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聞龍王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那些殺手假裝客氣道!

嘟嘟嘟……

蕭何的手機鈴聲又響了!

他接通后,鬼魈陰沉的聲音傳了過來:「蕭何,跟那些殺手碰面了吧?如果想你老婆沒事,就不要反抗!讓他們把你抓起來!」

鬼魈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一個殺手,拿着鐵鏈朝蕭何走了過來:「乖,不要反抗,不然你老婆立刻就會沒命!哈哈……」

着筆中文網 這非是簡單的分身之術,亦與林凡的道身全完不同,每一個都有真實的肉軀,強大到不可思議,倒像是隱殺之術的升級。

大戰開始了,金龍出奇的強勢與霸道,以一己之力,竟然力抗當世三大至強者,須知,無論是林凡,又或者是斬天將等,都已走到臨神下的極致,都可以與臨神相抗。

但他以一敵三;不落下風不算,竟讓林凡等都咳血倒退,當然,他本身也絕對不好受,也軀骸染血了。

「三界寶輪!」

金龍大吼,他以本尊橫擊林凡,那寶輪在顯;被他持在手中,斗轉星移,宇宙破滅,三界億萬生靈盡毀,這種場景看得人心顫。

他再次凝練了三界,將之合一,形成完整的大宇宙,容納天上地下,囊括進所有造化地,翻手間,寶輪罩下,要將林凡射進去,將之直接;煉化掉。

「砰!」

對此,林凡持戟捅殺蒼穹,無窮的時光片段飛舞,歲月之力跌宕,打穿了那虛假的界壁,殺爆了諸天星斗,讓這寶輪罩下的漫天殺勢成為齏粉。

「嗡。」

金龍目光冰冷,反手再次拍落而下,那寶輪大變樣,初時混沌氣瀰漫,最後玄黃二氣升騰,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有了宇宙模樣!

群雄驚悚不敢言。

這是在開天闢地嗎?

他們真實的看見了開天時的必經過程;得窺了一縷宇宙大迷!

這片宇宙鎮壓來了,在金龍的掌心中隆隆旋轉,就這般壓下,依舊要將林凡困殺在其中!

就是這麼的霸道與冰冷,完全沒有任何留手,非要將林凡徹底的困殺,碾壓成齏粉不可。

「不就是大界之力嗎?誰又不曾擁有?」

林凡怒叱:「這對他人來說是絕殺,是碾壓,但對我而言,真的不算什麼,小道爾!」

林凡佇立當場,也是被打壓得窩火,他爆發了,持閃電拳轟殺,又以宇宙雙拳橫檔出去,雙界沸騰,然後爆開!

那爆開的大界中,似蘊藏了大道三千,是歲月,是時空,是雷霆,沒幾人能夠分得清了,修為到了這一步,任何一種規則及力量都可以轉化,交融,亦可以化萬千凝為一,亦可以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殺!」

金龍帝君大吼,滿頭金色的髮絲飛揚,根根絢爛,晶瑩而璀璨,特別是那一雙無情的眸子,深邃之中有精光閃爍,奪人心魄;他怒了,捏法印,轟殺向前。

天與地齊搖,九天與黃泉共振,他像是截斷了輪迴,打破了古今,那法印無敵了,真正涉及到了神這個禁忌領域的威能。

這是一尊臨神,自古以來,又有半神之稱,其威不可想,不可測,此時全力出手,這種場面不敢想像,比十方大界同時爆開還恐怖,還嚇人!

