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您召喚奴才有什麼吩咐?」

「嗯,是邁高啊!你來得正好,本神尊命令你想辦法給本神打探一下,妖龍現在身在何處?」

邁高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此時看見主人的臉色難看的樣子,邁高的心中頓時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此時邁高得對付天武大軍得事情都還沒有安排好,此時又接到了主人的命令,不得不嘆息和無奈。

「哼,不管你到底是什麼人,最好不要讓本神尊知道,要不然!!!」

神秘的人頓時說著,隨手對著周圍輕輕一揮手之間,便將這裡的一座大山給轟碎了。發泄一番之後,心中舒暢了不少。

「元帥,想不到天狼國臨時加入的強者的戰鬥實力竟然這般的強大,我們是不是還要繼續攻城啊?」

原本肖宇已經在為這件事情傷透了腦筋,可是自己的一名心腹愛將的話,頓時讓其更加的煩惱不已。此時肖宇沒有說話,只是轉臉看向了身邊的烈焰。

「烈焰兄弟,此事兒您怎麼看啊?」

「元帥,以末將來看,此時暫且按兵不動,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只要等到我們的強援到來之後,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肖宇雖然心有不甘,但是此時烈焰所說的不無道理,只能黯然的嘆息了一聲之後,按照烈焰的想法和提議,暫且停止了進軍。

「父親!孩兒想要去前線歷練一番!!!」

莫天在晚霞的照耀之下,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家族的練武場旁邊的一顆大樹之下,好像正在想事情。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一個熟悉的聲音頓時在自己的耳邊頓時響起。莫天頓時一愣,抬頭望去,說話之人不是自己的大兒子莫憶天還能是誰啊?

「什麼?」

莫天頓時一愣,有些怪異的看了莫憶天一眼之後,頓時問道。看家父親心不在焉的樣子,莫憶天也是無奈,只好在重新說一番。聽到了莫憶天的話之後,莫天頓時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大約過去了盞茶的功夫之後,莫天這才看著莫憶天說道:「你可想清楚了?」

「父親,孩兒想清楚了!!!」

「嗯,我這邊是沒有問題,你自己和你母親商量吧!只要你母親答應的話,你儘管去就是了!!!」

「多謝父親!!!」

聽到莫天的話之後,莫憶天頓時開心至極。在他的心中,一向都敬仰父親莫天小時候,獨自一人闖蕩魔獸禁地,那是何等的堅強和英勇,自己為什麼不能夠去戰場之上啊?想到這裡之後,莫憶天這才有這樣的想法和提議。至於母親白依依的哪裡,莫憶天有的是辦法。此時得到了父親莫天的允許之後,頓時一溜煙跑了。

「呵呵,這小子長大了!!!」

看著莫憶天離去的背影,莫天的神情頓時顯得有些恍惚,似乎看到了自己小的時候。是啊!這一轉眼間,自己已經成為了人家的父親了。莫天想到自己的過去,那些滄桑的歲月,心中難免有些感觸。

「夫君你真的答應憶天了?」

「嗯!是啊!憶天長大了,也是時候好好的鍛煉一下了,在說了你可不知道,傳承了他老子我莫天的修鍊功法,只有在戰鬥之中,才能夠成長啊!!!」

「可是!!!可是戰場之上實在是太危險了,妾身擔心!!!」

看著自己的妻子白依依的擔心的樣子,莫天的心中雖然不忍,但是為了自己的孩兒,莫天也不得不下定決心。此時阻止了白依依接下來要說的話。

「唉!!!我們不能限制他的成長啊!!!」

此時既然自己的夫君都這般的說了,白依依也不好繼續說什麼了。此時已經夜深了,也是時候休息了。夫妻兩人,許久都沒有在一起了。想到那些荒唐的事情,白依依的俏臉之上,頓時浮現出兩團紅雲,看上去就好像是少不經事的少女一樣,看得莫天一陣陣的心動。

「哎呀!!!你怎麼還這般任性啊!孩子!!!孩子們都這麼大了!!!」

此時只感覺到自己的嬌軀之上,一雙大手四處遊走的瞬間,白依依只感覺到渾身一陣無力,就連說話都說不連貫。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白依依哪裡不清楚。莫天呢?此時感覺到自己的嬌妻的樣子,心中頓時一陣嘿嘿發笑。

「什麼?我的大孫子要去戰場,這不行,實在是太危險了,我必須得去找莫天那小子說道說道!!!」

此時此刻,已經日上三竿了。莫天還沒有起床去給母親肖玲請安。但是此時,母親肖玲,已經率領著一乾娘子軍,窸窸窣窣的來到了莫天居住的小院之中。白依依頓時一驚,迅速的從床上跳起來,頓時白了莫天一眼之後,趕緊穿上自己的衣裳開門出去了。

