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已經死了,你們還想救他們?除非楊風是葯皇,煉製出實際丹藥才行。」楊風還沒有回答,凱撒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給我閉嘴。」司馬晴冷聲的對著凱撒說道。

凱撒直接的也不說話了。

「還能,不過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楊風點了點頭,他們兩個也是剛死不久,這樣的話,還是有辦法的。

「真的有辦法嗎?那就儘力救他們吧,當然,這代價不能傷害到你。」司馬晴對著楊風說道。

「付出一些寶貝罷了。該捨得還是要捨得的。」楊風笑著說道。那可是兩顆再生火蓮的蓮子啊,只要人沒有死透,都能救活。當然,你的身體得存在。

i=fips/lass=ags/ ?對於楊風來說,老威廉和艾芙兒那是陌生人,對於陌生人,基本上沒有人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來。再生火蓮的蓮子啊,這是多麼的難得,相當於神葯的作用了,竟然用來救助陌生人,這太奢侈了。

「這是?」感受到再生火蓮蓮子的氣息,凱撒簡直是驚呆了,這是神葯的氣息啊,楊風難道要用神葯來救這兩個人嗎?這到底是什麼代價啊,楊風是不是瘋了,不然的話,怎麼會捨得?

當那兩顆蓮子進入老威廉和艾芙兒體內的時候,老威廉和艾芙兒的體內都是散發出了驚人的能量,他們的生命力也是在快速的恢復著。

這也讓楊風不由的感慨,這再生火蓮不愧是再生火蓮啊。奪天地的造化啊,人都已經死了,還能再讓其活過來。

「真是神奇啊。」司馬晴不由的感慨道。

「果然不愧是神葯。」黑暗魔熊王也是不由的說道。

老威廉率先的睜開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四周。

「我還活著嗎?這裡是地獄嗎?」威廉開口道。

「艾芙兒。艾芙兒。」威廉隨即看著倒在自己懷裡的艾芙兒,這個時候,他什麼都明白了,自己還活著,艾芙兒也殉情了。

「你還活著,她一會兒也會醒過來的。」這個時候,威廉聽到了一道聲音。

「楊風葯尊,是您救了我們?」威廉這個時候也是看向了楊風,在他看來,也只有楊風這樣的葯尊才有這樣的手段,將死人給救活。

「我給你說過的,你回去很危險,你也不聽,結果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來的早,等你們的身體徹底冰冷的話,那你們就徹底得死了。」楊風淡笑著說道。

「楊風為了救你們,可是付出了神葯的代價的。」司馬晴這個時候也是開口道。

「什麼?」老威廉不敢相信的看著楊風,他和楊風只有一面之緣,楊風竟然為了救他們給付出神葯,這實在是太讓人感覺不可思議了。

「神葯是死的,人是活的,關鍵是我覺得你們值得救。」楊風輕笑著說道。

「為什麼?」老威廉不由的看著楊風,他不覺得自己對楊風來說,有什麼用處。

「你們的愛情感動了我們,或許你不相信,但是事實就是如此。難得一對有情人,從此你們就遠走高飛吧,只要你們幸福,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楊風淡笑著說道。

老威廉打量著楊風,說實話,他真是不太相信,不過想想,對於楊風這樣的人來說,拿神葯來救他們,看中他們什麼?會讓他們做什麼?根本就沒有必要。只能是可憐他們。

「多謝楊風葯尊。」威廉很是感動的說道。

「楊風,這是我的奴僕,你說讓他們遠走高飛,難道不經過我的同意嗎?」這個時候,凱撒開口了。

「恩?」楊風的臉色一沉,很是厭煩的看著凱撒。

這個凱撒,現在這個時候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真是好笑,你都殺了他們,現在他們還是你的奴僕?」司馬晴也是不由的開口道,見過可恥的,但是卻沒有見過這麼可恥的。

「哼,凱撒,你真的覺得我們好欺負嗎?真的覺得在你這裡,我就不敢殺你了嗎?」楊風看著凱撒,冷聲的說道。這個時候,楊風身上的殺氣也都是散發了出來。

凌厲的殺氣讓凱撒的臉色一下子也是蒼白了起來,自己無緣無故的招惹楊風這個殺星做什麼。

「威廉,我們這是在哪?」這個時候,艾芙兒也是醒了過來,對著威廉問道,這個時候,她有一種感覺,一種非常的不真實的感覺。

「我們還在東宮,楊風葯尊救了我們。」老威廉立刻的說道。

「我們不都死了嗎?怎麼還能被救活?」艾芙兒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她可是知道的,老威廉都沒有呼吸了,沒有呼吸,那就是死了,還能救活。

