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知道?」眾人面面相窺,感覺不可思議。

許楓點了點頭道:「不過,聽他的語氣,柳倩茹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咳!」柳家家主嘆了一口氣,知道無能為力的他,只能如此想了,「許楓,要是你能得到倩茹的消息,請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們。」

「這個自然!」許楓點頭道,「不過,華夏空間之後,其他各家家族的態度怎麼樣?」

「你小心一些! 世子獨寵小醫妃 。各家都打著主意。」柳家家主說道,「至於別的你,你也要注意一點。」

許楓自然知道柳家家主說的什麼,當初他雖然黑袍裹住,可是難保不會有人猜測出他身份。要是真猜測出來,那憑藉許楓得到古塔中東西的誘惑,絕對會讓他處於極大的危險中。

柳家家主很明白,當初的黑袍人就是許楓,想到當初許楓一滴血液進入石壁引起來的變化,柳家家主就覺得面前的少年絕對不簡單,那時候柳家家主就覺得,許楓的華夏血脈,起碼要比起他們家族的任何一人都要精純。而在華夏空間經歷那一幕幕之後,柳家家主覺得這個少年身後定然有著他無法想象的能量。

只是讓柳家家主不明白的是,這樣一個人物,怎麼會是蕭家的家丁?

許楓不會給他解答疑惑,他自己也想不通。和柳家一眾人說了一會兒話后,就離開了許家。當許楓回到武王府邸的時候,見周王還在等他。

「回來了?」周王對著許楓說道,「坐!」

許楓點頭,坐在周王下首,等待著周王開口。

「你得到華夏聖乳了?聽說還不少?」周王盯著許楓說道,「你知不知道這消息傳出去,會讓多少人打你主意?」

許楓無奈的搖搖頭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難道還能把東西拱手讓出去?」

周王聽到許楓的話,點了點頭道:「這倒也是,不過你也小心行事,這東西太過珍貴,怕是不少強者打主意。還有,從上古流傳下一個傳說,萬魔橫生。現在看來,確確實實如此。大陸不會平靜,你的實力,還不足以攪入其中的風雲中。所以,以後行事低調一些。」

「萬魔橫生?」許楓笑道,「哪裡有這麼多魔讓我碰到?」

周王皺了皺眉頭說道:「你還碰的少嗎?不管是葉思,還是周揚,亦或者是你剛送走的凌漣漪,都是萬魔中的一員,他們都是得到傳承的人。還有我,以及皇室的那一位,也是萬魔之中的一位。這些年,世上的道統如同雨後春筍一樣不斷爆發出來,更是有上古強者轉世重生。」

說道這,周王指了指皇宮的方向,壓低聲音說道:「那一位,很有可能是中古強者轉世。」

「什麼?」許楓驚呼出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周王,很難接受這句話。上古中古的強者轉世?那……

許楓輕呼了一口氣,感覺心再也平靜不下來。

「你當真以為平常聽到的傳說就只是傳說不成?那很有可能就是真真實實存在的。要說萬魔橫生是小說了,從上古到現在有多少強者?能攪動一方天地的強者,就算隕落也會留下手段保住自己的道統。這個世界,遠遠比起你想想中的水要深。當年一個個因為命聖的緣故避世不出。可是,命聖的預言已經破了,這些人再無顧忌。要說現在,萬魔舞動也不為過。你的對手安天南,肯定也是萬魔中的一員。而且很有可能,他的道統排名相當靠前。我得來的消息,他隱隱有著封王的趨勢。」周王看著許楓說道。

要說剛剛的只是驚訝的話,那許楓就徹底的震撼了:「安天南封王?那豈不是說自己和他的打賭要落敗了?」

周王見許楓沉默在哪裡,繼續說道:「要是沒有華夏聖乳的話,倒是無所謂。可是你身具華夏聖乳,很多人都打你主意,一出錯,很多人就會撲上來。我雖然是地武王,可是顧忌也不少。」

