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始終有一點不明白,你明明是天庭第一護法神將,五百靈官之首,為何,最後卻要貪圖成佛呢?」

「因為……」坐在地上,王靈官的臉上再也不復平靜。

他望著孫凡的目光,皆是赤果果的惡意。

「佛,是這三界最容易達到彼岸的一條路。」

孫凡略微思考,而後恍然道:「你是說,成佛……比成仙更容易得到力量?」

「對,力量!」

「沒有力量,如何成佛?」

「沒有力量,如何成仙?」

「沒有力量,如何同他們一樣,站在那三界的頂峰,永恆、永遠地高高在上?」

「哈哈哈哈」

「我要成佛!我王靈官,從今日開始,再不是天庭的護法神將,而是這五行山下,一名小小的護法珈藍。」

「孫悟空,你的力量是我的!只要奪得了你的力量,這三界至尊的寶座,將來也一定是我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

王靈官越說越是癲狂,看著孫凡的眼神充滿了貪婪。

「原形畢露!」

「不可救藥!」

孫凡與白骨使者對視一眼。

心中皆道『瘋了!』

這當年的第一護法神將王靈官,似乎把孫凡當成了當年的孫悟空。

剛才的理智,不過是一場刻意的表演而已!

而王靈官這樣拖延時間,顯然只有一個目的——他想要反向吞噬孫凡的身體。

驀然。

一股股奔涌的靈蘊,瞬間倒轉。

孫凡臉色一下漲紅,『噗』地吐出一口鮮血。

那血液之中只有一點微薄的鮮紅,彷彿被抽離了全部靈蘊,只剩一灘白色液體。

「我的血里……一點血都沒有?」孫凡不禁愕然。

「你以為,你在吞噬我?」王靈官哈哈狂笑。

再也不掩飾自己的惡意。

「孫悟空,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我要吞了你,吞了你的一切……」

「憑什麼!憑什麼你能奪走我的一切,憑什麼你永遠都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憑什麼你就算做一個階下囚,也敢如此桀驁!」

「你真以為天都收不了你嗎!」

「我王靈官今日——就吞了你的靈蘊!」

7017k 看到這一幕,慕夏眼裡滿是意外。

司徒清珊居然做出了自縊這種事,這是她萬萬沒想到的。

在她的感覺里,司徒清珊雖然糊塗,但也不至於這麼糊塗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簡直嚴重超乎慕夏的意料之外。

慕夏正要走進去看司徒清珊還有沒有心跳,就聽到被同樣被吵醒的司徒海大步走過來,語氣不悅地喊:「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又弄什麼幺蛾子!」

「爸……」慕夏表情僵硬地說:「這次……珊珊真是出大事了,您快看看吧!」

司徒海一臉不爽地走過來,當他看到滿地已經凝結的鮮血時,眼底的瞳孔一縮,震驚地瞪圓了眼睛。

好半天,司徒海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哆嗦著喊:「清珊?珊珊?」

然而地上的司徒清珊一動不動,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爸,你別著急,我先去看看。」慕夏讓傭人柳葉扶住司徒海,自己繞開血跡蹲在司徒清珊身邊,伸手去探她的鼻息。

但慕夏的手才剛碰到司徒清珊,她就已經不想再去探鼻息了。

——人早已經涼透了,不可能再有呼吸了。

剛才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她還覺得這可能是司徒清珊的計策,但人已經涼透了,絕不可能是她的計策。

人是真的死了。

但慕夏想不明白,以前司徒海也不是沒打過司徒清珊,為什麼這一次司徒清珊就受不了割腕呢?

這不符合司徒清珊的行事作風。

門口司徒海顫抖著聲音問:「怎麼樣?還活著嗎?」

慕夏轉回頭,對著司徒海搖了搖頭,露出悲傷的樣子道:「體溫都已經沒了……」

「什麼?!」司徒海不敢置信地衝上前,自己親手去探司徒清珊的鼻息。

慕夏差點被司徒海撞到,好在柳葉過來扶了她一把她才穩住身形,沒摔進這一片血泊里。

幾秒后,房間里響起司徒海的哀嚎:「珊珊!珊珊啊!你怎麼就那麼笨,那麼想不開呢?!爸爸就算是打你罵你,也是為你好啊!你怎麼就不明白爸爸的苦心呢?你為什麼要讓爸爸白髮人送黑髮人?!」

司徒海渾濁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淚。

這場景簡直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倒是真的有了幾分身為人父的感覺。

傭人們紛紛勸司徒海節哀,只有慕夏猜到司徒海內心的想法——

費盡心力和錢財培養的女兒,就這麼忽然死了,這無異於司徒海失去了一顆重要的棋子。

司徒清珊長得不醜,好好打扮的時候甚至還有幾分驚人的美貌,就這顏值,好好經營的話完全有資格嫁進京都的豪門之一。

就這麼死了,司徒海當然傷心。

但傷心的不是女兒死了,而是一張好牌沒了。

慕夏沒去多探究司徒海的內心,她只是目光緊盯著司徒清珊握著匕首的手。

忽得,她察覺出了不對勁,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她拿起手機拍了幾張現場的照片。

做完這些,她才抬腳再次走到痛哭的司徒海身邊,露出一副不忍的樣子說:「爸爸,我跟你一樣很難過,但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我覺得妹妹的死可能有蹊蹺,我們還是先報警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過手藝埋沒了幾十年,現在家裏有娃娃要讀書,才出來做些生意。」

珠寶老爺爺不緊不慢地說着,那事不關己的平靜,彷彿說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的故事。

從老爺爺的三言兩語間,趙青葵可算聽明白了,這又是一位隱藏的老手藝人啊!

