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鬼畫符?」

李雲龍聲調頓時就提高了,很是不屑的說道:「我跟你講,等你聽我說完,你就知道老子這個是啥了!」

宋凌雲回到團里以後,立刻就開始履行自己團長警衛員的職責。

此刻,他正在門口站崗,聽著李雲龍和孔捷之間的對話。

宋凌雲猜測,李雲龍這是要打小鬼子據點了。

果不其然,只聽到屋子裡面,李雲龍對孔捷說道:「老孔,你看,這裡是小乙庄,這裡是青桐鎮,小鬼子在小乙庄有一個據點,在青桐鎮也有一個據點。」

「小乙庄和青桐鎮中間,還有一條河,我們……」

屋子裡面李雲龍還在跟孔捷講自己的想法,以及戰術布置。

對於李雲龍的想法,孔捷是一萬個支持的。

對於孔捷來說,他如今最想要做的就是重振獨立團,多殺小鬼子,為死去的政委報仇。

把這次丟的臉重新撿回來,把發麵團這個詞從獨立團頭上甩掉。

想要達成這樣的目的,那就只有多打仗,多殺小鬼子。

所有功勛,都要從敵人的屍體上掙取!

而在門口站崗的宋凌雲,思緒則是在亂飛了。

他琢磨著,李雲龍和孔捷他們兩個人的謀划,很有可能就要落空了。

因為,這個時候,趙剛趙政委應該馬上就要被指派過來。

而且,還有可能會把從少林寺出身的和尚帶過來。

和尚可是真和尚,腦袋上可是有九個戒疤的,練的也是真功夫。

不過,現在有了徒手格鬥技能,宋凌雲心中可是一點都不虛。

管你練的南拳北腿,到自己這裡,全都一招制服。

李雲龍跟孔捷兩個人一直討論到晚上,宋凌雲原本以為,李雲龍馬上就會布置行動。

比如說,派個偵察班出去偵察一下之類的。

但是,出乎宋凌雲意外的是,李雲龍並沒有任何布置。

只是在晚上開會的時候,表彰了在這次西頭山戰鬥中表現突出的人員。

張大彪就是其中之一。

同樣,宋凌雲也榜上有名!

對於這樣的結果,李雲龍心中自然是十分的欣慰。

自己帶過來的兩個手下,在這次戰鬥中的表現,可以說是給全團的戰士們打了一個樣。

「……我希望,咱們獨立團的弟兄們,在以後的戰鬥中,一定要多向在這次戰鬥表現突出的同志們學習。」

「咱們獨立團每次行動,都要像狼群一樣,狠狠的咬下敵人的肉!」

「……」

李雲龍的一番講話,更好的鼓舞了獨立團戰士們的士氣。

第二天,戰士們訓練的士氣和熱情,都產生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宋凌雲,你小子槍法不是很准嗎?」

李雲龍對宋凌雲說道:「去,給老子打點野味回來。」

宋凌雲笑著說道:「團長,我槍法好這沒的說,但是,打野味這事,得好好說道一下。」

「怎麼?」李雲龍皺眉問道。

「團長,這吃野味,可容易得肺炎啊!」

宋凌雲說道:「一不小心,那可就沒得救了,自己沒得救不說,還有可能傳染別人,傳染性極強!」

「如若不信的話,還有歌謠呢!」

宋凌雲對李雲龍說道:

「出門戴口罩勤洗手,

咳嗽打噴嚏捂鼻口,

蛋類肉食類煮熟透,

人多熱鬧處不瞎湊,

避免感染者相抱摟,

野味海鮮不亂入口,

家禽野獸勿近接觸,

口水痰液不隨便吐,

注意多運動多通風,

防寒保暖不要放鬆,

健康飲食合理作息,

遠可無憂近可無疾,

傳染病關乎所有人,

勿要嘲笑勿要僥倖,

共御危難心心相連,

齊心協力共度難關……」

宋凌雲正說著呢,就被李雲龍打斷了:「停停停!老子讓你去打個野,你咋這麼多廢話呢?跟老和尚念經似的,趕緊去!」

「是!」宋凌雲連忙應道。

他心裡想著,很快就有一個和尚就要來獨立團了。

不過,這和尚不是啥正經和尚,是個酒肉和尚。

那啥,既然團長說要打野味,這冰天雪地的蝙蝠什麼的應該是沒有的。

就算是在這個年代裡面,估計也很少有人作死去吃這玩意。

打個兔子或者野雞還有可能。

不過,宋凌雲槍法雖然准,但是想要找到獵物卻沒有那麼容易。

因此,他打算直接去鎮上買只雞回來。

家養的,安全!

