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哪裡!」

「死了。」卡西亞魯伊斯說。

「是你殺了他?」夏雷握緊了拳頭。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不,是他自己解決的。本來我是要去殺他的,從來沒人敢背叛我。背叛我的下場就是死。可惜了,我去遲了一步,我去的時候他已經自殺了。他死在一口枯井裡,我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夏雷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雙眼一下子就濕潤了。卡西亞魯伊斯當然不會明白,因為他只是一團沒有情感的能量。老爹明知要死,而他最後的願望是去當年他和永美公主第一次約會的地方看一看,然後去下面陪永美公主。

那口枯井顯然就是老爹想去的地方。

卡西亞魯伊斯一定知道那口枯井的具體的位置,可他不想問。老爹說過,那是他的秘密,最後的秘密。

那就讓老爹保留這個秘密吧。

「他一定將什麼都告訴你了,不然你也不會找到這裡來。」卡西亞魯伊斯說。

「為什麼說我是選定之人?」夏雷不想再談老爹的任何事情了,他應該得到了安息。

「這麼快就直奔主題了?」卡西亞魯伊斯說道:「不過你要記住,告訴了你這個,你就要迎接你的命運了。」

他的話讓夏雷有一絲猶豫。

得到一個答案,代價是死。

這樣的決定不管是誰來做都不會輕鬆。

「你口口聲聲說你不怕死,可你還是很害怕,對不對?」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戲謔的味道。

「我當然怕死。」夏雷苦笑了一下,「我還想陪我的女人和孩子多活幾年,看著她們慢慢變老,看著我的孩子娶妻生子……不過,我拿得起也放得下,人嘛,早晚有那一天。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可是我沒有選擇,既然我是選定之人,那這一切就是註定的。說吧,告訴我。」

「夏長河將那隻羅盤給了你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他的挎包里其實裝著兩隻羅盤,一隻是他修復好的用來尋找最後一塊盒子碎片的羅盤,另外一個就是老爹給他的用來尋找「選定之人」的羅盤。而那隻羅盤也曾經給了老爹提示,所以才有了那些發生在耶路撒冷的故事。不過,他並沒有打算將羅盤拿出來。

「這個故事很漫長。」卡西亞魯伊斯說。

夏雷靜靜的等著。

「你手中的那隻盒子,最早是我發現的,我得到了它。」卡西亞魯伊斯說了下去,「可是在發現盒子之前,我是先得到你父親給你的那隻羅盤的。沒有那隻羅盤,我也無法得到盒子。」

「你在哪裡得到羅盤的?」

「當然不會是在你們這裡。」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我不是給你留了一些東西嗎?青銅寶典,鐵之書,裡面的東西不全都是假的,也有真的。關於盒子的一切都是真的,不過我只是略微提了一下而已,沒有細說。現在我可以將真相告訴你……在我那個時代,最初的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有著很多美好的理想,可我無法實現它們,因為我很窮……」

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里,夏雷忽然產生了一絲警惕,「他不會這麼好心跟我講他的故事。他只是一個沒有感情的能量體,做任何事情考慮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他的利益。他將一個簡單的問題扯這麼遠,會不會是在拖延時間呢?」

就在卡西亞魯伊斯的絮絮叨叨的聲音里,夏雷的視線忽然從卡西亞魯伊斯的身上移開了。 八根能量柱散發著光芒,雖然沒有什麼能量場出現,可它們是工作的,不然它們是不會發光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它們從來就不是什麼燈管。

能量柱在工作,卡西亞魯伊斯卻在講故事,這正常嗎?