因為某些原因明哲保身蟄伏了,現在才重出江湖。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她肯定地豎起大拇指,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先來一輪商業吹捧,等老爺子心情好說不定給她便宜點。

老爺子吸一口水煙勾唇笑而不語。

不過,據趙青葵所知,黃金首飾不允許私人倒騰販賣的,假如黑市所有人都被抓了,其中倒騰黃金珠寶的肯定是罪責最大,罰款最多的那個。

主要原因是,當年黃金也被列入戰備物資。

雖然現在供銷社也有售,但趙青葵還真沒去珠寶區晃悠過(主要是買不起)也不知這年頭的黃金賣多少錢。

「外頭的黃金賣12.5一克,你要我可以給你10塊。」

顯然,珠寶老爺子對趙青葵也是認識的。

沒辦法小財神聲名在外,雖然只來了黑市幾次,但每次都造成極大的轟動,同行很難不認識。

趙青葵聽到黃金的價格后忍不住瞳孔地震,在她的世界一克黃金要400多,而這裏只要12.5元!甚至老爺爺還主動給她讓價,10塊一克!

這對比,簡直就是讓她買買買的節奏!

趙青葵看了眼老爺子,又看了看那小籮筐,上頭有兩個金鐲子,一個金鎖,兩個金釵,布靈布靈閃著光。

她把快要流出來的哈利子收回,點了點那鐲子問:「這有多重?」

老爺子淡淡一笑:「一兩。」

一兩是多少?趙青葵懵了。

在她們那兒黃金都按克算,哪有按兩的?就算現在便宜也不能這麼豪氣吧。

看小姑娘一臉懵,老爺子耐心地回答:「一兩32.5克。」

這麼一說,趙青葵就明白了,敢情這鐲子價值325塊!

突然就踏馬地不便宜了……

趙青葵含淚放下寶貝:「爺爺,不是我不想要,而是我買不起。如果你願意?可以等等我。或者您這考不考慮分期付款?」

趙青葵說得言辭懇切,可老爺子聽了卻不由得笑了。

「我是可以等,可市場不一定能等,要知道黃金比三年前漲了三倍有餘。」

趙青葵不由得嘆氣,她怎麼不知道呢?黃金不僅漲三倍,未來還會以百倍的速度增長!

但現在她真的買不起啊,她總共就不到800塊錢,買了手鐲就沒辦法實施她的三步走計劃了。

趙青葵忍痛放下鐲子,不過出於好心,趙青葵忍不住提醒:「爺爺,你的首飾雖然很美,但大部分都是老款。對於新時代的人來說佩戴率不高。如果只是買來收藏意義不大,建議弄一些比較時尚的款式。」

「怎麼個時尚法?」珠寶老爺爺不由得挑眉。

「這個門道可就多了。」說到自己擅長的領域,趙青葵挑了挑眉毛:「耳釘、戒指、項鏈、手鏈……反正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 李大炮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來胡天說的話,這個烏龜身上還有定位儀呀!

這個時候,李大炮心裏想使壞了。

於是他拿小刀,把烏龜身上的那個小金屬殼剝了下來,然後把它扔在了胡天的家門口。

做完這一切后,李大炮回家了。

他回到家后,老婆和女兒都已經睡覺了。

李大炮按捺住心裏的激動,先是在廚房燒了一鍋開水,然後把烏龜燙死了。

把烏龜燙死後,李大炮把烏龜剁開,然後又殺了一隻雞。

他把烏龜和雞放在了砂鍋里,然後放在火上燉了。

做完這一切后,李大炮樂呵呵的跑床上睡覺去了。

他心想,明天早上起來就能喝到大補湯了,自己肯定可以年輕好幾歲的!

另一邊的胡天和周小碧,在農田裏忙活到了大半夜。

兩人回家的時候,桶里已經抓了小半桶黃鱔了,估計有個十多斤。

回到家后,為了防止黃鱔爬出來,胡天拿個簸箕把桶蓋住了。

「天哥,今晚的收穫真不錯。」周小碧開心的說道。

「是啊,還可以。」胡天笑着說道。

胡天拿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都晚上一點多了。

於是胡天對周小碧說道:「不早了,我們早點休息吧。」

「好。」周小碧說道。

胡天把工具收拾了一下,然後就洗洗就休息了。

周小碧倒是有些睡不着,因為他還是第一次抓黃鱔呢。

沒想到首次出馬,就弄到了這麼多黃鱔。

這個時候,他拿手機在網上看起了黃鱔的做法。

有爆炒、紅燒、油炸、煲湯……

第二天一早,胡天正夢到自己穿越回古代,當上了皇帝。

他正在糾結,今晚該翻哪位妃子的牌子呢。

沒想到一陣很吵的敲門聲,把胡天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