法印橫空,是道行的體現,讓林凡感覺到窒息。

他沒有到達哪一步,還差得很遠,只是一身戰力的確可以迎擊,但若是論真正的道行,還差得遠呢。

「殺!」

林凡長嘯,飛身而起,且,第一時間召回依舊在地表廝殺的兩具道身。117

必須如此,若是在不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最極致,他會死,不可能有意外。

金龍殺來了,世間所有規則皆纏繞在其無敵的軀骸之上,空間淹沒其體,他彷彿化作了此界的天主,現在要將自己一手開創的乾坤毀滅在塑新天地,那龐大的閥體,那宛若神祗的威嚴,讓整個戰場都死寂。

只是溢出絲絲氣息而已,就讓至少十萬人遭劫了,連聲都沒來得及吭就這般化作齏粉。

「轟隆隆!」

雷池轟鳴,閃電霹靂不絕,那混沌鎮神鍾與天齊高,但近乎透明,可以看見其內林凡長發飄起但如劍割裂長空,撕裂蒼穹。

「咚!」

兩者大碰撞,生滅氣息瀰漫,時空倒轉,輪迴停固,有萬魔飛出,又有億萬等待輪轉的惡靈凄嚎。

林凡在咳血,但沒有真的死去,這太了不得了,竟然硬抗住了一尊臨神的全力一擊。

不說其他,但只是此役,就足以讓林凡名動古今,震撼修鍊史冊來,幾乎可稱之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殺!」

兩人在對碰,彼此不留情,都想橫殺了對方。

林凡心中有大恨!

這金龍,不只是欺哄了他的感情,更是讓他覺得,這金龍,欺騙了他最是敬佩的那個女子,這讓他受不了。

「金龍……你真的忘了嗎?你與我談的理想;你曾說,要為你的家鄉殺出一片天,要回去尋到那個以至高境界,在你面前鞠躬的前輩,去告訴她;她的努力沒有白費……」

青鳳未走,哪怕是林凡想要將她送走都不行;她以死相逼,此時在流淚,很傷心:「你難道又忘了,我與你相伴萬年,我對這一族的仇與恨嗎?難道你忘記,你那麼多兄弟,都被那一族殘忍的殺死嗎?那時你傷心絕望,悲嘯天地……」

青鳳在開口,流出了血淚,幾萬年的時光,難道真的只是虛假嗎?

「吼!」

伴着大吼聲,哪混沌掀起之地,有血灑落,金龍帝君的凶彈被林凡剖開了;在征戰的最緊要關頭,他被青鳳擾亂了心境,那雙深邃且無情的眸子中,竟然有清淚在淌。

「你就是金龍!」

林凡大吼,他察覺到了這個真實。

若這金龍當真只是天神的隱殺身,不止於此,不可能會被觸動。

「啊……」

一聲咆哮,林凡滿頭長發亂舞,眼神很冰冷,但不是針對這金龍了;他想通了很多事,至少敢肯定,隱殺之術,的確是驚才絕艷的金龍帝君開創,而之所以,他變作了天神的隱殺身,應該相當於奪魂,又或者是靈傀!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很多事。

「天神、你們都該死,你這一族當全滅。」

林凡咆哮,當然,對金龍帝君的廝殺根本不敢稍減威能,只因,很明顯的看出,金龍雖然在流淚,那深邃的眸子中,都化作悲傷與傷痛,但根本沒有留手。

「你一定要殺人嗎?」青鳳笑了:「那一切不是夢,這就夠了,但,你不能殺他……你曾說過,林凡是夢,是億萬古以來,我們最大的希望。」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呂祉是都督府的參議官,張浚非常看重他。

為啥,因為呂祉經常在張浚面前吹大氣。

他經常慨嘆自己有平敵之志,說什麼若專總一軍,當生擒劉豫父子,然後盡復故疆。

這些大話雖然不著調,但張浚非常愛聽,於是把呂祉當成了心腹,有機會就想重重地用他。

當時參知政事張守認為劉光世不可罷,說淮西軍要真想換主帥,就必須找一個有紀律、聞望素高、能服諸兵官之心的人。

張浚回答他說,我之所以要換主帥,就是因為找到了這樣的合適的人。

而張俊所說的合適人選就是呂祉。

王德和酈瓊鬧掰,張浚打算派呂祉前往淮西監軍,朝中有很多人反對。

直秘閣詹至聽了這消息,趕忙給張俊寫信,說呂祉固然很賢達有才,也是個好人選,不過淮西軍不比其他人馬,特別複雜難搞,怕呂祉到了淮西鎮不住酈瓊等人。

再者說,淮西軍已經交給王德,王德雖然有功勞,但和酈瓊等人不相上下,所以難以服眾。

現在最佳的辦法就是選一個在淮西軍中比較有威信的人做王德的副手,讓內部的事情在內部解決,臨時派個外人過去恐怕於事無補。

中書舍人張燾更直截了當,他對張俊說,呂祉就是一介書生,軍旅上的事情一點經驗都沒有,怎麼能這麼草率地就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給他呢!