夏雷的心中充滿了懷疑,可是這裡又沒有任何異常的跡象,而卡西亞魯伊斯也沒有任何攻擊他的跡象。可即便是懷疑卡西亞魯伊斯有陰謀,可他除了保持警惕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這是他的悲哀,他的感覺就像是漁夫網中的魚。

卡西亞魯伊斯繼續講著他的故事,「有一天,天空突然黑暗,什麼都看不見。大海翻起了滔天巨浪,山洪爆發,地震不斷。那種景象就像是末日來臨。天空失去光線的第二天,天空發生了劇烈的爆炸,你無法想象那爆炸的威力。很多森林都被爆炸的衝擊波夷為平地。爆炸發生之後,從天空中降落了很多火球。有的是金屬碎片,有的是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我很幸運,我撿到了那隻羅盤……」

聽到這裡,夏雷忍不住打斷了卡西亞魯伊斯的話,「是什麼東西發生了爆炸?」

卡西亞魯伊斯搖了搖頭,「說出來你也許不會相信,可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又是這麼知道利用羅盤去尋找什麼呢?」夏雷不得不承認,他已經被卡西亞魯伊斯的故事所吸引了。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開始我當然不知道,我從未見過那樣的東西。我所出生的時代是冷兵器時代,和你們這裡的古代差不多。你不能指望我一個古人弄明白這些事情。我得到羅盤之後不久它的指針就動了,我很好奇它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我跟著羅盤的指示翻越了一座座高山,渡過了一條條河流……最後,我找到了那隻盒子。」

夏雷忍不住問道:「它是完整的嗎?」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不是,它缺了一隻角。」

夏雷的心中頓時一片驚訝,竟然連卡西亞魯伊斯都沒有見到最後那一塊碎片!

最後一塊碎片在什麼地方?

這是一個迷!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最初,我懷疑最後一塊碎片在我們的那個星球上。可是,羅盤的指針卻向了天空。我想盡了一切辦法,可我沒辦法上天啊。」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兩隻羅盤,都指向了天空?難道依西塔布的那一隻是仿造的?」

卡西亞魯伊斯繼續說了下去,「我得到了殘缺不全的盒子,可我卻不知道它有什麼用,我也不知道是誰製造了它,它來自何方。可我從盒子里得到了一些東西,一些閃閃發光的礦物質粉末……」

夏雷莫名緊張了起來。

卡西亞魯伊斯笑了一聲,「想必你已經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吧?」

「AE膠囊。」夏雷說。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它可不是什麼膠囊,它確確實實是一種礦物質粉末,它蘊含著神奇的能量。」

礦物質粉末?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腳下的宛如「黑玉」的巨大岩石上,這塊岩石也蘊藏著神奇的能量。這些石頭從什麼地方來?他的心裡充滿了無盡的想象。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你得到了一樣東西,你不知道它是什麼,可它看上去是那麼的神奇,你能忍住好奇心嗎?你能忍住它的誘惑嗎?可在我那個時代,我沒有你擁有的那些研究設備,我能用的只有我的舌頭。在我們的部落,我們要想獲得某個人的力量,我們通常的做法是吃掉他。」

夏雷,「……」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我吃了一點,只是一點。我沒有任何感覺,它甚至沒有味道。可我還是很小心,我沒有一次性將他吃完,我每隔幾天吃一點。前前後後,大約兩個月的時間吧,我吃完了它。可我並沒有因此而變強,直到有一天,我們部落的敵人來襲,我中了一刀。我僥倖活了下來,那次受傷之後,我發現我的身體開始變化了……」

夏雷不需要去想象他的情況,因為卡西亞魯伊斯的情況幾乎就是他的翻板!只是刺激潛伏在身體之中的能量的方式不同!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我獲得了強大的力量,我的人生從此改變。我殺了我們的酋長,當著族人的面前吃掉了他的心臟。我成了我們部落的新酋長。以前看不起我的人,欺負過我的人,我一個都沒有放過,全部殺死。我整合了部隊的力量之後開始征討別的部落,每一次戰鬥我都沖在最前面,擋者披靡。我的身體每天都在進化,我變得越來越強。我的征服世界的慾望也越來越強,我的腳步停不下來,我的帝國的版圖也不斷的擴大。鼎盛時期,我擁有幾百萬的軍隊,所到之處血流成河。我看上的女人,不管她有沒有男人,她都得跟我睡。我看上的東西,不管它的主人是誰,都得給我……」

「你快樂嗎?」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我一點都不快樂,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變得越來越強大。我的拳頭就好像是你們這個世界上的炸彈,一拳就能轟爆一頭牛。最後,我甚至能轟開城門。」

