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這一刻林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這雞仔竟然也玩套路,不管林凡怎麼抖動,這雞仔就跟死去了一般,那粉嫩的長舌,往外一伸,就跟斷氣了一般。

「行了,不要了,別裝死了。」林凡有些拿這雞仔有些無語了,沒想到沒人教導,都如此的耍賤,也是讓人無語了。

果然在林凡此話一出,那雞仔又再次的恢復了活力,隨後喔喔的叫喊,彷彿很是歡快一般。

林凡撇了一眼,直接將其扔進了背包之中。

「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凶獸,既然如此那也只有這般了。」

……。

在那危險的禁地之中,一頭狼性凶獸被林凡一掌鎮壓。

「叮,恭喜擊殺先天大圓滿凶獸。」

「叮,恭喜經驗增加1000。」

「叮,恭喜獲得精血一滴。」

林凡將這精血服用下去。

「叮,恭喜《血海魔功》經驗增加80。」

……。

隨後林凡又再次的獵殺了一些凶獸,不過林凡也明白,並不是所有凶獸都會爆出精血,有的先天初階的凶獸,就能給自己一滴精血,而有的入神境界的凶獸,死後卻是一滴精血都沒有。

同時這服用精血,《血海魔功》的等級經驗,也是根據凶獸的精血來決定的。

不過整體來說,先天境界凶獸的精血,給功法帶來的經驗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而這入神境界凶獸的精血也是如此。

看來修鍊《血海魔身》所需要的精血,需要的量很大,而不是追求凶獸的等級。

日夜之間。

一道人影穿梭在這兇險之地,肆意的虐殺著無邊的凶獸。

以自己如今的修為,林凡還不會去招惹那些小天位境界以上的凶獸,畢竟修鍊《血海魔功》不是靠高等級凶獸的精血,而是以量取勝。

此刻林凡化身成了凶獸終極者,只要見到凶獸,不管是何等修為,全部鎮壓碾碎,那一滴滴精血,原本看來都是無用之物,但是如今對林凡來說,那些可都是寶貝啊。

《血海魔功》如此強悍自己要是將其練到最高境界,就能滴血重生,那麼如果將《血海魔功》修鍊到進階,那又是何等的霸道。

「死……。」

一頭狂暴的凶獸,爆發出無窮凶意,但是在林凡的一掌之下,全部灰飛煙滅。

這一刻,林凡看著周圍那密布的凶獸屍體,也是露出一絲笑容,那絡繹不絕的經驗聲,讓林凡感受到了一種升級的爽感。

林凡一揮衣袖,那些精血全部漂浮飄過,隨後被林凡吞了下去。

「叮,《血海魔功》經驗增加100。」

「叮,《血海魔功》經驗增加90。」

「叮,《血海魔功》經驗增加120。」

……。

爽快,無比的爽快。

不僅僅功法經驗上升,就連自身的經驗也不斷提升,而林凡也在不斷地提升技能的經驗。

一箭三雕,這種事情讓林凡越來越有興趣。

「吼……。」

就在這剎那之間,地動山搖,一聲充滿無上威勢的怒吼聲從遠處傳來。

砰砰……。

大地在晃動,隱藏在周圍的凶獸,也是仰天怒吼。

「看來是引來霸主了。」此刻林凡站在原地,看著前方的動靜,心中也是明確。

咆哮裂熊此刻那高大而又壯碩的身軀,立於地面,彷彿遮天蔽日一般。

生活在自己地盤的凶獸,竟然不斷死去,這些可都是它的食物啊,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它今後吃什麼。

咆哮裂熊的身軀雖然龐大,但是那粗獷的後腿,猛的震碎地面,隨後一躍而起,跨越一大區域。

「砰……。」

這一刻,咆哮裂熊從天而降,盪起層層灰塵,地面彷彿無法承受對方的威勢,寸寸崩裂,那一雙巨眼之中充滿了無邊的憤怒。

「吼……。」

咆哮裂熊朝著眼前這渺小的人類,怒吼著,強大的音波席捲著整個大地,那些躲藏在暗處的凶獸,此刻也是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小天位初階。

