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成為我偉大實驗的材料吧!」假齊博格手一揮,一團火焰飛向陸風,陸風頓時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氣,身形朝著旁邊一滾,恰恰閃過那團火焰。

『噗』的一聲,那團火焰直接打在地上,無聲無息地燒出一個大洞,看得陸風眉頭直跳,眼中更加戒備起來。

這時木娜走了進來,顯然是聽到聲音,很快艾力木扶著愛麗琳娜也出現在門口,倒是沒有進來。

「怎樣?」木娜看了一眼地上的大洞,忌憚地看了一眼假齊博格,然後向陸風問道。

陸風搖搖頭,木娜見此,直接出手,一條手臂瞬間變大,朝著假齊博格轟去,但被後者輕易閃開。

「你不如來做我的助手?我需要你這樣的慢吞吞的只有力氣的笨傢伙。」假齊博格居然認真地對木娜發出了邀請。

「哦~做你助手有什麼好處。」木娜見一擊不中,又聽見假齊博格的邀請,頓時開口問道。

陸風悄悄地移動著腳步,聽著木娜竟是和假齊博格談起了待遇問題,兩人在你一言我一句地說著,假齊博格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木娜身上。

陸風移動到了雜物堆處,看著被雜物壓在身上的齊博格,後者也是變回了人形,應該是早先的打鬥變回的。

「怎麼樣?能走不?」陸風小聲道。

「不如你來背他?」齊博格還沒有說話,一道淡漠的語氣就替他回答了,陸風驚得後退兩步,看向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一道黑影。

「是你?」陸風和黑影同時說道,然後陸風顧不得齊博格,身形往後一躍,目光掃向黑影的方向,那裡竟是沒了人影。

陸風臉色一變,劍體瞬間開動,後退的身形強行停下,轉身,一拳轟出。

本來身後空蕩蕩的地方突然出現一道黑影,似乎沒想到陸風的反應會這麼快,黑影生生地挨了陸風一拳,腳下摩擦著地面一直滑到牆邊才停下。

陸風在拳頭打中黑影后毫不猶豫地轉身,回到齊博格旁邊,直接一把將齊博格從雜物堆中拉出,頓時扯動齊博格身上的傷勢,後者痛的直吸冷氣。

齊博格勉強站穩,這時黑影才滑到牆邊停下,看著陸風救出齊博格。

「你真該死!」黑影憤怒地低吼一聲,身上竟也是冒出了黑色火焰,陸風剛想出手,就被齊博格攔住。

「這個給我,你去幫木娜,那個才是目標。」

陸風點點頭,然後看向木娜。此時木娜已經再次和假齊博格交手,但都是木娜攻擊,假齊博格在躲閃著,還一邊用言語擾亂木娜。

陸風看準時機,在假齊博格再一次閃過木娜的巨手的時候,身形猛地一動,就像一頭潛伏已久的豹子。

沒有任何的花俏,沒有任何的招式,陸風就是握緊拳頭,一拳轟出。

假齊博格才剛剛站穩,陸風的一拳就已經來臨,前者的目光中露出了詫異的神色,然後看著陸風的拳頭打在身上。

「噗!」陸風的拳頭直接打穿假齊博格,三人的戰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麼脆?」陸風感受著自己的拳頭毫無阻礙地穿過假齊博格的身體,心中升起疑惑,然後正想要抽出手,卻被假齊博格死死按住。

「你……」陸風臉色大變,心頭的危機感就像浪潮般衝擊著心靈,而假齊博格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儘管那笑容很恐怖。

「成為我的材料吧!」假齊博格身上的火焰燃燒到陸風的手上,然後向陸風的身體蔓延過來,不過速度很慢。

旁邊的木娜沒想到事情的發展竟會在瞬間翻轉,已經得手的陸風竟是被假齊博格壓制了,現在已經有生命危險了。

反應過來的木娜沒有遲疑,巨大的手臂直接抓向假齊博格,想要分開兩人。

「你動我他就會死?試試看?」假齊博格淡定地站著,身上的火焰一直往陸風手臂上爬,似乎有生命一般。

木娜的巨手停在假齊博格身體前,就差一點就碰到了後者的身體,顯然是後者的話令木娜遲疑了。

木娜看向陸風,本以為陸風會很慌將,但卻意外地發現陸風神色淡然地站著,黑色的火焰已經爬上了他的身體。 「???」

「???」

不僅是木娜,就連假齊博格都一臉懵逼,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似乎只是一瞬間,情況的主動權就脫離了他的手,回到了陸風手上。

