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這就是洪荒林海!」地狗魷道。

前面是一片樹林,樹木異常高大,一般的樹木都是一百多米高,直徑都是五米多粗的大樹。枝葉茂盛,大樹就像一把大傘一樣,把陽光全部遮擋住了。

「哦,這麼大的樹呀!沒想到洪荒之地還有這麼一片樹林!不是親眼所見嗎,還真不相信呢!」黃富感嘆道。

「是呀,這可是原始森林,那裡面肯定隱藏了不少妖獸,我們可以好好地煉化魂珠了!」江帆點頭道。

眾人進入樹林之中,樹林裡面十分陰暗,根本看不到一絲陽光,地面上是厚厚樹葉,踩上去發出吱吱聲音。

突然納納甲土屍驚呼道:「主人,有妖獸來了!」

納甲土屍話音剛落,大樹背後傳來嗷的一聲嚎叫,一頭渾身黑色,渾身長著黑色長毛,巨大腦袋,兩隻燈籠大的綠色眼睛。鼻子如同兩個洞,獠牙飄了出來,鼻子上是一根白色的角,四肢粗壯如同柱子,身體如同大象大小。

「呃,是白角獁獸!」地狗魷驚呼道。

「什麼白角獁獸?」江帆驚訝道。

「主人,來不及解釋了,讓小的把它解決掉吧!」地狗魷王道。

江帆搖頭道:「這個白角獁獸可是煉製魂珠的好材料呢!我直接收了它!」

江帆立即站在眾人前面,白角獁獸看到了江帆立即嚎叫一聲,對著江帆狠狠地撞擊。江帆輕輕一閃,白角獁獸撞空了,一頭撞在一棵大樹上。

咔嚓一聲,直徑五米大樹被撞出一個大窟窿,白角獁陷在大樹裡面了。白角獁拔出腦袋,轉過身對著江帆嚎叫一聲,撞來了過去。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煉魂塔!」江帆大喝一聲,手裡的煉魂塔扔了出去。

嗖!煉魂塔飛向白角獁,一道紅光立即把白角獁籠罩住,一股強大吸引力把它吸入煉魂塔中。

隨著白角獁一聲慘叫,江帆召回煉魂塔,從塔底摸出一顆綠色珠子,「哦,魂珠是綠色的!品質還不錯呢!」江帆驚喜道。

「主人,魂珠是做什麼用的?」地狗魷不解道。

「地狗,這顆魂珠就作為我的見面禮吧!你只要吃下這可魂珠,你的修鍊境界就會提高!」江帆把手中魂珠扔給了地狗魷王。

「主人,這個魂珠怎麼用?」地狗魷王拿著魂珠道。

「很簡單,咬著吃!」江帆笑道。

地狗魷王立即咬了一口魂珠,咀嚼了幾下,「嗯,味道還不錯!我喜歡!」地狗魷王喜悅道。

突然它驚喜發現吃下的魂珠變化成一股能量,那能量直接被自己的內丹吸收了,頃刻之間內丹直接升級!

「哦,主人,小的內丹升級了!太棒了!太感謝主人了!」地狗魷王歡喜地蹦了起來。

「我靠,不是吧,你才吃一顆魂珠就升級了!」納甲土屍吃驚道。


「嘿嘿,我本來就在升級的邊緣,一直沒有突破,沒想到吃下一顆魂珠后就突破了!」地狗魷喜悅道。

「哦,主人,小的也要吃魂珠!您也給小的一顆吧!」八腿金蟾伸出小蛤蟆爪子出來,那神情就像一位乞丐在乞討。

看到八腿金蟾的乞討的樣子,江帆忍不住笑道:「好,等會煉化妖獸,也給你一顆魂珠!」

「哦,謝謝主人,您真是太偉大了!小的滿地打滾地感謝您!」八腿金蟾開心道,這傢伙學拍馬屁還真快呢!

「呵呵,你們放心吧,每人都有份!」江帆笑道。

洪荒林海之中的妖獸還真不少,江帆等人只用了一個多小時就煉化了十多顆魂珠,那些妖獸大都是兇猛無比,可是在煉魂塔面前,就顯得太弱小了。

在天黑的時候,江帆等著在樹上搭建了木房,大樹下燃起了篝火,江帆從煉魂塔底部掏出內丹,數了數,一共是十六顆魂珠。

「十六顆魂珠,剛好每人兩顆,大家都領魂珠開始修鍊吧!」江帆把內丹分發給大家。

納甲土屍和紅翎蜂妖到地下修鍊去了,地狗魷、八腿金蟾、金甲蠻蟲、赤電獨角獸就在樹下修鍊,江帆和黃富在樹上的木屋裡修鍊。

夜深的時候,颳起了風,洪荒林海樹葉發出嘩啦啦聲音,不時傳來妖獸的嚎叫聲,使得洪荒林海變得更加恐怖。

江帆睜開了眼睛,黃富也睜開眼睛,「帆哥,我們是不是進乾坤洞去看看她們?」黃富想見胡莉了。

江帆點頭道:「嗯,我們進乾坤洞去吧!」他手握著脖子上的黑色項鏈,嗡的一聲,乾坤洞的門出現了,江帆立即進入乾坤洞中,黃富隨後進入乾坤洞中。

在第一個乾坤洞里,江帆和黃富看到了絕情師太、李寒煙、李志玲、舒敏等人,她們正在盤坐地上修鍊。江帆和黃富剛踏進洞中,絕情師太等人立即睜開眼睛,「帆,你們來了!洪荒之地你們還好吧?」絕情師太關心道。