「楊風葯尊用的是神葯,可以讓人起死回生。」老威廉解釋道。

「這。」艾芙兒不由的震驚了,神葯是什麼東西,她也是知道的,那可不是一般的珍貴,一株神葯,都有可能會引起無數強者生死爭奪的,楊風卻是拿來救他們,這是多麼大的恩情啊。

「你們沒事,就行了,我救你們,只是出於我自己的本心,並不是為了什麼目的,也不是為了讓你們感恩戴德。」楊風淡笑著說道。

「這個我們知道,但是,正是因為如此,這樣大的恩德,我們才更加的不能忘記。」老威廉立刻的說道:「雖然我們不能幫楊風葯尊什麼,但是,如果有一天楊風葯尊需要,只需要說一聲,我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知道了。」楊風點了點頭。

「楊風葯尊,我有事情要稟報。」看著楊風,老威廉猛然的說道。

「哦,說吧。」楊風輕笑著說道。

「這個凱撒不懷好意,其實,他採取的那些手段不是討好葯尊,引起葯尊的好感而已,而是想要控制葯尊,他的野心很大。」老威廉看著楊風說道。

「威廉,你這個混蛋,你胡說八道。」凱撒聽到這裡,立刻的沉聲的說道。

「有沒有胡說,你自己知道,凱撒,你一直覺得自己很聰明,一直都把別人當成傻子,你自己也不想想,別人真的不清楚你的那些破事嗎?」老威廉冷聲的回應道,現在,他可不會再害怕這個威廉,也自然不會為這個凱撒說話了。

「威廉,有你這樣做人嗎?這樣就出賣你的主人嗎?」凱撒怒聲的說道。

「閉嘴。」老威廉聽到凱撒說話,立刻的說道。以前他不敢對凱撒如此的說道,但是,現在他卻是敢了。死過一次了,還怕什麼?對於這個凱撒,他有的只是恨意。

「你竟然敢對我這樣說話。」凱撒簡直是憤怒壞了,沒有想到這個老威廉敢如此,竟然敢讓他閉嘴,這個傢伙,算什麼東西呢。

「我讓你閉嘴。」凱撒的話還沒有說完,老威廉繼續如此的說道。

凱撒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了,如果不是楊風在這裡,還有楊風身旁的超級魂獸紫月神貂,還有大地之熊,他早就滅了這個老威廉了。

「你也就是因為你的身世比我強罷了,實際上,你算個什麼東西,自以為聰明,做了多少不靠譜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出謀劃策,幫你擦屁股,你以為你能活的這麼滋潤,這個時候,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大呼小叫,什麼玩意。」對於凱撒,老威廉也是毫不客氣了。有什麼就說什麼,那是一點也不顧忌了。

「混蛋,你真是混蛋,我要殺了你。」凱撒這個時候也是紅了眼睛,他實在是無法忍受了,這個老威廉,簡直是太過分了,竟然敢如此的說他,簡直是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有本事就來吧,你如果不是偷襲的話,你能殺的了我。」這個時候,老威廉也是不甘示弱的說道,實際上,老威廉的實力也是很強悍的,至少要比這個凱撒是強上不少的。

「那我就殺了你讓你看看,你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凱撒怒聲的說道。

「凱撒,你真的想這麼快的就死嗎?」楊風這個時候再次的開口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凱撒這個時候心裏面說不出的憋屈,很長時間了,自己沒有這麼的憋屈過,現在卻是感覺到無比的憋屈。

「我沒有什麼意思。」楊風淡笑著說道:「如果你想死,現在我就立刻的殺了你。我不管這裡是不是羅馬城,是不是西方帝國,我才不管你的身份。我就看看,我真把你殺了的話,你們能將我怎麼樣?殺了我,替你報仇,你們皇室誰有這樣的本事?」楊風冷笑著說道。

凱撒的臉色陰晴不定,他知道,以楊風現在的威勢,他們皇室還真的不敢將楊風怎麼樣,只能是忍氣吞聲。

「楊風葯尊,我不說了。」凱撒低著頭說道。

雖然說心裏面非常的惱火,心裏面非常的生氣,但是,他必須得低頭。

「滾。」楊風沉聲的說道。

「是。」凱撒沉著臉離開了,這個時候,他還能說什麼?