夏雷的腦海之中忽然閃過了一個之前思考過的問題,「難道不同的種族吃下了那種礦物質粉末,得到的能力並不一樣?」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可隨著身體進化的腳步,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透明,我變得冷漠無情。就算是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激怒了我,我也會一拳轟爆。還有,我失去了食物的興趣,吃什麼都沒有味道。開始只是厭惡那些食物,後來吃下一點都會吐出來,難受好幾天。我以為我快要死了,我想在我死之前解開盒子的秘密,找到答案。」

夏雷冷笑了一聲,「你其實是想找出原因,解決問題,然後繼續當你的暴君,對嗎?」

卡西亞魯伊斯並沒有理會夏雷的嘲諷,他接著說了下去,「接下來的事情我在青銅寶典之中提起過。我帶著那隻羅盤走遍千山萬水,尋找那次爆炸之後留墜落到大地之上的東西。在我征服世界的時候,我幾乎沒碰那隻羅盤。我帶著它開始了我的旅程,在旅途之中我得到了它的指示。有時候是我聽不明白的聲音,有時候是做夢。但不管是什麼,我確定是它在給我指示什麼……」

「你都找到了什麼?」

「你不都看見了嗎?」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得意,「石頭,一塊又一塊的石頭。」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你是說……這座城市?」

「是也不是。」

「你什麼意思?」

「你看到的是一座城市,可我最初得到的只是一塊又一塊的石頭。」卡西亞魯伊斯似乎是在回憶什麼,「根據羅盤的指示,我將找到的石頭一塊又一塊的堆砌起來,慢慢的就建成了這座城市。」

「是你要建成這個樣子的還是盒子讓你建成這樣的?」

「當然是它。」卡西亞魯伊斯說道:「這裡的一切都是根據它的提示建造的,每一塊石頭的擺放,每一塊石頭的位置,完全都是根據它的指示來處理的。你知道嗎?為了完成它的指示,僅僅是收集這些石頭我就用了一萬多年的時間。」

一個人用一萬多年的時間來撿石頭,那是一份怎樣的堅持?

「就在撿石頭的過程之中,我的身體徹底消失了,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卡西亞魯伊斯說道:「建造這座石頭城,我又用了一萬多年的時間。你也許覺得我瘋了,很無聊,可我要告訴你的是那段時間是我渡過的最充實也最有意思的時間。」卡西亞魯伊斯說道:「這座城市建立起來之後,我給它起了一個名字,它叫——天空之城。」

久石讓有一首著名的輕音樂也叫這個名字,可現在看來卡西亞魯伊斯才擁有這個名字的所有版權。

「這座城市建立起來之後,我得到了新的提示。」卡西亞魯伊斯指了一下他側面的一根能量棒,「我又找到了它們。我找到它們的時候,它們已經失去了絕大多數能量,黯淡無光。我將它們一一帶到了這座城市之中。進入這座城市,它們就開始補充能量,不過過程非常緩慢……」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一根能量柱上,忽然之間,他似乎明白了什麼!而之前那種不安的感覺再次冒了出來——這些能量柱其實一直在補充能量!

「那是一個非常漫長的等待。」卡西亞魯伊斯說道:「一萬年又一萬年,我不知道等了多少萬年。我的世界毀滅了,可我還存在。我的世界重新孕育出生命,開啟新的進化之旅,新的文明也在一點點的建設著……」

夏雷想到了依西塔布,她是卡西亞魯伊斯的「後來之人」。卡西亞魯伊斯現在所說的新的生命顯然就是依西塔布哪一種,新的文明也是後來在那個世界上建立的文明。

「我對那些後來之人,還有他們的文明一點興趣都沒有。我見過了太多種族的滅亡,也見過了太多文明的覆滅,我對那些東西已經麻木了。不過在等待能煉製充能的時間裡,羅盤給了很多指示,它讓我介入了後來之人的進化之中。一些技術從羅盤的指示傳到我的腦袋之中,然後通過我輸入到了後來之人的文明之中。後來之人的文明越來越強大,死去的人可以複製,人的身體可以通過藥物進入超前進化。最後,一切都失控了……」

夏雷的心中一片震撼。

不知道為什麼,他相信卡西亞魯伊斯所說的故事。

之前,他還認為是卡西亞魯伊斯通過依西塔布學會了製造克.隆人的技術,現在看來本部就不是那樣的,而是羅盤通過了卡西亞魯伊斯以保苗助長的方式創造了那個世界的後來之人的文明!