聽到周王的話,許楓點了點頭說道:「周叔叔放心,我有分寸。」

周王點頭道:「你行事我倒是很放心。說這麼多,也不是要你夾著尾巴做人,而是凡事三思後行,別給別人留下把柄。」

「周叔叔能不能幫我收集一下安天南的信息。」許楓問道。

周王點頭道:「對於武王來說這點不難。還有,你小子當真在華夏空間只是傳承到一套身法嗎?我聽說,當初空間之中出現了一個印像,舉手之間讓在場所有霸主級別的存在都重傷。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上古情劫的主人吧?那寶塔中的東西你得到了?」

許楓訕訕的笑了笑說道:「我倒是沒有騙周叔叔,這套逍遙遊就是在古塔中得到,至於另外一件東西,怕是不能告訴周叔叔。」

周王聽許楓這麼說,笑罵道:「你啊,對我還瞞著。也罷,我也不問了。還有,你和破虛道統的傳人是什麼關係?這是你阿姨讓我問的,呵呵,她可是對你有不少意見。不過,周叔叔支持你,你要是真能把破虛道統的傳人追上手,起碼以後別人打你主意,都要顧忌一二。」

許楓沉默了一會兒,良久之後才說道:「不說她了。對了,周叔叔,那一位真的轉世?難道上古中古的人還能活到現在不成?」

「誰知道呢,一些逆天強者,誰也不知道他們有多麼強。長生也不是不可能。何況是轉世,他們總有手段讓自己兵解重來。」周王淡淡的說道。


聽到周王的話,許楓看著周王說道:「那周叔叔呢?又是什麼道統?」

周王盯著許楓突然笑了起來:「你小子倒是聰明,知道我是什麼道統,是不是算計一下以後闖多大的禍我能處理?」

許楓訕訕的笑了笑,沒有想到周王一眼就把他的心思看穿,許楓輕呼了一口氣說道:「周叔叔什麼話呢,我是想著以周叔叔為目標。」

周王直接無視許楓的話,隨即淡淡的說道:「帝國之內,我執意要保你,就算皇室那一位也要顧忌幾分。但是,這點你知道就是,不能因此而忘乎所以。這帝國也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做。」

許楓聽周王這麼說,這才明白周王到底恐怖到何種層次,許楓點了點頭說道:「周叔叔放心吧。這世上,想要算計我的人,也要付出點代價。」

」對了!周叔叔,你上次不是說帝都其餘幾大主城不太安分嗎?豹城的郭家公子被我綁了,你看是不是把你武王的威勢樹立起來?」許楓突然說道。

這一句話讓周王一愣,隨即說道:「你把他綁了?因為什麼?」

許楓把夏妃暄的事情說一遍,周王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你這小子倒是每次都不忘記用爭風吃醋的手段。你就不怕依琳生氣?」

「生氣?」許楓苦笑了一聲,「她和夏妃暄的關係好著呢,夏妃暄才是她的情人,我得靠邊站。」

「哈哈……」周王聽許楓如同怨婦一樣的語氣,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也罷,等等我就回鶴城。京城的事情,你和周揚看著處理。還有,我的提醒你要記得。萬魔橫生不是開玩笑的,這些道統傳人,不能以常理看待,要是不小心會吃大虧。」

和周王告退之後,賀老的聲音在許楓的腦海中響起:「可惜老夫現在只是剩下一個靈魂,要是還是當年,萬魔叢生又如何,老夫的弟子,想殺幾個魔還不是想做就做。」

許楓聽到賀老這麼說,許楓聳聳肩道:「可惜不是當年了。」

賀老說道:「那也未必,不過周王說的也在理,做事不能留下尾巴,這些留下的道統,大多都是瘋子,瘋狂起來很恐怖。」


許楓笑了笑,心思卻想著安天南,離一年之約只剩下三個月了。而他就快封王了,不管怎麼樣許楓都要阻止。難道還真能讓安天南娶蕭依琳不成。

…… 許楓和周王離開之後,就回到的房間,把在華夏空間得到的『煉鬼』。當初煉鬼和鬼丹放在一起,就足以證明他的不凡。當然,許楓也研究過,確實發現極為恐怖,煉鬼之術變幻萬千,許楓學起來都極為艱難,反倒是賀老,見這煉鬼術興奮異常,許楓研究的時候,他也研究。用賀老的話說,連鬼之中的鬼術,比起他所懂得的要強悍千百倍。