「哦,我們很好!」於是江帆把洪荒之地發生的事情說給她們聽了,舒敏跑了過來,一把拉著江帆手臂嬌滴滴道:「帆,這裡面真是悶死了,你還是讓我們出去透透氣吧!」

「哦,敏敏,洪荒之地太危險了,你們不能出去,要不然我會分心的!」江帆搖頭道,他可不敢讓自己女人在洪荒之地行走,萬一遇到散仙境界的妖怪,那就太危險了。

「帆,這乾坤洞里修鍊太悶了,這裡面就像監獄一樣,我真是悶死了!」舒敏撅著嘴巴,滿臉不高興,那小嘴上都可以掛東西了。

「呵呵,小敏,不是我不放你們出去,而是你們修仙境界太低了,我實在不放心啊!」江帆搖頭笑道。

「帆,可是我們這樣修鍊也沒多大作用!乾坤洞里靈氣明顯不足,我們修鍊反而更慢呢!」舒敏立即找借口道,她本來就喜歡運動,在學院里時候,經常參加學院里的體育活動。

「修鍊更慢了!」江帆驚訝道。

「是的,舒敏說得不錯,乾坤洞裡面的靈氣不如外面,這裡面真是太悶了!」李志玲也搖頭道。

「修鍊太慢!」江帆眼睛突然一亮,「有了,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們修鍊加快!」江帆喜悅道。

「什麼辦法?」舒敏驚訝道。

江帆一伸手,手掌上出現了一座小小的蓮花台,那蓮花台立即旋轉飛了起來,落在地面上突然變大。

「呵呵,你們從今天開始就在蓮花台上修鍊,那上面修鍊一小時就等於外面修鍊一百年!讓你們快速提高修仙境界!」江帆笑呵呵道。

「哦,這蓮花台真不錯,我上去試試看!」舒敏立即坐上蓮花台上。


她立即感覺到裡面時間在快速飛躍,修鍊速度明顯加快,「哦,真是太好了!」舒敏喜悅道。

「你們都上去試試吧!」江帆笑道。

女人們都坐上蓮花台上,閉目開始修鍊起來,「帆哥,你這主意太高明了,這樣她們就不會覺得悶了!」黃富喜悅道。

突然納甲土屍傳音道:「主人,您快來吧,有妖獸偷襲我們!」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好的,我們馬上就來!」隨即對著黃富道:「剛才傻蛋說有妖獸偷襲他們!我們出去看看吧!」

「什麼!頭妖獸偷襲,那我們趕緊去吧!」黃富驚訝道。

江帆和黃富立即出了乾坤洞,回到大樹上木屋之中,大樹下傳來嗷嗷叫聲。江帆和黃富低頭望樹下,納甲土屍、八腿金蟾、紅翎蜂妖、金甲蠻蟲、地狗魷等正圍著一個人頭獸神的怪物。

那人頭獸身怪物大約兩米多高,人頭的額頭上還長著兩根短角,短角是紅色,上面有一圈圈的紋。臉上皮膚十分粗糙,比馬臉還要長,兩隻綠色眼睛是斜著長的。

脖子很長,下面是長著棕色的毛,身體上全部都是棕色毛。手臂很像人的手臂,只是手臂上毛太多,更像猩猩的手臂。

求月票!月票!!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一雙粗大腳,分開站立,雙腳粗壯如同石柱,手腳指甲有一尺多長,十分鋒利,如同刺刀似的。

「哈哈,你們一個都別想逃走!吃掉你們,我很快就可以到九級散仙境界了!」那人頭獸身的怪物狂笑道。

「你做夢吧!等我主人回來,把你煉化成魂珠!」納甲土屍冷笑道。

「哦,你們還有主人,太好了,你們主人境界肯定比你們高,那吃掉你們主人,我提升更快!哈哈!」人頭獸身怪物大笑道。

「哦,是嘛,你就這麼肯定能吃掉我!」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出現在那人頭獸身的怪物面前,緊接著黃富也跟在江帆身後。

「主人,那傢伙可是散仙八級!我們恐怕對付不了啊!」紅翎蜂妖悄聲道。

人頭獸身的怪物望著江帆,不禁震驚道:「你就他們主人?我真看走了眼,你連練氣境界都沒有!怎麼成了他們的主人呢?」

「哎,不得不說你是我遇到最笨的妖怪!在修仙界難道只有練氣修仙嗎?你的見識也太短淺了!難怪你只能修散妖!」江帆故意搖頭嘆息道。

人頭獸身怪物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難道你是符咒修仙者?!」在他認知的修仙世界里,一般人是不會選擇符咒修仙的,因為符咒修仙太難了!基本上沒有幾個人可以成功的!