而站在這座神秘的「天空之城」的「CPU」之中,那些發生在遙遠外星,遙遠時代的故事竟如同發生在眼前!

幾萬年甚至幾百萬的時間對這座「天空之城」來說,那不過是彈指一揮間! 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感嘆的意味,「那個世界變得越來越瘋狂,最終失去了控制。毀滅世界的戰爭爆發了,後來之人相互殘殺,一個又一個的城市相互殘殺。也就在那時間裡,我發現能量柱充能的時間越來越快。」

戰爭爆發,能量柱充能的時間越來越快?

夏雷的心裡不禁暗暗地道:「難道戰爭與能量柱充能的時間有什麼關係?」

無法去想象,那個發生在遙遠世界的戰爭對他來說陌生而遙遠。

「有一天,我得到了一個新的提示,那就是尋找選定之人。在那個提示之後,能量柱完成了充能。我也親眼見到了天空之城的偉大神奇,它拔地而起,飛向了天空!」卡西亞魯伊斯高舉雙臂,「而我,我是這座城市的主人,我就在其中!」

「於是,它就帶著你飛到了這個世界上?」夏雷的大腦忍不住去想象腳下這座城市飛行的畫面,但不管他怎麼腦補,他所想象出來的畫面都非常詭異。

「是的,它帶著我來到了這個世界上,然後找到了你。」

「依西塔布呢?」夏雷問道:「她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關於她的問題你要去問她。」卡西亞魯伊斯說道。

夏雷沒有再問。他的腦海之中的飛行的天空之城的畫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一艘碟形的黑色飛船。在那艘飛船之中,突然出現的光和從光幕後面探出奶的手臂改變了那個少女的人生。

那個少女就是依西塔布。

這段記憶是他在侵犯了依西塔布的身體的時候從她的大腦之中竊取的。這雖然不是完整的答案,但至少可以說明依西塔布並不是跟隨史前唯一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她所服用的和卡西亞魯伊斯所服用的礦物質粉末是一樣的,所以,她才進化到了與卡西亞魯伊斯一樣的高度。

依西塔布的故事,是另外一個故事。

夏雷的心中卻是一片苦澀,他很清楚,他已經沒有機會去探索依西塔布的故事了。

「我已經知道你的故事了,可你還沒有告訴我我最初的問題。」夏雷說道:「那就是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說我是選定之人?」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是那隻羅盤找到了你,它給了我一個提示……」

「什麼提示?」夏雷迫切想知道答案。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你是被選定出來的,唯一能進入盒子世界的人。」

夏雷的心頓時一下巨震,「進入盒子的世界幹什麼?」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這個它倒是沒有給我任何指示,可我猜……盒子的最後一塊並不是在星空的某一處,而是在盒子的世界之中。它要找一個能將那一塊帶出來的人。」

「這是你的猜測?」

「是的,我的猜測。在我漫長的一生里,我思考的最多的也就是這個問題。」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是它找到了你,而你也確實與眾不同。我進化到你這種程度的時候,身體都快看不見了,可你卻還擁有如此完美的身體。」

夏雷說道:「既然你猜到了,那你為什麼不進去?」

卡西亞魯伊斯笑了一聲,「你是在開玩笑嗎?那隻盒子,接觸過它的人最終都是死。我曾經做過實驗,我將很多人扔進去,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出來,出來的只是骨灰。我也將一些能量物質扔進去,結果那些能量物質徹底消失了。」

「你說那隻盒子接觸過它的人最終都是死,可你怎麼沒事?」夏雷剛才就在思考這個問題。

卡西亞魯伊斯笑了一聲,「它總得留一個人做事吧?」

「你根本就不怕世界之盒,那為什麼還假裝害怕它?」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我在等待時間,現在差不多了。」

