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能不能做到,師姐你倒是先把辦法說一下了,至於能不能做到,你先把辦法說出來之後再說,我們再考慮其他的辦法。」

一邊躲避著死亡蠕蟲的衝擊,一邊又開口說話的葉晨有些氣喘吁吁。

林穎再一次一躍,又一次躲過了死亡蠕蟲的衝擊之後,開口道:「之前我也說了,這死亡蠕蟲的一切能量物質來源,就是這沙漠的本身,只要有沙子的存在,那麼這死亡蠕蟲就不可能會死。」

「所以想要打敗這死亡蠕蟲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將其帶出沙漠。失去了沙漠支持的死亡蠕蟲也就是案板上的魚肉而已,任人宰割,沒那麼難對付。」

「但現在的問題是,這片沙漠的範圍這麼大,就算是我們全力的趕路,也需要將近十多天的時間,才能走出這個沙漠,所以想要將這個死亡蠕蟲帶出沙漠,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林穎的話也是讓葉晨心裡一沉,沒想到這個死亡蠕蟲居然這麼難搞。

死又死不了不說,還會越變越多,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難對付的東西?

……

在死亡蠕蟲的不斷的衝擊之下,就算是僅僅只是躲避其攻擊,也是讓葉晨等人消耗十分的巨大。

天地直播間 再這樣下去,就算是有著丹藥的支持,但是此消彼長,終會有丹藥消耗完畢的那一刻,到那時,葉晨四人又該如何是好?

而且再說了,此行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前來尋找土靈珠,而要是不把這死亡蠕蟲給解決掉的話,那麼尋找土靈珠就無從說起。

這也就意味著,葉晨想要恢復身體的正常,更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要是葉晨想要恢復自己的身體,就必然要先解決這個死亡蠕蟲,不然的話,根本想都不用想。

再一次躲過了死亡蠕蟲的衝擊,葉晨的靈力也就瞬間消耗一空,身體一軟,就直接癱倒在地上。

而其他的那些死亡蠕蟲好似感應到了葉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一般,紛紛調轉目標,直直的就像葉晨攻來。

而一旁不遠處的林穎三人也時時刻刻的觀察著葉晨這邊的情況。

因為在四人當中,就葉晨的修為最低,靈力的儲備最少。

所以在葉晨體內的靈力消耗一空的,癱倒在地上的時候,林穎三人也很快反應了過來,快速的飛到葉晨的身邊,在死亡蠕蟲下一次的攻擊快要落在葉晨身上之前,將葉晨抱起離開,同時也從乾坤袋裡面拿出一顆丹藥喂到葉晨的嘴裡。輸入靈力,幫葉晨把藥力化開。

也真的是系統出品,必屬精品。

才一把丹藥服用下去,葉晨頓時就感覺自己的體內又充滿了力量…… 等到體內的丹藥藥力化開之後,迅速恢復的恢復了靈力的葉晨,還是繼續被林穎扶著飛在空中,不時的跳躍一下躲避這死亡蠕蟲的攻擊。

而葉晨也沒有說讓林穎把自己放下,而是緊緊的盯著死亡蠕蟲陷入了沉思。

至於林穎呢,本身就是金丹期的修為,葉晨的體重,在其手上也就輕如鴻毛一般,對林穎並無多大的影響。

低頭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葉晨陷入了沉思的模樣,所以也沒有說是要把葉晨放下,還是一樣,扶著葉晨不停的跳躍,躲避著死亡蠕蟲的攻擊。

一直以來,葉晨感覺自己就好似陷入了一種誤區一般,因為自己這是穿越到了修仙的世界,所以一直是以這個世界的視角看待這個世界的問題。所以有些時候,有些問題葉晨總是想不通為什麼。

不過就在剛剛自己失去了靈力癱倒在地上,就快要被死亡蠕蟲攻擊到的時候,葉晨腦袋裡面靈光一閃,有一個想法突然出現在葉晨的腦海中。

葉晨轉頭,向一旁在認真的躲避著死亡蠕蟲問道:「話說師姐,之前的時候,我似乎記得斬殺了第一隻巨型黑蠍子的時候,你好像切了一點那個黑蠍子的外殼保存起來了是吧?」

突然聽到葉晨這麼問,林穎稍稍的愣了一下,但也還是不忘一邊躲避著死亡蠕蟲的攻擊,然後一邊回答葉晨的問題:「是啊,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嗯,可以把那個蠍子的外殼給一些給我嗎?我有點用。」葉晨開口向林穎索取道。