賀老反覆提醒許楓,不能讓鬼術士知道他有這種東西,要不然許楓就算有周王都不見得保得住。

賀老的提醒,讓許楓暗自咋舌,心想有沒有這麼恐怖?不過,賀老就算有所誇張,也說明這東西確實不同凡響,只不過許楓有些看不懂,看不出裡面的珍貴而已。

許楓研究著煉鬼的時候,也把鬼丹拿出來,就在許楓學習著煉鬼術的時候,一個身影闖了進來,蕭依琳一進來,就大聲喊道:「許楓……」

不過,蕭依琳的聲音只是喊道一般,就頓了下來,目光看到了懸浮在許楓身前的鬼丹,蕭依琳的天媚鬼瞳注意鬼丹,眸子裡面有著一個漩渦旋轉起來,原本在許楓面前的鬼丹,突然向著蕭依琳激射而去。

許楓見到這一幕心頭大駭,想要攔住鬼丹卻發現自己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這讓許楓心中驚駭。鬼丹的恐怖許楓見識過,連地品頂級玄火都能壓制,蕭依琳算什麼?還不瞬間被腐蝕的乾乾淨淨。

可是就在許楓面無血色的時候,蕭依琳的眼睛中射出一道光芒,這道妖異鬼魅的光芒射到鬼丹之上,鬼丹居然瞬間停止了下來,緩緩的落到蕭依琳的面前,蕭依琳伸出手,鬼丹就靜靜的落到了蕭依琳的手心。

都市之魔帝歸來 ,感覺不可思議。鬼丹的恐怖許楓見識過,當初沒用古鼎壓制,他都不敢用手觸碰。可是,鬼丹落在蕭依琳手上,居然就如同一顆玻璃球一樣,絲毫對蕭依琳造成不了影響。

許楓感覺有些口乾舌燥,吞了吞唾沫盯著蕭依琳把玩著鬼丹:什麼叫做逆天?什麼叫做變態?這就是!

「許楓!這是什麼東西?」蕭依琳看著許楓把玩著鬼丹問道,天真無邪。

許楓吞了吞唾沫,平息了一下心情說道:「聖級鬼丹!」

「聖級鬼丹是什麼?」蕭依琳很疑惑不解的問道。

「地品頂峰玄火在它自主爆發的力量下,能被徹底壓制。至於它自己能爆發多麼恐怖的力量,誰也不知道。這就是聖級鬼丹。」許楓回答道。

蕭依琳咯咯的笑道:「你騙誰啊。怎麼可能這麼厲害?我才不信你呢。」

笑聲悅耳,嬌媚婉轉,十分動聽,宛如鄰家女孩一樣天真無邪。

許楓見蕭依琳如此,哭笑不得,看向蕭依琳的眼睛,卻發現蕭依琳的眼睛此時更是流露出一股股媚氣,這股媚氣隨著漩渦的轉動,懾人心魄,許楓能感覺到自己的心神都被牽引,在這股媚氣下,股股慾望翻騰而起,讓他的呼吸漸漸的急促。這讓許楓心頭大駭,道玄經瘋狂的驅使起來,一道道靈氣在體內流過,這才保持了靈台之間的清醒。

蕭依琳自己還未發現到這一幕,依舊在把玩著鬼丹,鬼丹在她手中異常的安靜。而就在蕭依琳玩著的時候,蕭依琳的天媚鬼瞳之中,一道道妖媚的氣息如同星光點點灑下來,星光灑在鬼丹之上,鬼丹慢慢的從蕭依琳的手心懸浮起來,而就在許楓和蕭依琳盯著鬼丹的時候,這鬼丹之中爆發一股股陰寒氣息,這股陰寒氣息把蕭依琳徹底包圍,蕭依琳這時候面色同樣大變,猛的退後數步,天媚鬼瞳爆射出一道光芒,這道光芒直射鬼丹而去,鬼丹爆發的陰寒氣息,全部被天妖鬼瞳給吞噬。