逑婚 林凡看著眼前這高大的凶獸,不過比起曾經那雪王獅,還真是相差太多了。

「長的這麼高大,是想欺負人嗎?」林凡抬起頭說道。

而迎接林凡的便是那一隻巨大手掌從而天降,朝著林凡拍來。

「不錯,不錯,很兇猛啊,不過也好,那就陪你玩玩,雞仔出來,給我上。」這一刻林凡將雞仔放了出來。

一出來的雞仔,立馬喔喔的叫喊著,彷彿對自己再次的出來,感到開心。

可這還沒開心到一秒,雞仔愣神的轉過腦袋,頓時一隻巨大的身影印入雞仔的眼眸之中,瞬間寒毛乍起,但是它的身上因為沒毛,倒是起了不少疙瘩。

雞仔拍打著翅膀,立馬躲在林凡的腳后,雙翅將林凡的腳腕抱住,那雙萌萌的雞眼之中,透露著一絲膽怯。

林凡看到這一幕,也是有些無語了。

特么的,怎麼這麼膽小。

對方雖然身形高大了一些,但也只是小天位初階啊,你可是上古凶獸的後代啊,修為相等,還怕個什麼啊。

這一刻,林凡將雞仔拎了起來,「你說你怕什麼,你可是上古凶獸的後代啊,能不能拿出點霸道出來。」

「喔喔喔……。」雞仔拍打著翅膀叫喊著,那萌萌的雞眼看向林凡,透露出一絲可憐之色,彷彿是在說。

「小爹爹,對方好大,我打不過……。」

林凡無視雞仔那呆萌的眼神,隨後甩了甩,「雞仔,該你表現的時候到了。」

「去吧,我的雞仔……。」這一刻,林凡大吼一聲,用力一甩,將雞仔向這咆哮裂熊甩去。

「喔喔喔……。」

被扔過去的雞仔,不斷拍打著翅膀,想要停下來,可是那短小無毛的翅膀,掀不起一點風力。

雞仔喔喔喔的尖叫著。

咆哮裂熊怒吼一聲,那一陣怒吼,吹的雞仔在風中凌亂,這時咆哮裂熊那遮天蔽日的一掌朝著雞仔拍來。

不斷朝著咆哮裂熊飛去的雞仔,雙翅張開,嚇的伸直了兩爪,喔喔的叫喊著。(未完待續。) 林凡此刻目不轉睛的看著,雞仔你就是小爺心目中那憤怒的小鳥,混吃等死賣萌不是你的歸宿,你的歸宿是那霸氣側漏,獸類中的王者啊。

可不能讓我失望啊。

林凡一點都不擔心雞仔的安慰,小天位初階的上古凶獸後代,要是被同階的普通凶獸給乾死,那麼這世界也就沒救了。

雞仔此刻在空中凌亂搖擺,那遮天蔽日的熊掌攜帶強悍的力量,彷彿要將雞仔拍成肉餅一般。

「喔喔喔……。」

就在這個剎那之間,讓林凡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那嚇懵比的雞仔,竟然在這個時候發生了變化,那無毛的雞身,突然紅光大震,那絕對不是火焰,那是一種未知的力量。

雖然看上去有點像火焰,但是林凡心裡明白,這絕對不是。

而讓林凡驚愕的絕非如此,在那紅光之中,彷彿有一條龍在哪猙獰咆哮。

只是在那剎那之間,那條龍突然消失不見了。

這一刻雞仔身上的紅光大震,一雙紅光凝成的翅膀,伸展數十丈,就這麼剎那之間,穿透了咆哮裂熊的身軀。

「這是怎麼回事?」

林凡傻傻的看著眼前一幕,雞仔哪去了。

「轟……。」

就這剎那之間,咆哮裂熊那高大的身軀,轟然倒地,甚至身上沒有一絲的傷口。

「叮,恭喜擊殺小天位初階凶獸。」

「叮,恭喜經驗增加二百萬。」

「叮,恭喜獲得一對熊掌。」

「叮,恭喜獲得咆哮裂熊精血一滴。」

……。

林凡此刻一愣,這咆哮裂熊就這麼掛了?而且經驗還算在自己頭上?那這雞仔呢?

這一刻,林凡立馬上前尋找著。

剛剛那一幕,林凡記在心裡,卻想不通到底是什麼?

這雞仔剛剛那一擊,簡直比它媽還要厲害啊。

「喔喔喔……。」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雞鳴突然響起。

林凡一笑,看來雞仔是沒事了。

剎那之間,地面上起了一個小包,彷彿有什麼要從裡面冒出一般,這時,一道雞身,破土而出。

只是那破土而出的雞仔,背對著身子,低聳著雞頭,顫顫發抖,而這時雞仔悄悄的轉過雞頭,看到那龐然大物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頓時那害怕的雞眼之中,爆發出無窮的光芒。

「喔喔喔……。」雞仔張開雙翅,兩爪伸直,昂頭鳴叫,隨後立馬站在咆哮裂熊的腦袋上,雞腦袋一甩,雙翅一收,那雙萌萌的雙眸中,透露出一股霸絕天下的氣勢。

「喔喔喔……。」

此刻的雞仔彷彿是在告訴世人,本雞爺是多麼的厲害。

「雞仔,厲害。」這一刻,林凡拍起手來。

雞仔也是一躍而下,依舊是高聳著腦袋,一步一步的向林凡走來,隨後站在林凡面前,又再次的高鳴著。

「喔喔喔……。」

「喔你個頭,回去繼續躺著。」林凡看著雞仔那囂張的模樣,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隨後將其扔進了背包之中。

也不知道這雞是跟誰學,小小年紀,就如此裝比,莫非不知道裝比遭雷劈嗎?看來今後需要好好培養一番才行。

不過林凡心裡對雞仔進行了評估,恐怕一切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更大的可能性便是,那頭鳳凰肯定跟某某神秘生物雜交了。

不然雞仔不可能除了擁有鳳凰的能力,還夾雜著別的能力。

不過讓林凡想不明白的便是,鳳凰乃是聖潔之物,一般不會跟別的生物雜交,莫非雞仔的母親,有著一段讓人心酸的往事不成?

想想那火焰地獄之上那一隻恐怖巨手,林凡就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莫非是人.獸不成?

不得了,大能不愧是大能,好胃口啊。

林凡衣袖一甩,將咆哮裂熊爆出的東西,收入背包之中。

今後發展的路線,看來是需要改變才行了。

雖說雞仔如今的實力,不是很高,但是一出生,便有小天位初階修為,這樣的凶獸還真沒見過。

也不知道雞仔什麼時候能夠長大,要是到了成熟期,那雞仔還不得了。

隨後林凡繼續前行,此次路程的終點站,便是葬海妖地,在那裡有林凡想要的東西。

而這一路上,林凡也獵殺了不少凶獸,取其精血。

……。

一夜之後。

林凡找到了一個樹洞,隨後盤膝坐下,將收其來的精血全部吞入。

「叮,恭喜《血海魔功》經驗增加100。」

「叮,恭喜《血海魔功》經驗增加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