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規矩?」一說到假結婚協議的問題,寧忻心裡漸起防備之心,整個人也開始警惕起來了。

「你知道的,我是個生意人,沒有利益的事我可不會做,所以,你叫我幫忙可以,但是幫一個忙,你也得答應我一個小條件。」 「你動作倒是越來越是嫻熟了啊!」瞧著進來副駕駛的人,秦永殤笑了笑。

葉裕華抿抿嘴表示嫌棄:「別說有的沒的廢話,你告訴我,唐時簡要做飯給我妹吃怎麼回事?」

秦永殤:「……」

他還想問唐時簡怎麼回事呢!

「你來就是問我這個?」秦永殤不答反問。

聞言,葉裕華一副覺得他腦子瓦特的表情:「怎麼?除了這個,你覺得我們還會有別的?」

「不能有嗎?」秦永殤再次反問。

葉裕華很堅定的搖頭:「你覺得我們兩個大男人,還不是很熟悉的,然後我要問你這的那的、去關心你,你不覺得很噁心嗎?」

「……不噁心。」

聞言,葉裕華愣了兩秒,忽然見鬼似的僵著身子挪了挪遠離秦永殤了些,雙手自然而然的收攏,護著自己的胸膛:「我覺得很噁心!」

……

寧忻來到唐時簡的別墅里,看著桌上滿滿的幾盤菜點,看著已經坐在主位等著的唐時簡,她迷糊了下。

從警局到這別墅的路里,她一直想著這只是唐時簡虛無的一句話而已,哪料……

竟是真的?

這菜……

似乎看出寧忻的疑惑,唐時簡放下平板,道:「放心,沒毒,吃不死你的。」

寧忻將信將疑的坐下,雖說應該不會有毒,但是,她怕有貓膩啊!

想來想去,猜不到唐時簡的心思,於是她直接開門見山:「你想幹嘛?」

「沒想幹嘛,就想著你在警局裡受了那麼多委屈,應該安慰安慰一下你。」

寧忻:「……」她怎麼就不怎麼相信呢……

「吃吧,不吃要涼了。」他依舊語氣輕輕,神色平淡。

似乎真的沒有任何的『陰謀詭計』。

寧忻幽幽轉了轉眼珠子,心想要是唐時簡真對她下手,應該早就下了。

再者,就算是龍潭虎穴,她也要闖闖。

畢竟她還有她的計劃~

想著,她便拿出手機:「不介意我拍幾張照片吧?」

寧忻的小心思,唐時簡怎麼會看不透?

於是他眸光微閃,勾勾嘴道:「想要秀恩愛的話就坐過來點,你離我那麼遠,怕是別人又會挑毛病,不怎麼相信。」

被他看透了心思,寧忻也不在意,反正她也沒打算隱瞞。

故而她挪了挪椅子,靠近了他些,然後拍了幾張飯菜的照片。

只是看著那幾張飯菜的照片,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隨即她想到了什麼,瞄了瞄一旁的唐時簡,眯眯眼討好的笑著:「誒~幫個忙唄。」

「忙我可以幫,但是有什麼回報?」他微微抬頭,朝寧忻奸詐一笑。

「回報啊……」寧忻很認真思考他這個問題。

但是終歸還是回歸了最初的問題,她絞盡腦汁都想不到該用什麼回報他——

這人什麼都不缺,真的想不到給什麼回報他呢……

想不到她也懶得再想,直接開口:「你想要什麼回報?」

「這樣,我們在我們的協議上多加一條規矩如何?」

「什麼規矩?」一說到協議的問題,寧忻心裡漸起防備之心,整個人也開始警惕起來了。

逆仙 「你知道的,我是個生意人,沒有利益的事我可不會做,所以,你叫我幫忙可以,但是幫一個忙,你也得答應我一個小條件。」 「寧忻。」

寧忻正聽得津津有味,不遠處傳來一到熟悉的男聲,是秦永殤。

仙帝是一個女孩子 「黎管家你先下去吧。」說罷就指揮著跟在身後的新人女助理去寧忻身邊。

「公眾場合,你我身份需要注意點,黎管家是男的在這不方便,這是我新助理,你有什麼事你們女生只之間她可以幫幫你。」三言兩語就道明來意。

說罷就往一旁酒桌站去。

離去時,秦永殤躊躇兩下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擔憂而囑咐著:「不用怕,我就在邊上,老大說他儘快回來。」

聞言,寧忻點點頭,回之一笑。

正當她小白兔呢。

看著寧忻調皮一笑,絲毫不慌的模樣,秦永殤微愣,他好像忘記這寧忻厲害著呢,哪裡輪到他操心?

