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上輩子造的孽,你是這輩子造的孽。」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有些諷刺和微涼的男性嗓音。

伴隨著聲音,病房的門被推開。

齊凌楓西裝革履的出現在門口,身後跟著顧子俊,似乎是聽到齊凌楓的話,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所有人轉頭看著齊凌楓,看著他面無表情,準備說也不是完全沒有表情,至少嘴角還上揚著一個冷諷的弧度,就這麼挺拔的走進來,站在偌大豪華病房中間。

病房內安靜了一秒、兩秒、三秒……

「凌楓,你在說什麼?你是來看姨媽的嗎?」齊慧芬換上一張虛偽的面容,心裏面有些隱隱不安自己外甥這個時候出現在病房裡。

「是來看你,不是來探病。」齊凌楓依然是薄涼而冷漠的聲音。

「凌楓你怎麼了?是不是因為公司被喬汐莞那個女人搶走了心有不甘。你放心吧,姨媽剛剛已經好好教訓了喬汐莞那女人,她沒有好下場的。」齊慧芬連忙說著。

「呵。」齊凌楓笑了一下,笑容說不出來的諷刺,「你到底是有什麼資格教訓她的?怎麼教訓的?打她,罵她,還是侮辱她?」

「凌楓,你怎麼了?你是不是打擊過度了?」齊慧芬一直都是這般焦急的充當好人的角色,「子寒,你看你表弟好像身體不適,你帶著表弟去醫生那裡看看。」

顧子寒也覺得有些詫異,在顧家齊凌楓的依靠就只有齊慧芬,這個時候這麼出言不遜。

他沉默著準備上前拉走齊凌楓。

「別碰我,二表哥,說完了話我會自己走。」齊凌楓手一抬,避開了顧子寒,轉頭對著顧耀其一字一句的說著,「我不叫你姨父,因為你不配。至於為什麼不配,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現在就給你說一件事情,我知道說了或許在你心目中也不能改表什麼。不過有些事實真相總得說出來才好。」

顧耀其眼眸一緊,嚴厲的看著齊凌楓,一副根本就不想要和他多說一個字的表情。

齊凌楓從小也習慣了這樣的顧耀其,連眼眸也不會抬一下。

「我剛剛去顧家別墅找姨媽,聽傭人說姨媽腦淤血進了醫院。我就問了一下情況,傭人給我說是姨媽昨天和喬汐莞發生了劇烈爭吵姨媽血壓陡升引發了腦淤血。可是昨天如果我沒有記錯,姨媽在和喬汐莞吵完架后,還給我打了電話,怎麼可能是和喬汐莞吵完之後就躺在了地上?嗯,姨媽你說說看?」齊凌楓突然轉頭看著齊慧芬。

齊慧芬一怔,「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就已經覺得頭昏眼花……」

「後來我就再問了一下傭人,我說你們確定是姨媽和喬汐莞吵完架就暈倒在了地上?!傭人又吞吞吐吐的給我說了,她說姨媽還接了一個電話,電話裡面不知道說了什麼,姨媽臉色越來越難看,然後就突然倒在地上說不出來一句話。那個時候喬汐莞根本就已經不在大廳了。」齊凌楓直接打斷了齊慧芬的話,徑直的說著。

齊慧芬狠狠的看著齊凌楓,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我現在就來告訴各位,那個電話就是姨媽打給我的,而我在電話裡面說了恨姨媽的各種刺激她的話,到最後還不顧她的憤怒和情緒直接掛斷了她的電話。我想我說了這麼多,你們應該清楚了,姨媽的腦淤血到底是誰引起的。」齊凌楓說完,冷眼看著一個病房裡面的人,「這麼多人這麼去誣陷去欺負一個女人,這就是你們顧家這個古老而文明的大家族待人之道嗎?」

「齊凌楓,你這麼處處為喬汐莞說話,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喬汐莞才搶了你的公司你居然不記恨反而來幫她說話,你到底耍什麼花招?!別說你和喬汐莞已經在暗中勾結,想要對我們顧家不利。」顧子寒突然開口,冷冷的對著齊凌楓。

齊凌楓轉頭看了一眼顧子寒,薄唇微動,「對於你這種手下敗將我從來不屑多說一個字,更別說解釋。但是,我突然又怕你們真的太笨,根本不知道喬汐莞有多聰明有多大的能耐。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告訴你們顧家所有人,喬汐莞想要你們顧家的企業,只需要勾勾手指就能夠做到。你們現在這麼去逼他,到頭來下場會如何……顧耀其老先生,我想你最清楚。」

說完,不再多言,齊凌楓轉身就走。

就像一陣風一樣,颳了一會兒,離開,瞬間又恢復了原貌。

安靜的病房內。

齊慧芬看著顧耀其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心裡有些惴惴不安,她試探性的開口說道,「當時我和喬汐莞吵架的時候,我真的是氣瘋了才給齊凌楓打電話,問他為什麼就被喬汐莞給佔了便宜。一切還都是喬汐莞引起的,所有的始作俑者就是她,不是其他任何人,凌楓也真的只是……」

