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好了?」

在林一睜眼準備活動一下的時候,穆林緩緩說道。

這語氣,顯然是不相信他是在休息。

林一自然是聽了出來,不過自己哪裡都沒有去,所以不是在休息在幹嘛?

為了裝的像些,林一也是這裡捶一下,那裡拍一下,然後伸了一下懶腰,活動著身體,「啊,休息好了。」

穆林聽聞後站起身來,裹了裹身上的黑色斗篷,「那我們就走吧。」

「老師,我們不飛回去?」

林一看著眼前慢步前行的穆林,有些驚訝的問道。上次自己來這裡,坐馬車那可都是半月,這要是走回去,那不是黃花菜都涼了?

穆林停下了腳步輕輕的對林一說道,「這次出門給你找魂環是一件事,還有一件事,得去辦。」

話語間也不是那般冷冰冰的。

「還有一件事!」

聽到這裡林一也沒有在多問,畢竟看著樣子穆林倒是有些不想說的樣子。

「這是關於你的事。」

穆林說著再次向前走著。

「我的?」

林一連忙跟了上去和合穆林並排走著好奇的問道,「是什麼事?」

因為據他所知,他好像沒什麼事,是需要封號斗羅幫他出馬的。

「我知道到諾丁城城主的兒子郭縣是殺害你爺爺的兇手,所以我們要去殺了他。」

穆林話語如同往常一般清淡,即便是談論殺人這個嚴肅的事,對於他來說彷彿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郭縣!」

林一聽著穆林的話,小手也是緊握起了拳頭。因為要不是他,老傑克還能活的好好的。

而且林一原本的打算,就是想等待著郭縣回到諾丁城,然後了結了他。

不過讓林一好奇的事,「老師為什麼要幫我報仇?」

「我要帶你去武魂殿,而這件事,要是不處理了,你沒辦法沉下心的跟我走,而且到了武魂殿中我也想要你沒有任何牽挂的好好學習。」

「以你的天賦,要是繼續待在這裡只會白白浪費時間,所以你早一天跟我走,你的天賦就能多發揮一分。」

「而且我本來就跟玉小剛說好了,讓他對你的武魂研究研究,可是這麼久了他沒有半點成果,所以我不能在讓你如此浪費時間。」 麻煩剛剛訂閱的書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麻煩剛剛訂閱的書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麻煩剛剛訂閱的書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其實曹孟達更想陸成能夠跟他去魔都九院一起學習,但是曹孟達也很清楚如今的陸成已經有了師門,而以陸成如今的優秀程度,後續繼續讀博士基本上是不用自己去操心的。

如果是自己的團隊出現了這樣的人,曹孟達是肯定不會讓這樣的人才消失的。

魔都九院的基礎和底子肯定要比湘雅二醫院要好,但是真要說比湘雅二醫院好到高几個階層,那還是不至於。就算九院骨科里的院士,也不敢說能夠在任何一個領域都比湘雅二醫院都要強。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用自己的優勢來搶人就變得有些不太現實。

搶陸成做師門裏面的學生雖然不現實,但是看到了這樣的人才,曹孟達是真的不希望他埋沒啊!

魔都九院這種教學醫院一直秉承的原則就是,希望多帶些學生,學生多學些東西,以後可以救治更多的病人。

為什麼魔都和京都的醫療水平比其他的省市都要相對好一些?

地理優勢,大學城的優勢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還是他們的病源充足。在以往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魔都和京都在各個學科的發展上都走在了前面,所以幾乎全國各地的病號都往那裏跑。

這麼多病源堆積起來,這怎麼不讓他們那裏的外科醫生技術要相對比較好一點?

但是其實隨着時間的推移,目前各個省市的省級醫院,在各個疾病方面也已經有足夠成熟的體系和經驗了,但是在特殊病種上,其實還是少有開展。

全國各地的病例都往魔都和京都扎堆,兩個地方是真的吃不下來,住院的病人排隊往往都是兩個月以上,這麼久的等候時間,是真的可憐。只是,以前還沒有那種合適的人會往更加稀有的病例方向去發展的想法。

為什麼了?