林穎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一邊躲避著死亡蠕蟲的攻擊,一邊從乾坤袋裡拿出了一塊巨型黑蠍子的外殼給葉晨道:「我之前看這個黑蠍子的外殼還挺堅硬的,所以就取了一些,準備以後煉製鎧甲賣給其他人。所以準備得也不多,你想要多少?」

聽到林穎的話,果然還是兩句離不了其財迷的本性。

「我需要得不多,指甲殼那麼一點就夠了。」

林穎點了點頭,隨即在一旁的那個有些比人還大的黑蠍子殼上取了比指甲殼多一點的給了葉晨。

拿到了黑蠍子的殼之後,葉晨又指著死亡蠕蟲向林穎道:「師姐,你可以再幫我取一點那個死亡蠕蟲的肉體組織嗎?」

這下林穎又有些懵了,搞不懂葉晨到底在搞什麼鬼。

奇怪的看著葉晨道:「師弟,你給我說,你到底想幹嘛?你要這兩個東西做什麼?」

看著不停的在死亡蠕蟲之間跳躍的李嫣然還有劉羽,以及林穎三人,葉晨有些急切道:「哎呀,現在三言兩語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我有用就是了,師姐你幫我取一點那個死亡蠕蟲的身體組織,等把這裡的事情完結之後,我再慢慢的告訴你們!」

特種兵之王 看著葉晨著急的模樣,林穎也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點了點頭,一把拉住葉晨,然後提起靈劍,對著那個向自己攻過來的死亡蠕蟲揮了一劍,然後那死亡蠕蟲大概應該是脖子的位置就少了一塊肉。

而遭受到攻擊自己傷口處傳來的劇烈疼痛讓死亡蠕蟲更加的狂暴,發出了一聲聲難聽且又十分刺耳的吼聲。

而那塊被林穎切下來的死亡蠕蟲脖子上的肉也開始發揮了死亡蠕蟲的身體特性,居然開始快速的吸收一旁的沙漠中的沙,不停的蠕動,好似就要形成一條新的死亡蠕蟲一般。

葉晨當即便施展大火球之術,烘烤那個不停蠕動的死亡蠕蟲的肉塊,頓時那個死亡蠕蟲的肉塊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縮小。

雖然還是一樣在吸收沙子恢復,但比起之前,速度也慢了很多。

……

將死亡蠕蟲的那個肉塊縮小了很多之後,葉晨轉頭對林穎和李嫣然劉羽三人大喊了一聲:「師姐,二哥,嫣然同學,你們先為我爭取一點時間。」

看到葉晨一臉凝重的表情,劉羽和李嫣然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點點頭,往林穎和葉晨二人這邊的方向飛來。