一道道陰寒氣息如同抽水一般,不斷的被蕭依琳抽進去,許楓看著這一幕,神色擔憂,而此時蕭依琳整個人也懸浮在虛空,從她身上有著一道道陰寒的氣息散發出來。


很顯然,鬼丹不是天媚鬼瞳的對手,在天媚鬼瞳的漩渦下,鬼丹被徹底的壓制,隨著漩渦的收攏,鬼丹化作一道極光,向著蕭依琳的眸子射了過去。

鬼丹進入蕭依琳的眼眸之中,蕭依琳原本妖異的眼瞳,頓時變得深邃陰媚,彷彿星空一樣,情不自禁的吸引人的心神,一個宛如星系漩渦在眼珠裡面旋轉,十分懾人心魂。

許楓在這個星系漩渦出現的瞬間,整個心神被吸引進去,靈魂震動,隱隱有著脫體而出的趨勢。

「許楓!」一聲喝聲在許楓的腦海中響起,許楓這才驚醒過來,盯著蕭依琳那如同深邃星空的眸子,眼中震撼不已。自己修鍊的是道玄經,實力也達到天陽之境,可是卻差點被蕭依琳攝取了魂魄,那要是別人,擋得住這雙妖瞳嗎?

就在許楓震撼的時候,蕭依琳身上一股股陰寒的力量滂湃而出,一股陰森森的感覺瞬間布滿許楓整個房間。對於這股氣息,許楓並不陌生,當初收復鬼丹的時候,正碰到這股氣息。

而這噴騰而出的氣息還未穩定的時候,在蕭依琳的身上卻有爆發出另外一股氣息,這股氣息帶著濃厚的血腥,在這股氣息一出現的時候,整個空間頓時血紅一片。

兩股氣息同時出現,頓時碰撞起來,空間在這兩股力量下,瘋狂的震動起來。

許楓心中大駭,盯著這股血腥之氣,問著賀老說道:「賀老,這是怎麼回事?」

賀老這時候顯然也被驚動,從戒指中激射而出,落在許楓的身邊,盯著蕭依琳說道:「難怪,難怪,老夫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禪宗那些人對蕭依琳這麼有興趣,原來是這個緣故。」

「賀老,怎麼回事?這股血腥怎麼會出現在她身上,這力量的強度看絲毫不下於鬼丹,她怎麼受得了這兩股力量的交鋒?」許楓著急的問道。

賀老搖搖頭道:「天媚鬼瞳暫時壓制的住。」

賀老盯著蕭依琳,突然淡淡的說道:「你這小情人可不簡單。不只是天媚鬼瞳,怕是還有其他的秘辛。血海之力出現在她身上,不知是福是禍。」

「血海之力?」許楓盯著賀老問道,帶著幾分疑惑。

「當年華夏聖族被圍殺,其中有一族就是血海族。這一族最為恐怖傳承力量,就是血海之力。」賀老淡淡的說道。

「你說依琳是血海族?」 御鬼者傳奇

賀老搖搖頭道:「那倒是未必,只不過他身上出現如此精純的血海之力,怕是有著莫大的淵源。不過,又有點奇怪!」

「嗯?」

「她沒有一絲血海族的癥狀,按理說,擁有血海之力,她就算不是血海族的人,都會有血海族的特徵。」賀老說道。

許楓皺眉,盯著蕭依琳,在蕭依琳的周圍,一紅一黑的兩股力量交錯對碰,在對碰之間,蕭依琳的衣衫徹底被震碎。

如同凝脂般嬌.嫩如水的肌膚顯露在外,透著淡淡惹人遐思的紅暈。妖嬈火.爆的身材凹陷的淋漓盡致,玲瓏的玉頸下,綿緞質感的滑膩嫩口爽滑,柔.嫩纖細的柳腰,似是不足盈盈一握,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後背光潔如玉。

許楓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具讓得男人為之瘋狂的身軀,蕭依琳雖然還未完全長成,可是卻已經有著媚惑萬千態的誘.惑。