「楊風葯尊,這個凱撒真是做過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了。」老威廉對著楊風說道。

「我知道。」楊風淡笑著說道:「天作孽,猶可緣,自作孽,不可活。他會受到懲罰的,不過羅馬城的形勢現在還是少一些是非,到時候還得依靠他們皇室。」

「那我們就告辭了。」老威廉對著楊風說道。

老威廉知道,凱撒雖然很恨他,但是因為楊風的關係,再也不敢對他動手了。不過時間長,就不好說了。

「放心吧,凱撒蹦躂不了幾天,你們也別擔心。不過你們還真的該離開了。」楊風笑著說道。

「恩。」老威廉點頭,然後躬身離去。

「嗖。」

「嗖。」就在這個時候,兩道光芒射進了楊風和司馬晴的身體裡面。

楊風和司馬晴都是不由的一愣。 ?楊風和司馬晴都能從對方的眼神當中看出震撼。

他們竟然都得到了一樣東西。

真情奧妙。

這到底是什麼種類的奧妙呢。好像是他們從未了解的一種奧妙,真情奧妙,這有什麼用呢,好像現在他們不能用呢。

「剛才那光是怎麼回事?」小翠立刻的問道。

「我們得到了好處,具體怎麼用,卻是不清楚。」楊風笑著說道。

「哦,什麼好處?」小翠繼續問道,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

「真情奧妙。」楊風笑著說道。對於身邊的幾個,那沒有任何可以隱瞞的,都是最信任的。

「真情奧妙?」小翠可是聽楊風說過奧妙的,所謂奧妙,那可是非常的難以掌握的,非常的難以掌控的,而且,威力特別的大。這是天地之間最本質的一些東西。楊風和司馬晴竟然這麼的就領悟了?

「這真情奧妙我們也沒有掌握,而是剛剛入門,想要真正掌握,太難了,據我攻擊,應該是幫助很多這樣真心的人。這不是自己領悟的,而是天地授予的。」楊風隨即解釋道。

「那我們也能得到嗎?」小翠隨即問道。

「我覺得不能。」楊風直接的說道,在楊風看來,也只有楊風和司馬晴這樣,被天地認可的,才可能會領悟這樣的奧妙,其他人,估計不行。

小翠撅了撅嘴,沒有說什麼。

「好,問題解決了,我們回去吧,不出所料,戰爭快開始了。我們得好好的準備一番。」楊風隨即說道,這可是大事。他們來羅馬城的主要目的就是如此。

「楊風,我有一事不明白。」司馬晴看著楊風,猛然的問道。

「哦,何事不明?」楊風淡笑著問道。

「武魂聖殿應該已經收到消息了,為何,武魂聖殿沒有多少的反應呢?如果這個時候通知羅馬城的各大家族,讓他們準備一番,在戰爭來的時候,豈不是也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嗎?」司馬晴開口道,對於這一點,她真的是沒有辦法理解。

「那樣的話,除了引起恐慌,一點用處都沒有。以武魂聖殿的能力,自己都能將一切準備好,到時候分給各大家族。」楊風淡笑著回應道。在楊風看來,這正是武魂聖殿的高明之處。

「那到時候大家都沒有一點準備的話,那會不會更加的驚慌失措呢?到時候怎麼應對?」司馬晴隨即說道。

「這不應該是我們考慮的事情,我們考慮也沒有用,不是嗎?」楊風輕笑著搖了搖頭,在楊風看來,他們能考慮到的,武魂聖殿也都應該是考慮到了。這是毫無疑問的。再說,你考慮了,你能做什麼?

「好吧。」司馬晴輕輕的點了點頭。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了。

楊風和司馬晴幾個開始在羅馬城不惜代價的採購,採購的東西都是一些保命的東西,像強大的魂符,這玩意關鍵的時候在你筋疲力盡的時候也是很有用的。還有一些防禦類的鎧甲。楊風一直想抽空學習煉器的,但是也沒有機會,現在只能是多買一些,戰鬥的時候用壞了那就再換一件。楊風也是從煉藥師工會那裡得到了一些丹藥。楊風自己是能夠煉製,關鍵是時間來不及了,只能從煉藥師公會的庫存裡面拿了。對於此,石雲天自然是支持的。只要有的,都讓楊風拿走。

兩天後,無數的魂獸出現在了羅馬城之外。

羅馬城的四面八方都被圍的是密密實實的,插翅難飛。

這個時候,羅馬城內,無數的人都是震撼不已。這可是羅馬城啊,五級城市,牢不可破,這些魂獸竟然要進攻羅馬城,他們難道瘋了嗎?他們能夠攻得下羅馬城了嗎?