而此時正好碰見母親和一眾姐妹。更是聽到母親顯得有些惱火的話語,心中頓時一驚,不由得看向了其他的姐妹們。

「依依姐姐,我們勸不住母親!!!」

看著眾姐妹此時尷尬的神情,白依依立即明白了,母親此時這般火急火燎的樣子,一定是為了憶天要去戰場的事情而來,頓時臉色都綠了。

「母親!!!」

好說歹說,這才將母親肖玲說服。不過看見母親還不甘心的樣子,白依依也是一陣無奈,只好拿出丈夫莫天的話來說道:「母親,雄鷹總是要長大的,憶天要成長,其實這些磨礪是必須經歷的!!!」

「你們!!!唉!!!老身不說了,隨便你們吧!不過要是我大孫子出現什麼意外,你們給老身小心點!!!」

見得母親終於泄氣了,白依依和一眾姐妹們,在這一瞬間都咦噓不已。不過此時看見眾女眼珠子直往莫天的房間之中看去,白依依頓時一愣,隨即恨恨的說道:「想進去就進去,那傢伙現在還在裡面睡覺呢!」

眾女的臉色頓時一紅,爭先恐後的擠進了房門之中去。剎那間,只聽得裡面傳出一陣陣的哀嚎之聲。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越武極》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越武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1052章男人的志向

「啊!!!要不要人活了!!!」

在眾女瘋狂的進入莫天休息的房間去之後,頓時只聽得裡面傳出莫天殺豬一般的嚎叫之聲。同時夾雜著眾女的嬉笑之聲,白依依瞬間也是無奈。不過此時一想起昨晚的瘋狂,臉上頓時一陣紅暈,久久不能散去。說實話,在其心裡,還對昨晚上的瘋狂感覺到依依不捨,不知不覺之中也跟著眾姐妹進入裡面。

「唔!!!」

此時只看見莫天的被子已經不見了,只見得只穿著睡衣的莫天,此時在床上四仰八叉的顫抖著,逗得周圍的鶯鶯燕燕們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嗨!!!你們太不像話了,大白天的就這樣,丟不丟人啊?」

「嘻嘻,大姐,你們昨晚上夠瘋狂的啊!現在整個房間之中都還殘留著這麼濃濃的味道,您不能吃肉,連湯都不讓我們喝吧!!!」

一向大大咧咧的烈紅英,頓時將這話說出來的時候,白依依差點兒沒有栽倒。頓時朝著烈紅英投來憤怒的神色,頓時只嚇得烈紅英直伸舌頭。其餘的人,在這一瞬間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一個個都伸手蒙住自己的嘴巴!不用說,她們都在暗中偷笑。

「哼,想笑就笑唄,免得逼出病來,讓某些人心疼!!!」

此時聽到白依依指桑罵槐的說話的瞬間,莫天躺在床上偷笑。

「哈哈哈,你們!!!好在這邊幽靜,莫天人過來打擾!!!」

「哼,再不起來,一會兒孩兒們過來請安,他們現在都老大不小了,對於一些事情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這將成何體統啊?」


聽得白依依嚴肅的話,不但眾女,就連莫天在此時都笑不出來了,笑聲瞬間卡在了喉嚨之中,就好笑是發春的貓一樣,嗷嗷不成清晰的聲音。

歲月蹉跎,往事如煙,一切都是浮雲,只有武道才是正道,才能夠保護家人啊!

莫天對這句話深有感觸。莫天的一生辛辛苦苦的修鍊,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現在的安寧嗎?雖然此時天武帝國正在與天狼國大戰,甚至連現在的敵人都那麼強大,要說莫天不擔心呢!那是假話。但是此時天武帝國兵強馬壯,強者如林,又有著大哥這樣的管理人才,還有三弟和一干老朋友。

不錯,就是王煌等人,此時莫天一想起他們來,頓時覺得長時間都不見這些老兄弟了。莫天在也不耽擱,立即前去和他們一起聚集在了一起了。

「莫天!!!哦不,現在是天皇陛下了,敢問天皇陛下,讓下官等來有何吩咐啊?」

「唉!!!你們這些混蛋,故意的吧?」

「哈哈哈!!!」

莫天頓時聽得老兄弟們這般調侃,臉色頓時都綠了。當莫天假裝憤怒的反駁的時候,惹得眾人一陣大笑。不過在開心過後,李光武頓時上前說道:「唉!!!想不到我們這幫兄弟,今天還能聚集在一起喝酒,真是難得,有些是現在莫天你的身份!!!唉!!!」