三人合力抵擋,面對死亡蠕蟲的攻擊,壓力頓時也少了許多。

在那遙遠的小黑屋 而葉晨也是沒管其他,當即便吩咐系統打開儲物的功能,將死亡蠕蟲的那個肉塊和林穎給的那個黑蠍子的殼給收到了系統的儲存空間裡面去。

慌亂之下,劉羽三人發現了葉晨突然把那個死亡蠕蟲的肉塊給變不見了,還以為葉晨這是擁有著自己的隨身空間,所以也沒多在意什麼。

緊接著,葉晨當即就把自己的意識沉入到自己的意識空間裡面。

而從外界看,葉晨整個人就好似暈過去了一般,但又好似陷入了沉思頓悟中一般。

看到此景,劉羽三人知道葉晨這是開始準備什麼東西了。於是便也開始以葉晨為中心,將葉晨包圍在中間保護起來。

除了一次次的擊退死亡蠕蟲的攻擊以外,有些擋無可擋的時候,便直接帶著葉晨轉換位置。

而葉晨的,到了自己的意識空間裡面之後,便將系統給呼喚了出來,然後急忙詢問系統有沒有暫時提升智力方面的丹藥或者藥劑。

得到系統的有一款藥劑可以暫時提升智力,但是卻有著事後會昏迷一個時辰的後遺症。

葉晨當即想也不想,立馬就用之前又賺了一點的裝逼值兌換了一瓶提升智力的藥劑,喝了下去。

然後便很快的從系統的儲物空間裡面拿出了那塊死亡蠕蟲的肉塊。

失去了外界沙漠的支持的死亡蠕蟲的肉塊雖然也還在不停地蠕動。但比起在外面的時候,活性起碼降低了一百多倍。

葉晨在這個肉塊上面取了一小點下來,放在自己幻想出來的一個實驗桌似的平台上。然後再取一點之前那個黑蠍子的殼的粉末,將其給放在了那個死亡蠕蟲的肉塊上面。

葉晨定睛凝神一看,頓時眼前的景象就放大了上千倍,直接就看到了死亡蠕蟲細胞層面的東西。

與其他的生物的身體細胞想比,在這種隔絕了沙漠的這種死亡蠕蟲所必須的物質之後,這死亡蠕蟲的身體細胞的活性,都還要比其他生物的身體細胞的活性強了上千倍。

而且也不知為何,是什麼原因,這死亡蠕蟲的身體細胞的分裂速度,也要比其他生物的細胞快上百倍。

…… 沒錯,葉晨現在在意識空間裡面所做的一切,用在前世地球上的話來說,就是在做生物的實驗。

觀察到被放大后的那死亡蠕蟲細胞層面的情況后,葉晨直呼那根本不符合常理。

因為通常的情況下來說,細胞的分裂,是需要有能量的來支持的。

而現在在這意識空間裡面,這死亡蠕蟲已經失去了能量的來源。

一般來說,其他生物的細胞正常的反應就是蟄伏起來,為了保證細胞能夠活下去,所以會盡量的減少細胞分裂之類的活動,轉成休眠的狀態。

所以在看到了這個死亡蠕蟲的細胞的反應之後,葉晨臉色不由得有了些凝重。

……

而要說觀察死亡蠕蟲細胞之類的東西為什麼葉晨會做的主要一個原因就是,其實葉晨一開始的時候,就是國內某著名華*理工這所的名牌大學的生物工程技術專業畢業的研究生。

剛出來工作的時候,就以優秀的成績,成功的應聘上了一家生物研究所。在一開始的時候,因為葉晨成績優秀,且理念十分新穎,富有創新能力的原因,研究所的領導就安排葉晨進了一個十分重要的生物研究裡面。

可以說,如果在哪項生物研究裡面出成績的話,那麼不說國際上,反正就單單說國內,出名那肯定是一定了,以後無論去到哪裡,都是自己人生簡歷當中非常重要的一筆。

加入到哪項研究之後,就這樣過了幾年,最後研究的成果過來了,但是事情的後續發展卻讓葉晨不滿意。

因為在這項的研究工作當中,雖然葉晨不是站主導的地位,但是論這當中出成果啊,以及出力啊,等等各個方面的貢獻,基本上也都是數一數二的。所以理論上來說,當那項研究的成果出來之後,葉晨在當中所佔的貢獻是非常大的。

但是後來卻發生了一個讓人十分無奈的事,那就是當最後的研究成果中最後總結髮表的論文出來之後,葉晨的名字卻不在研究成果論文的署名名列上面。

換句話也就是說,葉晨辛辛苦苦了付出了幾年,耗盡心神的研究出來的成果,從官方的層面看來,就是跟葉晨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與之相反的是,成果論文的末尾的名單上面,卻同時出現了四五個葉晨根本不認識,也從未見他們出現過在實驗室裡面的人的名字。

從一些小道的消息來說,好像是上面的一些子弟,想要借這個研究的成果度一下金,增加他們的人生履歷。

事後,葉晨的直屬領導直接把叫葉晨到辦公室,然後苦口婆心,語重心長的對葉晨說葉晨還年輕,作為年輕人,所以還需要多多的鍛煉,增加經驗,以後得機會多的是,前途一片光明神馬的。

對於自己的這個直屬領導的這一套說辭,葉晨臉上前前後後,一直掛滿了笑容,點頭稱是,領導說得對,感謝領導的栽培。

但是實際上,葉晨的內心,早已把這個領導罵的狗血淋頭,人不是人,鬼不鬼。順便友好的問候了一下那個領導的全家女性朋友,祝他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時運昌隆。