「嗯,你總算開竅了!」江帆點頭笑道。

「哈哈,我還以為你有多麼聰明呢!竟然走符咒修仙之路,你這是最愚蠢的選擇!」人頭獸身怪物不屑地笑道。

「哼,你笑吧,抓緊時間笑,等會你沒有機會再笑了!」江帆冷酷道。

「年青人,你好大口氣!就憑你一個小小符咒修仙者還想和我八級散仙斗!你這是以卵擊石!」人頭獸身冷笑道。

「呵呵,是不是以卵擊石,我想只有試了才知道!」江帆笑道。

「哼,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我厲害!」人頭獸身怪物手爪猛地暴漲,直奔江帆抓去。

江帆早就有防備,他身形閃動,一抖手一支金色符飛鏢飛出,嗖!金色符飛鏢直奔人頭獸身的怪物。

那人頭獸身怪物是乎沒料到江帆可以閃過自己凌厲的一擊,那金光一閃,噗!符飛鏢射中人頭獸身怪物眼睛上。

啊!的慘叫一聲,人頭獸身怪物手捂著眼睛,流出綠色血液,「可惡,你小子竟敢偷襲!老子要把你撕碎了!」

嗷的一聲嚎叫,那人頭獸身怪物顯出本體,眾人眼前出現了一頭三隻腦袋的怪物。江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因為這三頭怪物三隻腦袋各不相同,一般三頭妖獸腦袋都是相同的,而這隻妖怪腦袋卻是不相同的。

中間那隻腦袋像一隻蛇頭,三角形,頭部光滑,上面有兩根觸角,綠色眼睛釋放出駭人光芒。右邊的那隻腦袋像一隻狼的腦袋,白色毛,尖尖耳朵豎起,嘴巴張開,露出鋒利牙齒。

左邊的腦袋像豹子,頭上有花斑點,脖子上還有花斑圈,嘴巴張開,露出鋒利牙齒,那嚎叫聲就是這豹頭髮出的。

「我靠,這是什麼妖怪,怎麼三個頭不一樣啊!」黃富驚嘆道,這隻妖怪別說看到,聽也沒有聽到過。

江帆也是一臉驚訝,對著身後的紅翎蜂妖道:「夏紅,你知道這是什麼妖怪么?」

夏紅臉色變的慘白,渾身有點哆嗦,結結巴巴道:「他,他是洪荒地中穴的守護妖,三頭異狼!我們快逃吧!」

「什麼地中穴的守護妖?」江帆一臉迷茫道。

「哈哈,老夫離開地中穴已經有幾百年了,沒想到」這裡還有人認得出老夫,看來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這裡!」人頭獸身怪物狂笑道。

嗷的一聲嚎叫,人頭獸身怪物三隻不同的頭同時張開嘴,呼!狼頭裡噴出的是風,那風可不是一般的風,是黑色的風,如同刀子似的。

納甲土屍衣服、黃富、江帆等人衣服立即被風給吹破了!這風被刀子還要厲害,江帆使出金剛護體術,仍然感覺到了疼痛。

蛇頭噴出的是綠色毒液箭,數十隻毒液箭飛射而出,如同雨點般飛向江帆等人。豹頭噴出的是白色霧氣,白色霧氣出來,一股寒冰之氣立即令周圍溫度迅速下降。

站在最前面江帆閃開了毒液箭,卻被白色霧氣噴到身上,瞬間變成一座冰雕,其他的人也來不及躲閃,被白色霧氣噴中,瞬間都變成了一座座冰雕。

「哈哈,你們就這點本事還到洪荒林海來!簡直是自尋死路!」人頭獸身怪物哈哈大笑道。


人頭獸身怪物笑著走到被冰封的江帆身邊,摸著冰雕道:「年青人,口氣真是不小,就這點本事也敢來現眼!你去死吧!」

人頭獸身怪物揮爪對著冰雕惡狠狠地拍下,眼看他的手掌可要擊中冰雕的時候,突然冰雕移動了,人頭獸身怪物爪子落空了。

「你,你怎麼動了!」人頭獸身怪物驚呼道,他看到江帆的腳露了出來,原來他的腳並沒有冰封!


就在人頭獸身怪物震驚的時候,突然從冰雕里飛出一顆金色符球,那速度太快,距離也太近,瞬間擊中怪物身上。

緊接著冰雕裂開,江帆露了出來,人頭獸身怪物第一反應就是攻擊江帆,可是他發現自己速度突然變慢了,變得太慢了,簡直在做滿鏡頭。

「呃,我,我…的…速度…怎,么變…慢了!」人頭獸身怪物驚呼道,他說話聲也變慢了。

「呵呵,因為你中了我的減速符咒,你現在速度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不到!」江帆冷笑道。

「這,這…怎,么可…能!」人頭獸身怪物緩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