不過更多的人則是陷入了焦慮和不安當中,這些魂獸敢於攻打羅馬城,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他們是有把握的,哪個被他們攻打的城市不是基本上都被徹底的摧毀了?羅馬城能守得住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西方帝國的皇帝在早朝的時候,聽到了這樣的消息,立刻的問道,這聲音裡面充滿了疑惑,不安和不可思議。

作為西方帝國的皇帝,對於這樣的消息,他竟然一點也不清楚,一點準備都沒有。

「父皇,這樣的情形估計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那些魂獸總是出其不意的發動攻擊。就像他們進攻紫月城的時候,那就是突然間出現在紫月城的四周的。」凱撒站了出來,開口說道。

「那我們該怎麼應對?」西方帝國的皇帝沉聲的說道。

這是他所面臨的一次危機,非常大的危機,羅馬城固若金湯,以前的時候,他也是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但是現在卻是不一樣了。魂獸既然敢來,那就說明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根據所得到的消息,那密密麻麻的魂獸,那實力絕對是強大的,如果進攻,羅馬城能守得住嗎?

「羅馬城固若金湯,他們很難攻破,我們同時也得給武魂聖殿,各大帝國,各大勢力人求助,以防萬一,得讓他們知道,如果羅馬城被攻破了,他們其他城市都有可能被各個擊破。」凱撒立刻的說道。

「恩,這樣的話,那就萬無一失了。相關人員立刻去辦。同時,各大軍團開始準備防備。我們羅馬城一定要打出我們羅馬城的尊嚴。」西方帝國的皇帝說到這裡的時候,直接的站了起來。

「陛下英明。」隨即,整齊般的聲音響了起來。

沒有多久,各大勢力的反饋消息也是到了,都表示全力支持西方帝國,盡最大的力量增援羅馬城。武魂聖殿也是派出了強大的陣容,除了聖宗之外,幾乎傾巢而動。帝榜第四的女武神毫無疑問是他們高手當中最強的。

其他勢力的高手也是相繼來到了這裡,帝榜的一些高手也是紛紛來到了羅馬城,這些自然都受到了西方帝國高層的親切接待。

一場人類和魂獸之間的大決戰悄無聲息的就展開了。

相對於魂獸來說,人類更輸不起。如果人類輸了,那基本上就等於徹底的完了,這一次好不容易各方強者都雲集,這樣的情形都輸了,那怎麼可能會贏?

「老瘋子,你也來了?」楊風也是見到了一些熟人,例如老瘋子,例如女修羅,還有四方學院的院長,這些人都來了。

「你小子都來了,我怎麼可能會不來?」看著楊風,老瘋子反問道。

「人類強者來的真多。」楊風不由的說道。

這個時候,人類也是顯示了他齊心協力的一方面。

「這次我們必須要贏,我們輸不起,如果羅馬城被攻破的話,那人類將會是滅頂之災。羅馬城保不住,其他的五級城市也是保不住的。那人類只能讓一部分強者退居聖城了。到時候,局面是何等的被動,我們幾乎要放棄其餘全部人類。這樣的局面是不允許出現的。」老瘋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恩,是啊。這次武魂聖殿帶隊的是誰?」楊風不由的問道。

聖宗是不可能親自來的,聖宗如果來了,那戰鬥的級別又不一樣了。

「是聖宗的弟弟,武魂聖殿的院長武院長,帝榜排名第六。」老瘋子回答道,顯然,在這方面,老瘋子是比較了解的。

「前六,他們一家佔了三個。」楊風不由的咂舌。

天榜第一的聖宗,天榜第四的女武神,這是聖宗的女兒,天榜第六的武長風,這是聖宗的弟弟。

這一家子,真不是一般的強悍啊。

「對。他們都真的非常的強。武魂聖院的院長那也是非常善於運籌帷幄的人,在這方面的才能不下於聖宗,如果他來都不行,那就真的不行了。說明實力相差過於懸殊。楊風,其實,你不該來的。」老瘋子看著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只是想盡一份自己二弟力量罷了。」楊風淡笑著說道。

「你是希望,未來的希望,你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不像我們。提升起來,難度那是非常的大。你如果在這次戰鬥當中死了,那對整個人類都是巨大的打擊。」老瘋子沉聲的說道,他知道現在說已經晚了,這個時候,任何人都難以離開羅馬城了。

「真正的強者都是經過不斷的磨練,最終磨練出來的,溫室這種地方,那是無法磨練出來天才的。」楊風淡笑著說道。

「哎。那也是一步步的磨練的。不是你這樣的方式,你這叫找死。根本就不是磨練。」老瘋子搖了搖頭,對於楊風的看法,那是很不同意的。

「呵呵。」楊風輕輕的一笑,沒有再說什麼。就在這個時候,鐘聲響了起來。

這是集會的鐘聲,武魂聖殿著急所有強者開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