而對於那些根本就沒出現過在實驗室但是名字卻出現在研究成果論文名單上的那五六個人,都是有為的年輕人,是祖國的未來,所以才需要多多的提拔照顧,給與他們一些多的關照,讓葉晨別去跟他們計較這些。

說完這些之後,葉晨的那個領導就直接拿出了五沓十分嶄新鮮艷的紅艷艷的,放在桌子上面,給葉晨說是這幾年的辛苦費,讓葉晨回去之後,好好的買一些東西補補身體,不要聲張。然後以後還是會加大對葉晨培養的力度,讓葉晨以後多多的努力,前途一片美好光明吧啦吧啦的。

自己和那五六個同樣都是年輕人,但是面對自己的這個直屬領導的這麼明目張胆的雙標,葉晨也沒多說什麼多餘的廢話,一樣也是笑著,點頭對那個領導說多謝領導的栽培了之後,便拿起了放在五沓放在桌子上的紅艷艷,然後走了出去。

可是當葉晨隨手關上門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也立馬消失不見,看著自己手裡的那厚厚的一摞紅艷艷,向上拋了幾下,然後便冷笑了起來。

在那一項的研究成果出來之後,只要是在論文後面的署名名單上面的人,除了名聲之外,獲得的還有社會的資本,關注等等其他各種各樣有形或是無形的資源,如果真的認真算下來的話,那麼那個總體的價值,在名單上面的每個人將不下千萬。而現在,僅僅五萬,就將自己給打發了。

看透了世態的炎涼,社會的黑暗,再加上本身自己也沒什麼背景,面對這樣的情況,就算葉晨想要鬧的話,也已經來不及了。

第一是自己沒那麼多的時間和人家耗,第二也是就算自己現在鬧起來,也是已經晚了。

因為既然人家敢這樣做,那麼就一定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可能有人會問,每當做實驗的時候,不是都會錄像,用來當做實驗數據當中的一部分嗎?

當然,既然有人能想到這一點,那麼那些人肯定也能想到。

把那些錄像的所有資料都同時放在一個地方,然後突然一個火災發生,就什麼證據也都沒有了!

至於說是錄像的備份?哦,那不好意思,也是一樣,當初沒想到,所以和原本的那些放在一起了,所以才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後果。不過萬幸的事,除了錄像以外,其餘所有的研究的數據之類的,都是好好的保存了起來。所以他們也吸取了這一次的火災教訓,會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反正無論你想什麼辦法,既然人家敢這麼做了,那麼就必然會有了萬全的準備。

無力反抗這樣的結果的葉晨在第二天的時候,就直接向自己直屬的領導遞了辭呈。

而拿到了葉晨的辭呈的那個領導也是愣神,沒想到這個葉晨的反應居然會這麼大。

不過這麼多年了,雖然像葉晨這樣的有才華的人很少見,但也不是沒有,所以也沒大驚小怪,虛偽的挽留了一下之後,便直接批了葉晨的辭呈,畢竟像現在的這個社會,什麼都缺,唯一不缺的,那就是人才,至於葉晨走了,那以後再招一個就是了,反正現在就業壓力這麼大,不怕招不到。

…… 從那個研究所裡面出來以後,葉晨也是心灰意冷了。因為一開始的時候,葉晨也沒想到那麼骯髒的事情,居然也會發生在科學這個領域。

但是在見識到了這件事之後,葉晨也沒有說是想要重新再找一個研究所進去工作。

因為不說到時候還會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再退一萬步來說,主要也是葉晨在前面的幾年當中,葉晨為了哪一項研究,拼死拼活的做了那麼久,長時間的處於精神緊繃的狀態,無論是生理上還是精神上,都已經十分的疲憊,不想在這麼累下去。

散了一段時間的心之後,身上的那五萬塊錢基本上也花得差不多了。

不想再進入研究所工作的葉晨,所幸也就加入了當時的外賣大軍的熱潮,成為了一個忙碌的外賣小哥。

做這個外賣小哥的工作,雖然累是累了點,但勝在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不用付出很大的心神,所以葉晨幹得也是十分的快樂。