「對了,給我說說裴可媛。」

寧忻若有所思的嗅了嗅酒香,隨後小小的抿了一口。

秦永殤眉頭一皺,似在問寧忻,又似在自言自語:「你怎麼知道她?她不是在國外嗎?」

寧忻似笑非笑的撇了他一眼,你問我,我問誰呢?

「裴可媛,唐時簡的小青梅?唐時簡的內定未婚妻?」寧忻不答反問。

秦永殤眉頭皺得更重了些:「哪裡來的屁話!」

話一出,秦永殤一頓,覺得公眾場合自己語言實屬不妥。

他緊緊擰著眉道:「小時候是跟我跟老大一起玩來著,後來出國了,就一直沒有聯繫,至於她跟老大有沒有聯繫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從來沒聽說過她是老大的內定未婚妻。」

說到後面,他聲音有些小,大概也不怎麼確定。

畢竟他姓秦,不是姓唐,哪裡那麼清楚別人家族的事。

「對了,裴可媛不簡單,你小心點。」

秦永殤不放心,又緊緊的盯著寧忻囑咐著。

「哦。」寧忻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感覺渾身沒勁兒。

秦永殤見她一臉不在意,正想提醒她要時刻保持警惕,畢竟這場宴會怕是鴻門宴呢。

哪料不知道哪裡來的千金,突然躥出刷存在感,打斷了他們。

「喲!那頭剛跟唐家少爺訂婚,這頭又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的,真夠不要臉的。」

「呵呵,她若是要臉的話,就不會下藥搶別人未婚夫了。」

「哼!真夠不知廉恥的!」

寧忻面前一下子就被三四個二十來歲的千金圍著,你一言我一語的對寧忻評頭論足,皆露鄙夷之色。

寧忻眨巴眨巴著眼睛,直直的盯著面前幾個千金,嗯……彩虹千金啊……

可不就是彩虹么?

幾個千金都是穿著差不多的款式,又全都是純Se的,一個大紅色,一個亮紫色,一個青綠色,一個艷黃色。

當真高調。

當真搶眼。

這怕是恨不得自己在這場宴會上,成為最出眾最耀眼最吸引人目光的那一個吧?

放眼望去,好像幾乎全部的千金闊太們都是這般吸引人的裝扮。

看著看著,又低頭看了下自己。

還好,自己穿的是淺淺的天藍色。

反倒在這片多色系調色盤中,成了一道別出一格的風景線。

秦永殤臉色冷沉,剛剛趕開這些蒼蠅,沒想又黏過來了。

不是你說我長得丑,就是你說我穿的裙子好不看,不是你說我妝化得不好看,就是你說我戴的首飾廉價,不是那個出軌了就是這個養小三兒,各種八卦真的聽得他頭都痛了。

想想還是寧忻好,絕對不會說的有的沒的。

而這次寧忻也沒讓他失望——

「你們要是閑得慌就去把我村口的廁所給掏了!」

噗!

秦永殤差點一口酒噴了出來。

這寧忻……

還真是深得他心啊!

瞧瞧這群鼻孔朝天的千金們,他差點笑出聲。

「你!你說什麼!」

那一群千金彷彿聽到天大的事情似的,驚恐著臉,瞪圓了眼睛,半天反應不過來。

「不用那麼大聲,你聾了我可沒有聾,而且作為一個有教養的千金,尖著聲音跟公雞打鳴一樣,像什麼話!」

「你……你……」

千金們個個都養尊處休的,幾乎沒有被人敢這麼惡語懟過,而且還是她們看不起的寧忻,還是那個搶了她們夢中情人的寧忻,當下一下子氣得說不出話來。

然而寧忻可沒有那麼好脾氣的放過她們:「若是禮儀不到位,麻煩先回家請個教導老師教教,別在這丟人現眼,丟你們的臉就算了,若是被人說你們沒家教丟你們爸媽的臉就說不過去了。」

「還有,真的閑得沒事幹就去掏糞,這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有利於提高你的自我價值和社會價值,有利於提高你的素養,有利於實現你自己,鍛煉你自己,提高你自己,所以去吧掏糞妹!為社會服務,為人民服務,為國家服務,維護社會國家美好就靠你了!」

千金們:「……」

秦永殤:「……」

寧忻突如其來振奮人心的激昂的一番話說得眾人一愣一愣的,別說再與寧忻對罵了,就是連呼吸都差點忘了!