可張浚就是不聽。

呂祉得了差遣,意氣風發,他叫上了都督府準備差遣陳克跟他一起去淮西。

資政殿學士葉夢得與陳克是老鐵,他勸陳克,呂祉可不是什麼馭將之才,你又是詩人,兩個人對軍事都兩眼一抹黑。

淮西軍內部在鬥法,你們此行真的很危險,搞不好你這個詩人就沒有遠方了,我勸你還是別去。

結果,陳克也不聽。

六月十八,呂祉正式出發前往淮西撫慰諸軍,趙構特別重視,專門賜給了鞍馬、犀帶、象笏,寵遇一時無兩。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廬州花。

人逢喜事精神爽,呂祉幾人騎著馬「嘚嘚嘚」的就往廬州上任。

呂祉到了廬州屁股都沒坐熱,酈瓊等人就跑來告王德的狀。

看酈瓊這些人呂祉打心裡來氣,這些個粗鄙的混賬忘八蛋,打仗不賣力,就知道惹是生非。

呂祉拉著臉好好地說了酈瓊一頓,他說如果你們要是天天這樣爭來吵去,那就大錯特錯啦。

張都督最喜歡將士們奮勇向前,如果能建立功勞,即使有什麼大的過錯,張都督也能原諒,何況是你們這些雞毛蒜皮的陳麻子爛谷呢,你們只要好好表現,加官進爵自然不在話下。

前腳安撫完酈瓊等人,呂祉轉臉就把他們給賣了。

呂祉打了封秘密報告,讓淮西轉運判官韓璡送回了建康,說酈瓊這些人很不老實又不服管教,自己擔心這些人會幹什麼蠢事,所以請求朝廷派殿前司摧鋒軍統制吳錫一軍屯廬州以備緩急。

淮西軍是酈瓊的老巢,什麼事情能瞞過他的耳目。

呂祉派素來和淮西軍不和的韓璡去建康,酈瓊就知道呂祉沒安什麼好心,因此對呂祉懷恨在心。

趙構接到呂祉的報告,就以張俊為淮西宣撫使;楊沂中為淮西制置使,主管侍衛馬軍司劉錡副之,並駐廬州,對淮西軍進行監視,並且命令酈瓊即刻率本部人馬赴行在。

酈瓊接到命令氣得不行,這是幾個意思?

這是把老子往絕路上逼嗎。

呂祉見趙構要召酈瓊赴行在,於是又寫了一封密信,請求趙構趁機罷了酈瓊和統制官靳賽的兵權。

呂祉不僅自負,神經也很大條,不僅不帶什麼親信隨從就去淮西赴任,而且到了廬州也沒有好好將身邊的人捋一遍,天真地以為自己拉攏了中軍統制官張景、劉永衡等幾個淮西軍的將領,就可以穩坐釣魚台了。

他身邊用的曹吏差役都是宣撫司的舊人,這些人哪一個和酈瓊不熟絡,說白了,這些人和淮西軍都是一條船上,同穿一條褲子的。

呂祉自以為事情做得人不知鬼不覺,一種運籌帷幄的良好感覺油然而起,卻沒曾想事機不密。

……

「將軍,朱照在門外說是有急事要見您。」

「朱照?趕緊讓他進來。」

不大會兒,一個三十齣頭略顯消瘦面白無須的高個男子急沖沖地跑了進來。

「酈將軍,大事不好了。」酈瓊還未開口詢問,朱照就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