文縟節了,少了那些多餘的人。璃府的大門前站了清一色的年輕人,舞家夫婦姑且也算了進去。

「蕭兒。」

唐希走過來,鳳沐璃上一步,「姐姐交給你了。」隨後退後一步。

「我都會好好的照顧她。」

唐蕭伸出手,唐希接過,牽著她,為她掀起帘子進了花轎。

……

「竟然是是…是是,是唐希公子!」這消息算是爆炸了,唐希公子怎麼就會成親了?和誰?什麼時候訂下的婚事?為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百姓都數了數站在璃府的人,一字閣的管事一個不少的,就是缺了木蓮管事但是木蓮管事不在京都已經好幾年了,木薇管事也不再但是似乎也有些日子沒見到木薇管事了,所以不是一字閣的人。那會是誰?誰那麼大的面子在璃府出嫁?誰能夠讓五皇子親自背著出嫁?誰會嫁給京都唐九公子?

這消息一下子傳遍了整個京都。本來璃府到雅居的路途都算是地處偏避,而且距離也不算是會太遠,這會子去往雅居的路上真的是圍得水泄不通了,老老少少都過來看熱鬧,女子們大都是哭的不行,這心中的夢今天突然之間就破碎了可不是要哭嗎?

唐家人自然不例外。

唐家

「聽說咱們的唐希唐九公子今天大婚。」唐家四夫人在一邊說道。

接著三夫人也說了,「可不是嗎?這回來不過一兩個月這就成親了,看樣子這風流的唐九公子也要收心了。不知道是要傷了多少姑娘家的心嘍。」滿嘴的諷刺。

大夫人在一邊笑而不語,「什麼樣的人,生什麼樣的種。沒教養,永遠都是沒教養的,再偽裝也還是這樣。」大婚竟然不告知家裡人,連個彙報也沒有,也不商量。這回了京都連唐家一次也沒有回過還指望他會和他們說,笑話!

這個雜種要是一輩子都在外面的倒好,她是不想聽到關於這個雜種的任何事。成個親鬧得滿城風雨的,真是丟人,要是知道這唐家的人呢不知道沒到場還不知道鬧出什麼笑話來?真是晦氣!

「大哥呢?」三夫人似乎今天也就早飯的時候看見了,這早朝下了也沒見著人。

「不會是去了…」四夫人望了望三夫人,又看了看大夫人的,一臉的隱晦。

大夫人一邊的丫頭接到,「老爺一早身體不舒服,早朝一下來就去了書房休憩了,夫人安頓好后,老爺說是不要去打擾他了。」

這樣啊!四夫人她們也不說話了。

「我說,三嫂,聽說這四公主即將去往月國,這唐行不是也要跟著去?」四夫人一時間趕緊換了話題。

———————————————————————————————————————

「這可如何是好?」舞依炫有些著急,這迎親的隊伍被攔的水泄不通,他們想要早一步過去在雅居等著也著實有些困難。這要是誤了吉時可是不好的。

「早有準備。」鳳沐璃和唐希他們早就料到了,一旦唐希出現在璃府門口后,消息定會四處傳播的。鳳沐璃不會讓唐希和唐蕭的大婚被破壞了,早早地就安排好了。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人突然把人群隔了開來,硬生生地是把這路給清了出來,人群被攔在紅色的綢緞外。唐希領著頭在前面開始走動,人群也開始跟著移動,長長的綢緞一直延伸,一路延伸到雅居門口。

「真是壯觀!」藍石他們在雅居門口等著。看著人山人海的人潮,綿長延伸的紅綢,這場景不是每天都可以見得。

藍若愚也是伸長了脖子看著隊伍緩緩而至,「來了,來了。」

早隊伍一步,鳳沐璃他們先到了雅居門口,舞依炫實在是忍不住,「真的是超級恐怖的!」本來是低調完事的,可是這主人公的魅力實在是太大了,竟然讓大半個京都的人都來了。

木蘭也是,「天哪,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婚禮場面。」

「大家站好,他們就要來了。」藍石說,「嚴肅點。」

舞清和舞夫人也跟著來了,「該進去的就先進去不需要這麼多的人在這邊站著。」

也是,畢竟待會是直接新郎牽著新娘就進來了,他們站著也無濟於事。男子們都進去了,女子都被藍夫人給分配到了一個位置,她們讓人弄了不少的各色花瓣過來放在幾米高的花球裡面,給新人開路。門口也就沒什麼人了,只有木蘭一個人和一眾家僕站在那裡守著。