在許楓目不轉睛的注視下,蕭依琳的光滑後背,不知道何時出現一條血色妖蛇,妖蛇如同活的一般,在蕭依琳的後背掙扎,對,就是掙扎,這條妖蛇舌頭猙獰,尾巴不斷的掃動,想要衝出來似地,可是卻被鬧鬧的鎖在裡面。

許楓看著這條活靈活現的紋身,愣愣的看著蕭依琳,無疑這道紋身更是增添了蕭依琳的詭異妖媚,而在這條紋身掙扎之間,蕭依琳身上爆發的兩股力量更加狂暴了起來,而與此同時,蕭依琳的頭髮也如同被染紅似地,化作血紅之色。

血發飄揚,整個人的立在空間,給人一眾妖艷至極的感覺,宛如一個魔女似地,道道陰森的氣息和血色能量爆涌而出,把她層層包圍,後背上的紋身,不斷的掙扎。

賀老看著那一道紋身皺了皺眉頭,許楓這時候也忍不住問道:「賀老,那紋身是紋身還是真正的活物?」

賀老搖了搖頭道:「不明白,我從來沒見過。」

許楓嘆了一口氣,見賀老還直直的盯著蕭依琳,馬上又不滿了起來:「賀老,你也一大把年紀了,還為老不尊的看人家女人身體。」

「……」賀老想一巴掌抽死許楓,這女娃做他孫女他都嫌棄小了,也只有許楓你這麼齷齪,會想到那方面去。不過見許楓的表情,賀老終究放棄和這傢伙計較,再次回到戒指中。 蕭依琳身上一道道血光瀰漫出來,血光覆蓋在他身上,漸漸的幻化成一道血色鎧甲,鎧甲上有著繁瑣古樸的圖案,鎧甲把蕭依琳緊緊的包裹,緊身的鎧甲,把蕭依琳凹凸有致的身體給包裹出來,妖嬈曼妙,前凸后翹,散發著極盡誘惑。一頭血色長發飄揚,更是增添了幾分妖艷媚氣,宛如魔女一般,魔性叢生,散發著邪艷至極的媚惑。

在許楓的注視中,蕭依琳突然出手,向著身前一抓,一黑一紅的兩股氣息,居然生生的被她抓到一起,在許楓驚訝的注視中,這兩股力量生生的被她揉錯在一起,見兩股力量如此輕易被她控制,許楓心中震撼。

「嗤……」

蕭依琳原本如同星空一樣的深邃眸子,這時候居然染上了一層淡淡的血色,血色剛剛只是一絲,到最後卻越來越多,最後遍布她整個眼瞳,在蕭依琳身上爆發出一股殺戮血腥的氣息,這股氣息出現,頓時如同激蕩的血河一樣,把房間給衝擊的支離破碎,陰森寒冷至極的感覺瀰漫許楓整個身體,在他的面前,蕭依琳的眼瞳早就血紅,血發飄揚之間,殺氣滾盪而出。