「你竟然沒事?」假齊博格神色緊張起來,他的壓底箱手段之一,就是身上的黑色火焰,這火焰是他在一處山洞找到的。

一旦他將黑色火焰傳到其他人身上,那人就會成為有意識的傀儡,任憑自己控制,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旁邊的那個黑影就是假齊博格的第一傀儡,是當時希爾鎮上有名的神侍,傳說中的神的侍衛,但在沾染上黑色火焰后都成為了自己的傀儡,現在在乖乖地戰鬥著。

而眼前這個傢伙,竟然免疫了黑色火焰?

假齊博格臉色越來越猙獰,恐怖的大嘴有著垂涎滴下,看著陸風依舊淡定甚至偶爾露出喜色的模樣,似乎那黑色火焰是什麼補品般。

「欺人太甚!」假齊博格終於受不了陸風的態度了,張開大口朝著陸風咬去。

陸風沒有任何動作,看著假齊博格恐怖的大嘴越來越近,臉上甚至露出了笑容。

恐怖大嘴就停在了陸風面前,一股惡臭令陸風的笑容逐漸消失,本來被假齊博格按住的手輕易地收回,然後後退一步。

「你竟然連這個都猜得出?」假齊博格合上自己的大嘴,聲音詫異,又帶著顫抖的恐懼問道。

陸風聞言,撇了一眼已經漲到十五點的硬幣值,心中的喜悅終於忍不住在臉上露出來了,看到陸風的笑容,假齊博格直接往後一跳。

「想逃?」木娜一直注意著假齊博格,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但還是看得出勝利的天枰已經傾斜到自己這一邊,現在一看假齊博格的動作,頓時大喝。

巨大的手直接轟向假齊博格,而假齊博格后跳的地方正是牆壁,木娜正是看到牆壁,才想一拳分出勝負。

「轟!」

巨手直接把假齊博格撞擊進牆壁,整一堵牆出現了無數的裂紋,但最終還是沒有倒塌。

「最好別死了。」木娜很滿意自己這一拳,喃喃自語,然後巨手慢慢縮小,露出了巨手下的情景。

「逃了!追!」陸風一眼就看到了一個大洞,身形一閃,朝著洞口追擊而去。

木娜臉色發紅,沒想到自己的一拳竟是幫助對方逃跑了,剛想要跟著追擊,旁邊一直和黑影打鬥著的齊博格卻是大喊一聲:「快攔住他,他要跑了!」

木娜轉身,正好看到黑影一腳將齊博格踢飛撞倒在牆上,然後朝著門口處跑去。

剛被一個跑了,難道還要讓這個也跑了?

木娜朝著黑影追去,剛走出房間,然後便見到艾力木將黑影纏鬥住,大喝一聲,直接加入戰局。

二打一之下,黑影的速度越來越慢,力氣也越來越小,身上那黑色火焰也熄滅了。見此,兩人下手更加重了。

黑影的反應越來越慢,被兩人打得昏頭轉向,趁著一個空隙,黑影突然發出「吱」的聲,身形化作了五頭拳頭大的老鼠從四面八方逃跑……

另一邊,陸風從洞口走出,發現周圍正是在樹林中,假齊博格站在遠處,也沒急著逃走。

「你我是同一類人,桀桀,我們還會見面。」沒頭沒尾地丟下一句話,假齊博格走到一顆大樹的背後,陸風看不見的地方。

陸風小心地走過去,怕有偷襲,然後繞了一小圈繞到大樹的背面,沒有任何人影,顯然已經離開了。

檢查了一下假齊博格離開的位置,並沒什麼發現,陸風也沒多想假齊博格最後說的話,直接原路返回到屋子中,頓時看到眾人在搜尋著什麼。

「你們在找什麼?」陸風問道,看到沒人回答自己,便走到依舊昏迷著的愛麗琳娜身旁。

「可惡,跑了一個。」木娜一拳將牆壁打穿,狠狠地說道,然後看到陸風坐在地上看著自己露出微笑。

「你在看著我笑?是不是在嘲笑我?啊~」木娜走到陸風身前,居高臨下地彎下腰,惡狠狠地說道。

陸風聽到木娜的話,頓時將注意力從面板上轉移到後者身上,只是這一看,就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