「怎麼了?身份能夠代表什麼啊?在說了,現在我莫天又不是什麼國主了,我們還是兄弟,一輩子的兄弟!!!」

眾人當聽到一輩子的兄弟幾個字的時候,頓時渾身這一陣,眼裡頓時流出了幾滴晶瑩的淚花。

「對!!!兄弟,大家都為兄弟乾杯!!!」

不錯,十幾年來才得以重逢,即便是之前莫天都知道他們在天武帝國,甚至是掌控了不小的權利。莫天幾次都要過來找這三位兄弟的,但是時間還真是會折磨人。要麼莫天沒有時間,要麼就是他們在忙。尤其是天武帝國與天狼國開戰之後,莫天再一次的離去了好長的時間。

此時相聚,不論君臣,只論兄弟,一夜無言,不醉不歸。

「唉!!!永遠的兄弟,希望這個能夠幫助你們快速的修鍊到帝級巔峰吧!!!」

看見三人都喝醉了,此時已經趴在酒桌之上呼呼大睡。莫天知道他們這段時間為了帝國的大事兒,已經精力焦脆了,此時好不容易放鬆下來,再加上喝了這麼多特製的酒水,此時不醉那才是怪事兒。

莫天將三個玉簡和三瓶丹藥,分別放在三人的兜里之後,嘆息一聲之後,看著天色已經不早了,便先一步離去了。

「莫天,終於見到你的那幫老兄弟了?」

「嗯!見著了,想不到他們不愧是從小被稱之為天才的人物,此時都成為了帝級中期的強者了,恐怕這些年來,被瑣事纏身,修為進步很慢啊!!!」

「唉!!!你們這些男人啊!也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這般的拚命,也不知道累和愛惜自己的身體!!!」

「就是就是,還是姐姐清楚我們姐妹心疼某些人!!!」

一張大床之上,此時莫天再一次享受到了大被同眠的好處。不過此時只有白依依、烈紅英、布魯茜、林歡歡、藍靈、蒼穎、李嫣然和莫依雲幾女。至於蓮花五姐妹,此時倒是不再這裡。此事與自己的這些原配妻妾們說話,莫天的形式重重。

「唉!!!你們不知道,我莫天生於天地之間,身為男子漢大丈夫,也要有所作為才行啊!這些是男兒的志向,但是我的志向卻是不在乎這些,我莫天要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夠保護你們,保護孩兒們,為這個家撐起一片藍天啊!!!」

其實幾女哪裡不知道,這就是自己的男人,哎自己的男人。這也是身邊的英雄般的男人的志向。說起來只是為了紅顏,竟然是他的志向,說起來好笑,但是她們卻是笑不出來。這個偉岸的男人,都是為了大家。

一時之間,眾女的雙眼通紅。流淚了,對,是幸福的淚水。此時一個個怔怔的看著莫天那張堅毅的面容發獃。

「唉!!!這都是怎麼了?好了好了,被感概了,是不是很感動啊!來我們親一個!!!」

「噗嗤!!!」

「算了,滾開了,真沒意思,剛剛醞釀出一絲氣氛,就被你這般破壞了,壞死了!!!」

眾女頓時被莫天都樂了,頓時一陣陣的尖叫,更是朝著莫天投來陣陣白眼。幸福啊!醉生夢死啊!

「從此君王不早朝也不過如此啊!!!」

莫天的感概,頓時讓眾女一陣白眼和鄙視。知道莫天的心情不好,眾女也只能是陪著莫天好還的胡鬧了一夜。

「唉!!!位面位面,地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位面呢?守護者到底有事何人?這個大陸,甚至是這個人間位面,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一時之間,莫天的腦海之中竄出一連竄的問題。只不過,這些問題,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回答自己。

「或許哈曼爺爺知道吧!」

莫天的頓時心中一嘆,將這些想法影藏在了自己的心中,心想找個機會再去一趟萬古深林,看看能不查到一些消息。想到這裡之後,莫天在也不在多想了。只不過此時莫天突然聽得下面有人前來報告,說師尊盧老和石林師爺爺此時不見了。

「唉!!!師尊,石林師爺爺,您們這又是何必呢?」


其他人不知道兩位老人家此時去了哪裡,但是從最近傳來的消息來看,天狼國關卡之處,每隔幾天,就會傳來某某強者,某某將軍身死的消息。莫天就猜到,兩位老人家一定是去了天狼國了。