「夠了!」顧耀其臉色一沉,口吻別說多嚴厲,「都到了這個地步,落得這個下場了,你就不會積極口德嗎?!喬汐莞是個什麼樣的人,這麼久了我看得比你清楚,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也早就知道,你不是故意找茬故意去為難喬汐莞,喬汐莞瘋了會像只狗一樣的咬你嗎?!自己得到這樣的下場你是活該!」

齊慧芬第一次被顧耀其當著自己子女的面罵得這般的沒臉沒皮,活了這麼大不歲數,從來沒有受過此等屈辱!平時顧耀其凶是凶了點,但對她至少還是好的,不管如何,這麼多年來,兩個人之間從來沒有鬧出過什麼感情問題,顧耀其經營著公司,她經營著家裡,到了現在,到了花甲之年,卻忍受著如此的不堪。

齊慧芬瘋了一般的大哭著,「顧耀其,那你覺得我是狗嗎?我會咬人!」

「你就是一直會咬人的狗!」顧耀其丟下一句話,轉頭對著顧子寒,「你跟我出來。」

顧子寒看著齊慧芬情緒似乎又到了一個頂峰,看著顧耀其冷冷的臉,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顧耀其出去了。

此刻顧子顏連忙走向齊慧芬安慰著,古源連忙叫了醫生過來,強行大了鎮靜劑,才讓齊慧芬安靜下來,避免再次發生腦淤血等危險行為。

……

顧耀其帶著顧子寒坐進他的專用小車內,車子行駛在上海寬廣的街頭。

「爸,你有事就儘管吩咐我。」顧子寒恭敬的說著。

「現在我手上有40%的股份被抵押了出去,這兩天我也到處找了資金流,找不到貸款償還贖回40%的股份,而這40%的股份即將流入喬汐莞和齊凌楓的手中,我不相信喬汐莞,不相信她會主動的把股份拿回來給我。你也看到喬汐莞現在囂張的架勢,所以爸這次全靠你了。」顧耀其說得語重心長,「讓你去瀋陽,也就是盼這一天,你能夠真的為顧氏做貢獻出來,以後顧家的企業,就都會落在你的身上。」

顧子寒看著顧耀其,從小到大,第一次看到顧耀其眼中的信任。

顧子寒沉默了兩分鐘,「一切聽爸你的安排。」

「嗯。」顧耀其重重的嘆了口氣。

眼神中閃過一絲老奸巨猾的殘暴,一瞬即逝。

……

喬汐莞從醫院直接回到顧家大院。

她在傭人眾目睽睽之下回到自己的房間。

所有人都覺得她應該離開嗎?!

她就是不離開。

而且顧家這個時候,還真的缺不了自己。

她從來都是這麼自負。

她躺在床上,盡量讓自己平靜,很多時候她都覺得,其實肉體上的疼痛不算什麼,比起現在顧耀其對她的防備,比起現在齊慧芬對她的深惡痛絕,那個巴掌其實真的不算什麼。

她閉上眼睛,靜養。

耳邊響起電話的聲音。


她看了看來電,接通,「貝迪。」

「莞莞你真的奪過環宇集團了?」那邊傳來有些不相信的聲音。

「嗯。」

「你怎麼這麼厲害?!」姚貝迪驚呼。

「你後知後覺嗎?新聞都出了兩天了。」喬汐莞翻白眼。

「就是突然感嘆一下而已。那個……齊凌楓現在如何?」姚貝迪低聲問道。

「禍害活千年!」

「他找過我。」姚貝迪說。

「姚貝迪我告訴你,你丫的離他至少十丈遠,不對,你絕對不能夠和他見面,不能!那個男人有毒!」喬汐莞突然非常激動,整個人情緒一下子就高昂了起來。


「莞莞你別緊張。我昨天已經見過齊凌楓了,喝了咖啡,我現在很好,沒有少塊皮也沒有少塊肉。」姚貝迪平靜的說著。

「他找你見面做什麼?!」喬汐莞咬牙切齒。

齊凌楓最好別對我身邊的人下手,上次經歷就夠了,這次我真的會親手殺了你!