「太平公主啊!可惜!」陸風感嘆般喃喃自語,卻忽略了木娜的存在。

木娜順著陸風的目光朝自己的胸前看去,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竟是春光外泄,又聽到陸風的評價般的語氣,頓時心頭火大。

「啊~~~」

樹林中,一行五人不快不慢地走著,木娜一臉悠然地走在最前面,艾力木次之,齊博格背著昏迷的愛麗琳娜走在中間,陸風則是頂著兩個熊貓眼走在最後,鼻子上還有些血色,似乎剛流過鼻血。

「果然有些話不能說出來!」陸風感嘆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被木娜揍過的鼻子已經沒有血流出了,但眼睛……

這才是陸風深刻了解女人不好惹的真正原因,熊貓眼可不是好揍成的,其中有關力道,受力位置都要清楚,顯然木娜這個女人是苦練過這種絕技的。

看著木娜又惡狠狠地回過頭看著自己,陸風趕緊裝出一副我在觀察著四周的模樣,待得木娜轉過頭去,才變回原樣。

看了看天色,應該還有一兩個鍾,太陽就要完全落下,而根據昨天的情況來看,希爾鎮的生物都會在下午的某一段時間就開始陷入睡眠,直到夜晚的來臨。

現在回去,時間剛剛好,不會被鎮中的生物看到五人的模樣。

事實上有關為什麼不能讓希爾鎮的生物看到人形的生物,雪萊神並沒有解析,只是強制要求。

現在五人都變回了人形,也只能在希爾鎮生物陷入沉睡的時候回去,然後等到莫美林快要醒來的時候再用愛麗琳娜早上的那東西昏迷她,直到任務完成。

想清楚接下來的事,陸風將目光轉移到面板上,十五點的硬幣值啊,陸風有史以來獲得的最大的一筆財富。

換算成信用點的話,那得有多少?

不過不說能不能換成信用點,就算能陸風也不會換,硬幣值才是對陸風最重要的。

「那麼,有了硬幣值,該修鍊那種外功呢?還是繼續提升劍體?」陸風想著,現在陸風的對敵方式就是直來直往的拳頭,沒有任何的套路招式,所以直到現在,陸風1.7的力量都沒有完全使用出來。

還有其他的地方,例如速度,防禦都是如此。

經過這一次的事,陸風也算是明白了,內功如同給身體灌水,但能將身體中的水用出去多少,這就要靠外功。

外功就是將身體中的水取出來的器具。

想到這,陸風還是打定主意先練一門外功,不僅對自己用出的實力有幫助,還對這次的任務有幫助。

隱隱的,陸風感覺那個假齊博格不會那麼簡單,特別是假齊博格走之前留下的話——我們是同一類人。 房間中,陸風盤坐在地上,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鎮上的居民也都紛紛醒過來。

莫美林已經被迷藥再次迷倒,所以現在沒人知道五人已經變回原樣,不過事情不能一直這樣下去,莫美林太久沒出去露面的話,也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所以現在眾人的第一任務就是找到清潔目標——溫達。可是眾人連溫達是怎麼樣的都不知道,所以要短時間解決這件事,還真是不容易。

不過現在眾人也有了目標,那就是樹林中的假齊博格和黑影,或許只要找到他們兩個,就能找到溫達。

陸風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後緩緩閉上眼睛,腦中閃過當初在大天地店鋪租的五本外功,除了萬靈功陸風試過之外,其他的四本陸風都沒有正式修鍊,因為當時沒有硬幣值。