蕭依琳血紅的眼睛看了許楓一眼,許楓感覺自己就如同入了冰窖一樣,一股刺骨的冰寒遍布全身。這一眼,讓一個天陽之境的存在失去生機。

道道血色殺氣滾盪而出,片刻間許楓所在的房間就被蕭依琳給拆掉,而在房子轟然倒塌的同時,蕭依琳騰空而起,腳下踩踏著一片血雲,向著一處激射而去。

「許楓!攔住她!該死的,這女人被血海之力迷惑了心智。」賀老對著許楓喝道。

許楓點頭,趕緊閃身向著蕭依琳追過去,剛剛的殺氣他感覺到了,滂湃而陰森,殺氣已經佔據了蕭依琳的靈魂。蕭依琳此時出去,會出大事。

許楓的身法爆發到極致,可是蕭依琳的速度卻遠遠要強過他,許楓即使拚命追過去,也追不到。

「該死的!」許楓低聲罵了一句,速度再次一加。

而就在許楓追逐而去的時候,被血色鎧甲包裹的蕭依琳,卻突然閃身進入了一座豪華的宮殿之中。見蕭依琳進入豪華的宮殿,許楓面色一變,速度猛的一提。

從天而降的蕭依琳自然引得了宮殿之中的侍衛注意,一個侍衛對著蕭依琳大喝道:「大膽,這是榮王府,還不快……」

侍衛剛在大喝,可是當他注意到蕭依琳時,話生生的吞了進去,在他面前出現的是一個全身血氣纏繞的女人,這個女人十分妖艷媚惑,可是全身卻帶著陰森的殺氣,僅僅是一眼,他就感覺整個人被凍結似地,一股恐懼從心底不可抑制的蔓延出來。

「死!」一句喝聲響起,蕭依琳的目光轉向侍衛,只是被蕭依琳看上一眼,侍衛整個人再無血色,身體居然猛的爆炸開來,身體如同煙花一樣,炸出了一朵燦爛殘忍的血肉之花。

蕭依琳殺完這人之後,一步步向著宮殿深處走去,而這個宮殿的主人顯然是很有身份的人,這裡的異動驚動了侍衛,一隊隊侍衛魚貫而出,把蕭依琳包圍。

蕭依琳似乎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些侍衛似地,繼續向前走去。

「站住!」一個侍衛見如此妖異艷麗的女人,心中驚恐異常的同時,打起精神怒喝了一聲。

「死!」

在又一聲死字下,這個侍衛身體也爆炸,整個血肉噴射四周,其他的侍衛看到,一個個心驚肉跳,驚恐的注視著蕭依琳。

蕭依琳掃了一眼這些侍衛,身影猛的閃動起來,在她手中出現一道黑白交錯的血色長鞭,長鞭向著一個個侍衛掃了過去。這些侍衛雖然不弱,可是在蕭依琳的手中,卻宛如螻蟻一般,長鞭所至,一個個侍衛身體爆炸開來,化作血肉散落空間,地面被染成了一片血紅,血腥味道撲鼻而出。

蕭依琳一步步向前,她每走一步,一條條的人命死在她的手中,她踏在一朵朵血肉之花的綻放中,血色長發飄揚,宛如一個滅世魔女,帶著無窮的血腥,妖艷至極。

這些侍衛看著魔神一樣的蕭依琳,早就驚呆了,一個個瘋狂的逃跑起來。可是,被殺氣瀰漫全身的蕭依琳,哪裡會讓他們逃跑,那雙血紅的眸子掃動之間,這些侍衛一個個爆炸。

片刻間,整個宮殿就血流成河。宮殿中見到這一幕的人,都駭破了膽,盯著蕭依琳再無一絲血色,身體顫抖,一個個如入冰窖。

「住手!」榮王被驚動,跑出來看著地上滿是血肉,即使經歷過戰爭的他,整個面色也一片慘白,胃液翻滾,轉頭看到蕭依琳,又覺得全身被恐懼覆蓋,一個如此妖艷的女子,居然全身都被殺氣包裹,殺氣如同汪洋海水。

蕭依琳顯然沒聽到他的話,一個個侍衛在她的眼眸掃動之間爆炸開來,她殺人就如同踩螞蟻一樣,一切都做的那麼輕鬆。一些侍衛早就被這一幕嚇瘋掉了。

「魔鬼!這是魔鬼!」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一個個侍衛承受不了如此心理壓力,瘋狂的大叫了起來,可是沒叫多久,就一個個慘叫的爆炸開來。

「妖孽!住手!」榮王怒喝道,一拳匯聚十成的力量,向著蕭依琳轟了過去。

榮王靠戰功被封王爵,實力自然不會弱,三花聚頂的實力讓他一拳帶出一道痕迹,狠狠的轟向蕭依琳的胸口。

蕭依琳目光轉向她,天媚鬼瞳之中射出一道血光,血光和榮王的手對碰在一起,榮王的拳頭居然爆炸開來,化作血肉飈射,榮王慘叫的同時,蕭依琳的眸子裡面再次射出一道血光,這道血光射在榮王得胸口,榮王胸口爆炸出一道血洞,他慘叫一聲,整個人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