在省市級醫院,只要能夠把市級醫院搞不定的東西搞定,就一輩子都夠得忙的了。

所以啊,在一定領域內如果還沒有補上這個缺口的時候,就沒人會想着去開闢新的領域。而曹孟達則是比較希望省市級的醫院能夠稍微把步子跨大一點,讓他們也稍微減輕點負擔。

否則的話,他們會一直被現在其實已經足夠成熟的病例上原地踏步,而無法再往其他方面進取。

要想發展新的領域,必須要在一定程度上進行減負,才有足夠的精力和時間去與其他國家的最先進隊伍去爭攀高峰。

這是一個發展的必然趨勢。

魔都九院的競爭,從來都不是放在國內,而是要放眼於整個國際的最一流和最先進。

其實這肯定也是以後各個省市級醫院發展的一種目標。

就比如現在的湘雅二醫院,也是在全心全力地在一些常見疾病上,認真地進行教學,然後把常見的疾病下沉到地級市醫院,只有這樣,他們才有足夠的精力去應付比較罕見的疾病。

就好比特殊的巨大肩袖啊,多韌帶損傷這些運動醫學中,比較重大和複雜的病例。

你就想嘛,湘雅二醫院進行半月板縫合都縫了多少年?那裏的醫生早就縫合吐了都,早就只想在培養新運動醫學醫生的時候收治少數的病例了。

但是,如果半月板撕裂的病例沒有其他的醫院能夠吃得下,在門診上面,黃游能夠眼睜睜地看着病人痛苦而不收到住院部里進行手術治療么?

而半月板縫合術早就已經足夠成熟,再多的數量練習,能夠搞出花來么?

或許可以,但其實真沒太多的必要,這個技術在國際上已經是非常成熟了,有再突破的可能,但收益並不會很大。

但是這樣的病人一直出現的話,每天的門診量是固定的。

其他的病人也沒辦法看到門診啊!

陸成聽到曹孟達這麼講,其實心裏是有些嚮往的,但是,陸成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說:「曹教授,您的邀請我是感到非常榮幸的,只是現在我還只是學生,所以要不要去啊,我還是得跟我的師父彙報一下。」

「聽聽他的意見,然後再給您回復,您看可以么?」

不管哪一個行業,入了師門,那麼其實就相對沒有孤身一人的時候那麼自由了。

比如陸成如果在閔宏教授的心裏還另有安排的話,那麼陸成肯定還是去不成魔都九院的。

曹孟達教授也理解這一情況,就好比他們那裏的學生如果想要出國學習的話,肯定也是要和自己的導師進行深入的溝通的。

「這沒關係,你慢慢和你的老師講,講清楚了就可以。」

「去不去我這邊都是沒任何問題的。」曹孟達也沒把話給說死,給了陸成足夠的自由選擇權。

「好的,曹教授,我肯定會最快給您答覆的。」

話說到這裏的時候啊,郭曉勇就開始酸了起來。

陸成啊,這是真的越走越遠,而且路也越走越寬了,這才多久時間,就從常市走到了湘雅二醫院當研究生,現在啊,就連魔都的教授,都盛情地邀請陸成去那裏學習。

這是多大的榮幸啊!

可是,郭曉勇也明白,這是陸成自己的實力爭取來的,他如今的實力已經被曹孟達教授認可了。

但是,陸成的路子,自己肯定是學不來的。自己現在要走的路非常明確,不是去湘雅讀研究生,而是在陳炳可以帶研究生了之後,讀一個陳炳的研究生,然後爭取努力學習然後留院。

這才是自己該走的路,陸成的路,那不是自己該走的。

自己的終點雖然可以預見,但是要到達終點,自己要付出的努力,可能不比陸成差。只是不一樣的是,陸成付出與自己同樣的努力,未來可以到達的終點,是無限的。

即便明白了這一點,郭曉勇還是很為陸成開心的。

此刻心裏默默地說,小陸哥,恭喜你啊,又可以進一步,你可要努力啊,以後走得越遠,作為你的兄弟,我就越有面子,我永遠都是你的朋友,把你當大哥,即便有一天你裝作不認識我。

畢竟,你已經教會了我很多,讓了我很多的機會。

這是我郭曉勇的路,此次常市一別之後啊,我們再見,在職業層次上就肯定不在一個階梯了。

陳炳當即大喜地道:「小陸,這是大好的機會,你得好好敬曹教授幾杯。」

「我去拿點酒來。」

陳炳當然知道魔都九院佔據的平台必定還是要比湘雅二醫院更高一籌的。一部分湘雅醫院和湘雅二醫院的醫生,去進修選擇的地方都是魔都九院,然後再進一步,就肯定是選擇國外了。

陸成也知道這是大好的機會,所以沒拒絕陳炳的話。

陳炳站起后馬上又說:「曹教授,您還是繼續喝湯。陸成他平時酒量好,今天覺得口乾,想敬你。」

……

陸成喝得並不多,也就是兩杯,四兩的樣子。

一杯敬了曹孟達,半杯敬了陳炳,半杯與郭曉勇一起喝了。

回到了租的房子裏啊,陸成就分別給曹曉和與方泥馨發過去了謝謝的信息。

陸成知道,這一次曹孟達教授能夠邀請自己,一肯定是自己的技術讓他入了眼,更多的其實還是自己師兄和師姐的推薦,如果沒有他們推薦的先入為主,陸成是誰曹孟達估計都不知道啊。

他只是來下鄉支援的,說句不好聽的,誰邀請他來他就跟在誰那裏混一下就可以了,其他組的什麼人,什麼事,和他雞毛關係?