而現在有硬幣值了,自然要開始正式修鍊了。

陸風腦中閃過斷金裂石拳,這部外功很簡單,若不是沒有詳細的修鍊步驟,陸風都不用硬幣值就可以自己將之練成,入門。

腦中閃過關於斷金裂石拳的一字一句,陸風慢慢地感悟,模擬,然後不知不覺間,陸風又感覺到了那個黑暗的空間。

「嗯?這不是……靈魂碎片?」陸風詫異,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裡,明明自己沒有修鍊萬靈身了。

陸風看到黑暗中十幾塊的七彩靈魂碎片,然後退出黑暗空間,睜開眼,眼中有著疑惑。

「難道……那處空間,那不是萬靈身?」陸風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震驚的念頭,然後這個念頭在腦中揮之不去。

「萬靈身,是吸收天地間遊盪的靈魂碎片,而且靈魂碎片中還有意識,吸收靈魂碎片就怕那意識。」

陸風頓時靈光一閃,一個詞被陸風抓住,那是『意識』這一個詞。陸風回想起當初吸收了那七彩碎片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意識出現。

那黑暗空間中的七彩碎片,並不是靈魂碎片?

陸風頓時背後出了一身冷汗,若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那自己可能就真的是很幸運了。

想到這,陸風又想起那時七彩碎片進入身體,之後沒了的硬幣值和消失的大部分氣血,陸風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那就是七彩碎片並不是靈魂碎片,而是一種能夠將人身體中保存的能量轉化為永久屬性的東西。

想到這,陸風真的很慶幸自己當時只是吸收了指頭大小的七彩碎片,而不是那些巴掌大的七彩碎片。

「呼,幸好,不過我這還是猜測,回去后還要去了解一些這些知識。」陸風一陣分析,還好最後的結果還是好的,自己當時沒有貪心。

「不過現在還是想想怎樣才能將斷金裂石拳入門吧!」陸風平復了一下心境,然後又閉上眼去感悟斷金裂石拳中的道理,雖然沒有步驟,但這部外功確實是很簡單,所以陸風已經有了一些把握。

在感悟了半個小時后,房間中已經完全黑暗,只有一點月光讓眼睛可以模糊看清周圍。

「開始吧!」陸風心中一定,看著面板上的硬幣值,同時將自己從斷金裂石拳中得到的想法感悟從頭到尾回想了一遍,然後再一看面板。

本來毫無動靜的硬幣值,此時微微地發出微光,陸風終於忍不住激動地拍了一下地面,差點把地板給打穿,但就這樣地板也是出現了裂痕。

「呃……」陸風知道是自己太激動了,然後目光看著硬幣值,慢慢的,陸風臉上的激動消失了,變成了苦惱。

「這個怎麼用?」陸風摸摸自己的光亮的腦袋,回想起當初是怎樣用掉硬幣值的。

「第一次使用硬幣值,我是在修鍊萬靈身的時候,那是硬幣值自動流失。然後第二次,也是萬靈身的時候,第三次是自動流失。」

「那麼,光靠念想就行了?」陸風得出這個結論,然後腦中想著自己的感悟,隱隱的,好像有什麼流入了腦中,涼涼的。

然後陸風驚奇的發現,自己對於斷金裂石拳的感悟和想法不斷地增加,一直增加一直增加,足足過了一分鐘,陸風感覺過了一年那麼長,腦中迸發的感悟和想法才停止。

再一看此時的硬幣值,已經從15變成了5,足足消耗了十點,得到的就是面板上多了一行信息。

「力量:1.7(2.0)

速度:1.3

防禦:1.5(1.8)

精神:2.0

硬幣值:5

外功:未命名(未激活):第一層(力量+0.2)」

陸風看著自己面板上的未命名外功,顯然是自己利用硬幣值,硬生生地將從斷金裂石拳中得出的感悟,創造出的一門外功。

直到現在,陸風對於硬幣值有了更深的了解,以前認為硬幣值可以幫助自己跳過功法的步驟,但已經被自己先前的結論推翻了,而現在,陸風才得出硬幣值的功能。

幫助自己快速掌握功法,還有就是從感悟中重新創造一個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