但是也就在後來,也是因為這個外賣小哥的工作,葉晨更是直接就穿越到了這裡。

這麼多年之後,再一次,重新撿起生物實驗的這項工作,葉晨原本還以為自己會有些生疏,但是讓葉晨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不但沒有所謂的生疏,相反竟然就還如同常年做實驗的老手一樣,手法還是十分的熟練,老練。

回歸正題,當葉晨看到了這死亡蠕蟲的細胞的不同尋常的反應之後,有些想不通其的原理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失去了能量的供應,這死亡蠕蟲的細胞分裂不但沒有停止,竟然還在持續不斷地繼續進行分裂。

雖然比起之前來說,分裂的速度慢了一些,但是終歸於比其他的正常生物細胞的分裂還要快上數十倍。

將這個疑惑先放到一邊,葉晨把所觀察到的數據記錄下來,放到一邊以後,便又將之前從林穎哪裡得來的那個巨型黑蠍子的殼取了一點點粉末,放在玻片上,然後便又繼續觀察起來。

在放大了很多倍之後,葉晨也看到了那個黑蠍子殼的細胞反應。

雖然比起其的肉體來說,這個殼的腐爛湮滅的速度慢了無數倍,但總體來說,這個殼也還是在呈崩潰和湮滅的趨勢。

葉晨眼睛再次一凝,再將那個殼的細胞放大無數倍,直到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個殼細胞裡面的雙螺紋基因片段。

看到這裡之後就如同看電影的大片一樣,只見那些雙螺紋的DNA片段就如電影裡面的大橋斷裂一樣,紛紛一節一節的從中間斷裂開來。

雖然以前有所懷疑是這裡的環境以及某種特殊不知名的力量,導致了那些巨型黑蠍子啊之類的東西死亡之後便迅速的腐爛。

但是從現在的現象看來,不僅僅只是特殊力量的那麼簡單。

因為做了數次實驗之後,葉晨發現了在那個巨型黑蠍子的一個DNA片段裡面,有這麼了一節特殊的基因序列。

而也正是這一節特殊的基因序列,導致了那巨型黑蠍子肉體快速腐爛的最主要的原因。

葉晨截取了這一節基因的片段之後,然後便將其植入到那個死亡蠕蟲的細胞樣本裡面!

而面對這一片的基因片段,那個死亡蠕蟲的細胞,就如同活過來了一樣,本能的劇烈的顫抖,活動,好似要逃跑似的想要遠離這個從巨型黑蠍子的細胞裡面提取出來的這個基因片段。

雖然死亡蠕蟲很強,但是其也僅僅只是一個細胞而已,再加上這裡又是葉晨的意識空間,所以又怎麼能夠反抗得了葉晨呢!

所以葉晨便麻利的直接將黑蠍子的基因序列,直接植入到了死亡蠕蟲的細胞裡面。

然後後續的發展就如同葉晨所預料的那樣,死亡蠕蟲的細胞不但立馬失去了之前的活性,還失去了能夠無能量來源又還能繼續分裂的能力。

不單單是這樣,那死亡普通的細胞也是如同死了一樣,停止了活動不說,而且還好似從源頭一般,也是雙螺旋DNA哪裡開始斷裂,再然後就是直接的死亡。

實驗到這裡,葉晨自然也就得出了能夠打敗死亡蠕蟲的辦法,那只是製造基因的藥劑,利用生化物理方面,直接將其從根源上直接滅殺點。

所以到那時,其細胞再怎麼分裂,也都沒有絲毫的作用。

……

葉晨趁熱打鐵,趕緊的從那個黑蠍子的殼的細胞裡面提取出來剛剛取到的那節基因片段,然後再利用那些基因的片段,趕緊製造基因藥劑,想要加快時間出去滅殺那個死亡蠕蟲。

雖然再葉晨的意識空間裡面,利用葉晨的思維運轉速度,加快了意識空間裡面的時間流速,讓意識空間裡面的時間流速根外界不一樣。

但是每多拖一分一秒,林穎等人就會多一分一秒的危險。

所以在意識空間裡面。葉晨馬不停蹄的,繼續忙碌了三天的時間之後,便成功的製造出了十幾支能夠滅殺死亡蠕蟲的基因藥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