新人落轎,唐希立馬跨下馬,走到轎子前按照習俗的踢了踢,唐蕭從裡面走了下來,跟在一邊的丫頭趕緊理了理她的衣擺,二人也就踏上了雅居。

「天哪,那是什麼禮服?嫁衣有這種樣子的嗎?」

璃府的時候人還不是很多的,這會子人一多起來了,看的不僅僅是人了,還有衣服了。新郎和新娘的衣服似乎是一套的,但是和傳統的款式不太一樣,這件似乎讓男子看起來不是被衣服包裹著的,看起來挺拔高大,而且精神氣特別的足,還有就是衣服上多了不少的圖案和新娘子的衣服相輝映。

新娘就更加的不用說了,平常記得新娘的嫁衣不會太長的,但是比起男子的更是多了好幾層穿著不透氣還重,這件看女子似乎腳下輕盈,且大氣高貴,典雅大方。看那外罩裡面的身子若隱若現的,但是似乎把女子姣好的身姿裹得更是曼妙至極,真是想要看看這蓋頭底下會是怎麼樣的妙人? 283

「砰!」漫天的花瓣雨——是大紅色的牡丹花,從天而降,和著二位新人,和著先下的景色,花瓣撒在他們的周身煞是夢幻,「祝二位新人,愛似牡丹紅似火。」木蘭說著祝福語。

「多謝。」

雅居外面的人潮簡直炸了,原來還有這般別樣的婚禮,那接下來呢?不少的人開始按耐不住了,爬牆頭的爬牆頭,爬樹的爬樹,攀屋頂的攀屋頂,就想看看這場婚禮。

舞依炫早就知道大家會這麼幹了,讓鳳沐璃找不少人在牆頭那些地方提防著,看可以伸個腦袋什麼的就可以了,但是絕對不準進來。於是乎,雅居的牆頭冒出了不少的腦袋,那外邊的樹上更是,不知道的以為貓頭鷹大白天就已經醒了。而靠近雅居的一些建築物的屋頂也同樣有不少的人。

而舞依炫的醉溫之意不在酒在乎一字閣!且等著吧!

第二聲,「砰!」這回是粉色的芙蓉花。

木葵,「祝,芙蓉帳下,如膠似漆。」這種尷尬的磁化不用說都知道是哪個小鬼編的,可是吧!這說的這麼沒半點氣氛的,也只有木葵那張冰山臉了。

「多謝。」唐蕭這下笑得甚是歡樂。

第三聲是由鳳沐心來說,「祝二位,熱烈長存,溫馨綿延!」這次飄落的是香石竹(也就是大家所說的康乃馨,寓意有熱烈的愛和溫馨的祝福。)紫紅色和桃紅色的花瓣再一次鋪滿了他們走的石板路。

第四聲是藍若昕拉開的,而這一次是香水百合,因為花瓣有些大被剪成了略小些,所以這次花瓣格外的多,「祝二位新人,百年好合,長長久久。」

最後的是舞依炫,「祝二位新人,長相廝守,一世安好。」

這最後的花瓣則是散落了在了雅居的藍花楹,不僅僅是藍色的花瓣還有紫色的,紅色的,看樣子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撿來的。新娘和新郎不約而同地伸出了手,接住了散落的藍花楹,香味不濃甚淡,他們卻不知怎的?覺得這香味馥郁濃烈。

接著大家歡聚一堂,人不多,就他們。開始屬於他們最莊嚴的時刻,「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這堂上的有藍家老夫人,還有唐家家主和唐老爺子。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