「鬼奴,出來吧!你也聽到了,自從你有了這句身體之後,都沒有離開過我,難道你就不想出去親身感受一下偌大的天地嗎?」

「主人,奴才能偶得以重生,全靠主人,奴才不願意離開主人!!!」

「心裡,其實我也不想你離開我,不過現在我師尊他們一定很危險,想必你的修為也不低,也修鍊了隱身術,倒是可以暗中幫助一下兩位老人家!!!」

「是主人!!!」

鬼奴雖然在自己的面前沒有施展出真正的修為來,但是莫天知道,鬼奴的修為不低,知曉不會低於師尊盧老的修為的。

而鬼奴一直都跟隨在自己的身邊,一直龜縮在聚靈聖印的空間之中。只有莫天在最危險的時候,他才會出現。不過很多次,莫天面臨危險,只要不涉及到生命,鬼奴也不會出來,除非是莫天這個主人親自召喚。

但是此事得到了主人的命令之後,鬼奴也沒有反對,直接接受了命令之後,快速的遠去了。莫天其實不擔心神尊會親自出手對付師尊他們,但是神尊坐下的強者眾多,而且被師尊和石林師強大的域級強者,連莫天都不敢想象。

而這些人都是天狼國神尊坐下忠實的走狗,若是遇上了這些心橫手辣的異族,他們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所以此時,莫天只能夠將自己的底牌悄悄的拿出來,暗中保護兩位老人家了。

「也不知道前方的戰鬥怎麼樣了?憶天現在可好?」

自從莫憶天到了前線之後,再也沒有絲毫消息。因為莫憶天去戰場的時候,是混跡在大軍援軍之中去的普通士兵不說,還是化名的,所以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不過莫天擔心她有什麼不測,早就給他準備好了聯繫的東西。至今既然沒有收到憶天的消息,那就說明憶天現在安全。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越武極》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越武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1053章展露頭角

此時莫天這麼長的時間都還沒有收到兒子莫憶天的消息,這就說明莫憶天此時安然無恙。這時好事兒,莫天為此也放心下來。

「不愧是我莫天的種啊!有我莫天當年的風範,也不知道你小子能夠走到什麼地步了!!!」

話說在天武大軍的援軍之中,以為叫住憶天的年輕小夥子。小小的年紀就參加天武大軍,這讓他的頭頂上司對其十分的感興趣,當然對憶天也非常的照顧。

「憶天,你這麼小就知道帝國的尊嚴不可侵犯,精神可嘉,不過你年紀是在是太小了,你到後勤處幫助大軍造飯如何?」

「隊長,有志不在年高嘛!我憶天可是將來的將帥之才,這麼能埋沒在後勤之中呢?」

「哈哈哈!小子有志氣,不過你現在不但年紀小,修為也很低,有志向是好事兒,但是也要量力而為啊!!!」

隊長這樣說,既是關心,當然也是再教育他不要驕傲。此時雖然像這樣的天才不多,但是擁有修鍊天賦是不夠的。因為在戰場之上,敵人才不管你這些。

莫憶天原本的修為已經快要突破到帝級巔峰了,不過此時他將自己的修為影藏起來,此時竟然一壓便將實力壓制到了王級修為。在大軍之中也算得上是強者,隊長是聖級強者,所以才會將其留在身邊。


「隊長,其實我真的很厲害的,就算是聖級強者都不一定是我憶天的對手啊?」

「吹吧你!!!」

此時隊長原本想要教訓一下,不想讓憶天這個好苗子驕傲,從而產生自滿,荒廢了修鍊。可是此時這小子不但沒有絲毫的謙虛的模樣,反而是越說越得意。此時隊長都被其所說的話給氣笑了。

「隊長,你真的不相信我憶天啊!真的沒有吹牛!!!」

「那好,你要是能夠打敗我,你就不用去後勤,甚至這個隊長讓給你,我來輔助你都行,但是醜化說在前面,你要是打不贏我,你就乖乖的給老子去後勤做點兒輕鬆的事情,然後就好好的修鍊!!!」

「這!!!」

此時聽到隊長的話之後,憶天頓時雙眼瞪得圓鼓鼓的,頓時有些疑惑的看著隊長說不出話來。憶天雖然知道隊長這是在為自己好,但是自己可不想讓人保護,也不需要被保護。一時之間,還真的是有些為難了。

「怎麼?害怕了,還是後悔了,如果這點兒膽量都沒有,還是給老子乖乖的去後勤造飯去!!!」

「那個!!!隊長,不是,我是擔心把你打敗了,讓你被人笑話,心中過意不去!!!」

聽到憶天的話,隊長頓時心中有些惱火的大笑道:「來吧!費話真多,你是擔心老子說話不算數吧?」

能夠當上隊長的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憶天的這點兒小把戲,他哪裡會看不出來。所以此時話也不多說了,立即催促憶天道。憶天頓時無奈的聳了聳肩,在隊友們的起鬨之聲之中,不得不紅著臉與隊長比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