夏雷心中的危機感更強烈了。

卡西亞魯伊斯冷笑了一聲,「你已經不止一次問我我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了,我想得到的是你。」

「你什麼意思?」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在我的思考里,所發生的這一切都源於那次大爆炸。如果沒有那吃大爆炸,根本就不會有我的今天。我要解開盒子的秘密,它一定藏著這個宇宙最重要的秘密。如果我做到了,我會活得更強大的力量。或許,我可以在這個宇宙中自由穿梭,征服更高級的文明。我甚至可以主宰一切,我指的是所有的一切!」

人的慾望就是這樣,有時候會大到連宇宙都裝不下。

夏雷說道:「你不過是在做夢罷了,你說你想得到我,你覺得我會幫助你滿足你的變態的野心和慾望嗎?」

「哈哈哈……」卡西亞魯伊斯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我笑你幼稚。」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忽然轉冷,「我要你,我的意思並不是想要你為我做事。我要你的身體,我要你的能量,我要你的一切!我要變成你,然後進入盒子世界,拿到最後一塊碎片,將盒子湊整,然後開啟新的人生!」

這就是卡西亞魯伊斯的目的。

夏雷一直在尋找這個答案,現在他得到了,可他的心中卻沒有一絲心結打開的之後的放鬆的感覺。

卡西亞魯伊斯要佔據他的身體,想要變成他,然後進入盒子里的世界去完成本來應該由他來完成的使命,通過盒子獲得更強大的力量,去實現他那近乎病態的夢想。

現在,卡西亞魯伊斯就只差最後這一步了。

一步之後就是成功嗎?

這一點恐怕就連卡西亞魯伊斯都不知道,可這還是阻止不了他的野心和慾望。沒人能抗拒盒子里的神秘世界,也沒人能抗拒它給人帶來的「禮物」,漫長的生命,強大的力量,匪夷所思的特殊能力等等。

卡西亞魯伊斯顯然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走出來了。都說權力是一種毒藥,一旦上癮就無法自拔。可力量也是一種毒藥,而且是比權力更兇猛的毒藥,一旦上癮就在難從其中走出來。

這一點其實不只是卡西亞魯伊斯,夏雷自己也深有體會,一路走來,他又何嘗不迷戀它的力量和能力。如果沒有強大的力量和能量力,他又怎麼可能創造出雷馬集團,他又怎麼可能獲得那麼多女人的芳心?如果沒有強大的力量和能力,他現在恐怕還在工地上搬磚,過著苦哈哈的日子。

依西塔布也是一樣,雖然還不知道她身上的故事,可是她對於力量的追求也近乎變態,她甚至不惜毀滅這個世界來達到他的目的。從卡西亞魯伊斯的口中知道了真相之後,現在再去回想,發生在韓國仁川和世外桃源的戰鬥,她又何嘗不想取代他,去做卡西亞魯伊斯想做的事情!

真相就擺在面前,夏雷的心中也省出了一個荒誕可笑的感覺——他是唐僧,所有的妖魔鬼怪都想吃掉他。

短暫的沉默了一下之後,夏雷出聲說道:「卡西亞魯伊斯,難道你不知道就算你吃了我,你也無法變成真正的我嗎?你最多只能把我變成你的一件衣服,就像是依西塔布給我的兩個朋友做的一樣,可是他,根本就沒法變成她想要成為的人。衣服就是衣服,無論多麼合身的衣服,它始終都只是衣服。」

「你難道忘了嗎?」卡西亞魯伊斯說道:「那個世界的技術是由我輸入的,依西塔布會的我都會,我會的依西塔布卻不會。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我計劃了這麼久,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步驟我都演算了無數次。我等這一天到來也等了太久了,現在所有的條件都成熟了,我就要實現我的夢想了。」

「你要吃掉我,佔據我的身體,你完全可以在我弱小的時候吃掉我,然後佔據我的身體,可你為什麼要等到今天?你甚至還給我制定了一個什麼,三年的大限之期,為什麼?」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第一個原因,如果你的身體沒有開啟全面進化,我要來也沒用用。第二個原因就在你的眼前,這個城市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