他何必要沒事給自己找點事?

把陸成喊去魔都九院,他回去后肯定還要自己走一定的關係,非親非故,他閑得蛋疼么?

方泥馨自認非常高興地給陸成發來了恭喜的消息。

曹曉和則是給陸成非常客氣地發了一個滾。

后道:「小陸,托你的宏福,你師兄我剛剛被我叔臭罵了一頓!」

「罵得話可難聽了。早知道我就不給他提你了,好端端的我幹嘛啊?」

陸成看完立馬道:「曹師兄,回來后兩頓天寶兄弟可以不?」

「不可以!」曹曉和乾脆利落。

然後又回道:「至少三次。」

「成!」

……

翌日!

交班的時候,曹孟達就出現在了醫生辦公室,在剛到門口的時候,黃壁壘就把與他合身的白大褂與胸牌交給了曹孟達。

然後劉德乾非常鄭重地給曹孟達舉行了一個歡迎儀式,科裏面的所有醫生和護士都足足鼓掌了一分鐘,才停止了鼓掌。

曹孟達在鼓掌的過程中,一直都站着,等到掌聲落下后才道:「大家鼓掌這麼久,恐怕都累了吧。不過我在這裏啊,提議一嘴,以後你們可以喊我老曹或者曹老師,沒必要直接喊我曹教授,顯得還生分了。」

「另外了,我在科室里,還是跟着劉主任和陳主任的安排走的,所以以後的一切啊,都和平時一個樣,不必有什麼特別之處。否則啊,這個科室,我都不敢進來了。」

「最後謝謝大家的歡迎,大家都請坐下吧!我們醫生和護士每天本來站的時間就久,為了老腰考慮啊,還是注意下勞逸結合的好。」

曹孟達非常客氣而輕鬆地就把這個歡迎儀式的隆重給壓了下來,同樣也算是立下了一個規矩,那就是以後科室里必須一切如常,否則他就不來科室裏面了。

曹孟達其實飛刀過許多次,都知道其實自己下去會給當地的醫院的護士和醫生帶來不小的壓力,這樣並不利於當地的工作。

畢竟每個地方都不是魔都九院,可能客觀的條件限制,達不到魔都九院的層次。就好比啊,魔都九院的運動醫學有專門的康復師,而這種專門的康復師如今在省級的醫院都沒有。

他能夠要求常市第一人民醫院也配備一個嗎?

人從哪裏來?自己從魔都九院帶過來?根本不現實。

如此之後啊,就開始了正常的交接班。

然後各自開始了查房,曹孟達今天的查房啊,雖然是被劉德乾要求了教學查房,但是曹孟達還是覺得第一天就搞教學查房不太好,於是就還是喊了劉德乾搞教學查房。

他只是默默地聽着,看着,並沒有發表太多的意見。所以查房的時間也沒有拖多久時間。

而今天本來就是劉德乾的手術日,所以,查完房后,劉德乾就與曹孟達一起又下到了手術室,劉德乾全程陪同。

在走路的過程中就介紹了今天的手術安排,兩個病人,三台手術。

第一個病人要同時進行肩袖縫合與半月板的縫合,分成兩台手術進行,第二個病人則是前交叉韌帶的重建術。

曹孟達和劉德乾到手術室的時候啊,黃壁壘已經帶着人把一切術前的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兩個人洗了手,穿了手術衣就可以上台。

因為肩袖縫合的手術畢竟要比半月板縫合大一些,所以選擇提前先做的手術就是肩袖縫合。

劉德乾道:「曹教授,我們醫院的條件是相對有限制的,所以就沒有肩關節的專用牽引支架,就是靠着這個水吊著的,肯定比不上您在的九院,還希望您能夠諒解一下啊。」

曹孟達非常清楚,大部分的醫院雖然開展了關節鏡,其實都沒有專用的牽引設備,所以想盡了各種奇葩的辦法,這也是正常,能夠用就可以了,沒必要追求每個細節都非常專業。

「沒事,我們開始手術吧。」

「劉主任,這一台手術,你安排的是你做還是我來做?」曹孟達很客氣地問道,但其實手已經把尖刀拿在了手裏。

黃壁壘等人都已經把骨性標誌給畫好了,但曹孟達還是不放心,所以左手還在摸著骨性標誌做着最後的確定,以前的他也畫標記,但現在早就不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