「沒什麼,就說了些很平常的話。恍惚讓我覺得就跟那時候你還在和齊凌楓談戀愛一樣,有點靦腆的,又斯文又溫潤,不像現在偶爾在新聞上看到的那麼感覺像是獲得沒有靈魂似的。他談了很多以前你的事情,每次說起你的時候流淌出來的都是幸福之色,這個我覺得不像是騙人的。其實莞莞,我總覺得你和齊凌楓之間是不是有誤會……」

「不會有誤會,不可能有誤會!齊凌楓做的任何一件事情,任何一件事情都有他的目的。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找到你是為了什麼,但我就是知道,他不會做無謂的事情,更加不會找你拉家常談過去的事情。姚貝迪,你給我聰明點,別老是被男人蒙蔽了眼睛!還有,以後齊凌楓要是再給你打電話,你給勞資死都不要出去知道嗎?!勞資不想給你收屍!」說完,喬汐莞猛地一下掛斷了電話。

姚貝迪看著「通話結束」的字樣。

她其實還有話沒有說話。

但是。

她抿了抿唇。

莞莞這麼的排斥齊凌楓,但是齊凌楓看上去好像真的不是莞莞口中這麼壞?!

是她自己真的太笨了,笨到自己眼前看到的所有一切都是假的嗎?!

她嘟著唇。

莞莞說不要管,就不要管了。


反正從小就習慣了聽她的。

……


喬汐莞看著電話,火冒三丈。

齊凌楓又玩什麼花樣?!

又準備玩什麼花樣?!

好啊!

反正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她倒是要看看,齊凌楓要玩出個什麼東西,她絕對會奉陪到底。

到時候就會知道,到底鹿死誰手!

正氣得不行的時候,電話突然又響起。

她拿起電話,甚至是控制著全身的怒氣拿起電話撥打,「齊凌楓,你到底還想怎樣?!」

口吻直接,甚至有些暴怒。

「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麼火爆?」

「你有屁就放!」

「出來見見面如何?」

「不出來。」

「喬汐莞,我剛剛去了醫院看我姨媽。」那邊突然開口說。

「少在我面前賣弄你們的姨侄情深!」

「我幫你澄清了,那個把齊慧芬直接送成中風的人不是你,而是我。」齊凌楓一字一句。

喬汐莞眉頭一緊。

她是耳朵出現幻聽了嗎?!

「昨天下午的時候,在你和齊慧芬吵完架,齊慧芬給我打了電話,是我在電話裡面把她氣得血壓陡升,腦淤血暈倒,以至於現在的中風。」齊凌楓解釋。

喬汐莞沉默著,半響,「你給我說這些做什麼?你以為我會天真的對你表示感謝?!說真的齊凌楓,你說的任何一個字,我覺得就連標點符號都帶著陰謀。」

「能夠得到你這麼高的評價,我很榮幸。」

「我沒空和你耍嘴皮子。」

「喬汐莞,你何必一直急著掛我電話。」齊凌楓似乎了解喬汐莞的舉動一般,低笑著說道,「聽葉嫵說你對我的事情很感興趣,曾經讓他們葉家調查我的所有身世。而葉嫵走的時候,把那些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身邊的所有事情都給了我,想要知道嗎?」

「以前想要知道,現在不想要知道了。」喬汐莞直白而誠實,「有時候喜歡去糾結一些未知的還未能實現的事情,當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后,對那些過往就不重要了。而我之所以要你的東西不是因為我對你感興趣,而是因為我想要找到你的軟肋,然後致命一擊。現在,你覺得我還需要嗎?」

「確實不需要了。」齊凌楓諷刺的一笑,然後沉默,好久。

好久后。

喬汐莞都已經不耐煩到準備掛電話時,齊凌楓開口說道,「對我的事情不感興趣,對霍小溪的事情感興趣嗎?感興趣我為什麼會對霍氏家族下如此狠手嗎?!」

「齊凌楓你終於承認你殺了霍家人!」喬汐莞突然暴躁無比。

「對你,我從來沒有隱瞞過。我在霍小溪的墓地等你。你不用害怕,你身邊不是還有一個金剛嗎?怎麼看,我也打不過她吧。」齊凌楓帶著幽默的語調,笑著掛了電話。

喬汐莞看著手機,整個人處於一種,一種仿若天崩地裂又恨不得立刻去殺人的狀態。

齊凌楓,齊凌楓!

喬汐莞咬牙切齒,這個世界上,估計沒有那個男人,會讓她恨到,無處發泄。

她從床上起來,一邊下樓一邊給武大打電話。

在大門口等了兩分鐘。

武大的車子停在門口,喬汐莞坐進去,「去墓地。」

「做什麼?」武大看著她。

喬汐莞沒再說一個字。

武大聳了聳肩,也沒多問。


今天的喬汐莞似乎和平時又有些不一樣,怎麼個不一樣……武大鎖著眉頭,她腦海裡面沒什麼形容詞,只覺得,喬汐莞就是百變難猜。

車子一路到達目的地。

上次的事故后,武大有些不放心喬汐莞一個人去墓地。

喬汐莞卻阻止了她跟上去的腳步。

有些事情,她不希望第二人知道。

特別是在,她突然分不清楚,顧子臣是敵是友的情況下。

武大就看著喬汐莞大步的往墓地裡面去。

她也不敢怠慢,眼眸就一直看著那個方向,看著高高墓地里的有一個墓碑前,蹲坐著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