並且,還省事,反正李大團長吃的時候,肯定已經是沒毛的雞了。

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啥雞!

於是,宋凌雲就換了一身衣服,帶上武器裝備,前往鎮上去買雞。

並且,還是徒步去的,通訊班的馬匹,宋凌雲也不好去借。

要不然別人問他幹啥去,也不好說,免得傳到李雲龍耳朵里。

———

PS:大家多保重,注意安全! 有這麼一句歌詞,2002年的第一場雪比以往時候來得更晚一些。

宋凌雲覺得,這個年月的氣溫也要比後世來得更加冷冽一些。

儘管他已經穿上棉衣棉鞋,還一直在走路,依然感覺寒風冷冽。

最坑的是,他出發沒有多久,天空就飄起了雪花。

「真冷!」宋凌雲自語道。

走了一陣以後,宋凌雲把槍背在身上,雙手一陣搓揉,才感覺暖和一點。

他把頭頂上的棉帽子拿下來,拍掉上面的積雪。

然後,宋凌雲繼續前進,他在心裡想著。

這種天氣想要去打獵,能打著的可能性會很低,下雪天可沒有動物會出來找食物。

還好自己聰明,直接去鎮上買。

「砰!」

正在路上走著,宋凌雲猛然聽到一道槍聲從遠處傳來。

他立刻就進入了警戒狀態,把肩上的槍拿在手中,快速的朝著槍聲傳來的方向跑過去,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腳印。

「砰!砰!砰……!」

在宋凌雲往前跑的時候,又連續有槍聲傳來。

他跑到一處大石頭後面,朝前觀察,發現有一個人正在朝著這邊跑過來。

可惜距離有點遠,宋凌雲只能隱約看到一個人影。

在這個人後面,還有一大群人在追。

等人跑近些,宋凌雲看得更清楚了。

在前面跑的這個人,在朝著後面射擊了幾槍以後,應該是槍裡面沒有子彈了,就把手中的槍給扔掉,全力朝著前面奔跑。

後面追擊的人,一邊追一邊開槍。

並且,後面這些追擊的人,與前面那個逃跑的人,彼此之間的距離,已經在不斷的縮短了。

「這人不會是和尚吧?」

宋凌雲腦海中突然閃過這樣一個想法。

當她遇上他之給我一個擁抱可以嗎 如果這個人是和尚的話,那麼,趙政委肯定也在附近。

不過,不管這個人是不是和尚,趙政委是不是在附近。

宋凌雲都打算出手了!

「砰!」

就在宋凌雲瞄準準備射擊的時候,下面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

緊接著,後面追擊的人群中,就倒下了一個人。

「砰!」

宋凌雲並沒有被這道槍聲干擾,他依舊沉穩的扣動扳機。

百米爆頭擊殺技能發動!

「噗!」

下一秒,子彈擊中目標的腦袋。

瞬間,這個敵人的腦袋就猶如西瓜一樣爆裂開來。

【系統提示:擊殺一名日軍普通士兵。獎勵:射擊經驗值+30,6.5毫米子彈+10,罐裝啤酒×1。】

宋凌雲掃了一眼虛擬屏幕,想看一下是什麼敵人。

敵人是小鬼子並沒有引起宋凌雲的特別注意,他最詫異的是,擊殺的這個小鬼子,竟然爆出了一罐啤酒。

難道說這罐啤酒還有什麼特殊作用嗎?

不過,這個時候宋凌雲也沒有去管這個了。

他繼續朝著前面的小鬼子開槍。

「砰砰砰——」

連續幾槍,槍槍命中目標!

被連續擊殺好幾個人以後,後面追擊的小鬼子,開始變得遲疑起來。

他們在追擊了一段距離以後,擔心可能會有埋伏,就沒有再繼續追擊了。

與此同時,正在山腳下的趙剛和一個通訊員,兩人正在說話。

「你仔細聽,槍聲是從哪裡傳來的?」趙剛問道。

「趙政委,好像是從我們這邊的山上傳來的。」通訊員說道。

趙剛豎起耳朵聽了一下,點頭說道:「很有可能是友軍,但是,等會我們還是要小心點,現在在這裡繼續等那個人跑過來。」

「是!」通訊員應道。

同時,趙剛也在心裡感嘆,這個人的槍法是真的好。

趙剛自己的槍法也是十分精準的,但是,如果讓他跟這個人比較的話。

他是甘拜下風,自認不如的。

宋凌雲在看到小鬼子撤回去以後,他就從大石塊這邊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