瞧著這一副副丟了魂的煞筆樣,寧忻搖搖頭扶額。

唉,沒有一個能打的對手,她好寂寞怎麼辦?

好一會,千金們才逐漸回神,還是被寧忻接電話的動靜所影響的。

眼看著寧忻就要離開,千金們當然不肯放過。

開玩笑!剛才還被羞辱了一番沒教養,還說什麼為社會做貢獻去掏糞,她們怎麼也得教訓回來。

而離得最近的一個大紅色千金更是氣沖沖的上前要抓寧忻的頭髮。

哪料不知哪來的一隻腳暗搓搓的勾了一下她。

一時間,大紅千金轟然倒地,還連帶把手中的酒灑了後面幾個紫千金黃千金綠千金身上。

混亂爆發了。

寧忻挑了挑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接著電話轉身,瀟洒離去。

「怎麼?不是陪你家小青梅么?這麼有空勾搭我啊?不怕你家小青梅吃醋?」

一接電話,寧忻一連串的扔了好幾個問題。

而那邊,唐時簡卻是一個都沒有回答,只是低聲笑笑。

不知道是他故意壓低聲音,還是這本就是他原來的聲線,他笑起來跟平時不一樣。

低低的,沉沉的,沉笑中帶著絲絲愉悅,帶著得意…… 其實在起點沒有發起徵稿之前,就已經醞釀很久寫這樣的題材的小說。目的主要有兩個:一是科學家霍金給人類發出了三個警告,其中之一就是不要主動聯繫外星人。然而人類好奇的天性促使人類一直在不斷探索,地球上種種跡象也表明卻有外星生物存在,不光是宇宙,地球內部本身就存在著不少不為人知的生物。大家都看過《海王》,之前我就有一種理論,人們不斷的發現神秘深海生物屍體,這個屍體是否是深海底部另一個世界發出來探索海上世界的生物探索器,就如同我們人類發射飛船到火星上探索一樣的道理,一旦找到海上世界適宜自己生存的地方,那麼下一步會不會就會研究如何穿過海洋,來到陸地?霍金說過,一旦有外星人到訪地球,那麼地球將會面臨滅頂之災。歷史證明,一般都是發達的發現落後的。就好比發現美洲新大陸,給美洲本土的印第安人帶來了滅頂之災。何去何從暫不妄下定論。

第二個目的是想通過作品傳播一種思想。如今人們普遍浮躁,唯利是圖。宇宙世界發達也好落後也罷,但冥冥中必然存在其自身的生存法則,而這一法則同樣適用於我們人類。

讀者朋友如果有天文學、物理學、化學和量子力學基礎,讀這篇文章會很容易,如果沒有這方面的基礎,一定要看註解,註解解釋十分清楚,保證所有人都能通俗易懂。

茫茫宇宙,萬千世界。無盡的生命形態,遊走於整個空間。美國好奇者號探索飛船著陸火星,開始了對火星的探索之旅。科學家們想通過它搜集火星上的樣本,同時探索是否有生命跡象。火星之上,如果過去孕育過生命,那麼如今他們在哪裡?如果滅亡了,他們又是如何消失的?如果沒有任何生命跡象,那麼未來是否會衍生新的生命。當然我們更關心的是,是否有適宜我們地球人類生存的可能。

所謂生命,無非是我們地球人類所認知和定義的。生命的存在離不開水和空氣(確切的說是氧氣),但真的是這樣嗎?我們科學的誕生除了歷史記載和各樣的傳說,所謂真正意義上的科學不過幾百年,對於漫長的人類歷史十分短暫,對於地球誕生之日起來說更是遙不可及。生命難道真的如我們認知的那樣存在嗎?

人們認為生命離不開水,但對於某些生物來說置身水中就如同我們地球生命置身火中一樣危險,甚至沾水即死。我們認為氧氣是生命賴以生存的必然條件,然而氧氣對於某一種生物來說就如同人類吸入一氧化碳一樣至命,甚至嗅之即亡。 日久必婚:總裁追愛小野妻 在我們地球上,人類,動物生活在陸地上,魚兒生活在水中。按照這個理論,所以我們推斷,火星上沒有看到生命跡象,也不具備生命存在條件。可事實真是如此嗎?不單單火星,我們說的恆星,我們看到的太陽就沒有任何生命嗎?是否有一種生命存在於火星,火星陸地就如同地球地核於人類,而火星地核就如同於地球陸地於人類。我們生活在陸地,火星人卻生活在火星地核中。我們需要空氣和水,而火星人需要氦氣和石頭或者鐵元素等其他得以存活。

再如太陽,是否有一種生命存在離不開高溫,只有在炙熱的高溫中才能生存,即便地球上的乙炔焰的高溫對於他們來說都是最最致命的低溫。再或者我門認為太陽表面溫度達6000多攝氏度,而太陽內部核心卻是溫暖如春,太陽的外焰就如同地球的大氣層一樣保護著太陽內部的世界。我門人類的認知如此有限,對於地球的探索和了解也只是皮毛,更何況對整個宇宙。

事實真相到底是什麼呢?或許需要我們經歷億萬年的探索,才能窺探出一丁點端倪,甚至直到地球毀滅的那一天我們也無法了解一二。

四千多年前,機緣巧合,我的一位祖先得到了一塊與眾不同的石頭,其中暗藏玄機。如今得知,那塊石頭並非地球之物,而是來自於天外。通過這塊石頭的探索研究,發現了一個驚人的宇宙秘密,而這個秘密可能顛覆我們的認知,但同時也符合宇宙自然規律,又在情理之中。

我門的宇宙到底什麼樣子?宇宙中到底都有些什麼?是否存在其他不同於地球的生命體?真相到底如何?這塊神奇的石頭將會給我們揭曉答案,讓我門對宇宙真相窺探一二,讓我門領略整個宇宙的山河地貌和風土人情;了解宇宙周天運行規律以及各類物種之間的生存法則;見識宇宙中更加發達的高科技手段以及文化知識;認識宇宙眾生,讀懂他們的故事。通過這些進而洞悉宇宙真相。

本文講述的內容與事實會或多或少存在些差異,與宇宙的事實真相很像,因此稱之為《宇宙真像》。本故事純屬虛構,書中理論及科學解釋不作為科學依據,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這個故事首先要從那塊石頭說起。石頭是祖輩上一代一代傳下來的,至於有什麼用,隨著年代的久遠早已丟進了歷史的長河裡,只是伴著族譜一代一代的傳了下來。為了這塊石頭,不知道是哪為老祖宗提出的要求,不準徐家子孫達官顯貴,這直接導致了我們徐家從祖上開始,一代一代開始沒落,尤其是到了明清後期,已經到了十分潦倒的地步,從族譜上一看便能看出端倪。過得好壞看每一代的人數就能得知,孩子多,妻子多的那一輩日子應該過得不錯,可到了往上推七八代的時候,明顯人口減少,其中還有連續三代都是單傳的情況,險些斷了香火。所以一個家族能夠傳承千年,而且還有祖傳之物遺留下來實屬不易。從另一個角度看,說明這塊石頭對於徐氏家族也十分重要。

說起石頭就不得不先說一下我自己。我叫徐盛朝,徐家第249代孫。2008年畢業,學的專業是計算機科學。與大多數同學不同,大學一畢業我就失業了。失業的代價是用大學兩年不分晝夜的辛苦研發出的軟體轉讓給了一家大型IT企業,為此我獲得了500萬的轉讓費,並且成了那家企業的小股東,實現了財富自由。同學、朋友、凡事知道的人都很羨慕我,說我少年得志。而我也曾經為此沾沾自喜,自以為自己走上了人生的巔峰,準備贏取白富美。然而,事實卻讓我陷入了迷茫。當一個人的心智或者說是心胸無法駕馭自己所擁有的財富的時候,那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我自幼出生在不富裕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人,從小就過著緊吧的日子,就連大學都是用的助學貸款。可大學一畢業就突然變的有錢了,我被突如其來的金錢砸暈了頭。開始不再工作,不再思考生活,整日沉迷於燈紅酒綠,紙醉金迷。在優秀的女孩子眼裡,我是個不思進取整日無所事事,只圖享樂的執垮子弟;但在拜金女孩的眼裡我只是一個出手大方的傻子。大學時的好友逐漸疏遠,酒肉朋友卻越來越多。父母也懶的管我,其實也管不了。渾渾噩噩中度日,酒色掏空了身體。畢業八年,我已經快瘦成了麻桿,身體每況愈下,身邊的知心人也越來越少,與我相關的一切似乎都在做減法,唯獨沒有做減法的是我的財富,不但沒有因我的無度揮霍而減少,反而增多數倍,那得益於那家IT公司每年的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