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唐家人都是男人懷孕呢。」

話雖如此,但替蘇宓難受,唐梓玥心裡還是很慶幸的,畢竟在唐梓玥心裡,蘇宓是重中之重,無人可以比擬的存在。

「不跟你說了,我要去陪宓兒做孕期瑜伽了。」

唐梓玥看看時間,快到蘇宓做孕期瑜伽的時間,匆匆趕去三樓。

唐華震和唐梓玥有多寵蘇宓呢,大概可以用蘇宓想做孕期瑜伽,他們兩個就把別墅三樓給整個改造了。

別人家的瑜伽墊只是一塊,蘇宓的瑜伽墊那是一整片,至少得有五十平米,從鏡子處一直延伸到樓梯口的換鞋處。

瑜伽室的另一半放滿了各種水果、甜品和營養品,還有一張供蘇宓休息的躺椅。 「呼–」

深呼一口氣,蘇宓伸展了一下腰背,果然對抗孕期焦慮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運動起來,做完瑜伽感覺整個人身心都得到了舒展。

「宓兒你怎麼不等我?」

唐梓玥上樓了才發現蘇宓已經做完孕期瑜伽了,委屈地嘟嘟嘴。

看著唐梓玥委屈吧唧的模樣,蘇宓是一點都不心疼。

唐梓玥可是學過舞蹈的呀,從第一天做瑜伽開始,唐梓玥的動作就比她這個孕婦要標準,難道她不要面子的嗎?

況且每次吃甜點時候,唐梓玥又開始犯噁心嘔吐,天知道她看見唐梓玥難受的模樣有多心疼,所以每次都是帶著「負罪感」吃完水果和甜品。

蘇宓揉揉脖子,最近外面天氣已經開始轉冷了,這一年來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從在暮色遇見唐梓玥的那一天起,蘇宓的人生軌跡就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現在回頭想想,如果那天沒去暮色,之後她的記憶也不會復甦,顏語涵或許會繼續反對和穆天倫的婚約,藍婷婷和陳嘉珩也就不能再重逢。

人生中總有無數個選擇的節點,慶幸他們都做出了最合適的選擇,站在了最合適的人身旁。

「唐唐,謝謝你。」

「怎麼突然道謝?」

「是你讓我找回了夢想。」

「嗯?」

唐梓玥雖不解蘇宓為何突然這麼講,但還是滿眼笑意地注視著窩在躺椅里喝橙汁的蘇宓。

被唐梓玥熾熱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蘇宓輕咳一聲,撇過微微泛紅的臉,才接著說下去。

「我一直以為我失去了夢想,現在我知道了,我失去的只是找回夢想的勇氣。因為遇見你,才讓我逐漸擁有了能夠在變化莫測的世界中,堅守本心和夢想的膽量。」

多麼溫馨的場面,唐梓玥正想說些什麼來回應蘇宓,只是旁邊都是看起來很甜膩的甜品,唐梓玥一時沒忍住,「嘔」的一聲,就往旁邊的垃圾桶乾嘔了起來。

看著蘇宓越來越黑的臉,唐梓玥發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唐梓玥你要是想死,下次直說,不用這麼拐彎抹角。」

蘇宓雖知道唐梓玥不是故意的,且「孕吐」這種行為難以控制,但是這種溫馨的氣憤之下,突然乾嘔,想想都氣得牙痒痒。

「哎呀,宓兒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去給你煎牛排好不好?不要生氣嘛。」

唐梓玥湊到躺椅旁邊蹲下,雙手托著腮,委屈的晃晃肩膀,還不忘wink一下。

「你要煎牛排就趕快,別在這噁心我。」

「???」

唐梓玥不知道的是,蘇宓這人奇怪的很,沒懷孕之前看見他撒嬌會母愛泛愛,覺得他這樣可愛爆棚,但是自從懷孕之後,蘇宓的母愛僅限於肚子里的小寶貝,他再怎麼撒嬌,在蘇宓眼裡也沒了當初的粉紅泡泡,甚至還想踹他兩腳。

唐梓玥一臉苦大仇深地去煎牛排了,心裡委屈但是不敢講。

「哈哈哈哈哈哈,被嫌棄了吧。」

唐華震也不知從哪裡竄了出來,捏捏唐梓玥精緻的臉,他太快樂了,寶貝孫媳婦和唐梓玥簡直就是他的快樂源泉。

唐梓玥眼中不起一絲波瀾的注視著唐華震,那感覺就像是在說,崔秀貞在世的時候,唐華震可是天天被嫌棄,只有孕期沒有被嫌棄,都是兩級反轉,其實唐華震更慘一些吧。

畢竟他只被嫌棄十個月,唐華震可是被嫌棄了幾十年啊。

唐華震被盯得有些心虛,但氣勢上還是不能輸。

「唐梓玥,你看什麼看,我告訴你,你要是在盯著我看,我就……我就告訴小宓!」

唐華震手掐著腰,努著嘴瞪著眼「威脅」唐梓玥,活像是一個受了氣的小媳婦。

可惜論演技這種東西,唐梓玥絲毫不在話下。

只見唐梓玥放下鍋鏟,關上「爐灶」,雙目微微泛淚,也不說話,只是咬著下唇,「委屈地」望向唐華震。

「唐梓玥你這是幹什麼,我跟你說,你別這麼娘唧唧地看著我,你在看我我就……我就抽你了啊。」

樓梯處傳來了細微地腳步聲,唐梓玥心中一喜,看客來了,好戲開場。

「爺爺,我真的不知自己做錯何事,不僅讓厭惡我厭惡到連名帶姓地喊我,現在更是要打我罵我,如果是孫兒做錯了,還請爺爺說清楚。」

「……」

「……」

唐華震和正在下樓的蘇宓都是吃了一驚,這個做作的男人是誰?快把他拉走。

「這麼些年磨練出來的演技,就是為了讓你演綠茶?」

「能不能恢復你高冷的人設?」

蘇宓悠哉悠哉地走到唐梓玥身邊,拿起一個洗好了的蘋果就啃,絲毫不關心唐梓玥的表演和唐華震對唐梓玥的質問。

蘇宓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唐梓玥沒有隱退,那她是不是可以投資拍一個男版甄嬛傳,主角就定唐梓玥和唐華震,拍出來的劇,肯定能賺的盆滿缽滿。

蘇宓的毫無反應,讓唐梓玥的小計謀又落了空,他怎麼就給忘了,蘇宓現在不吃這一套呢。

幾家歡喜幾家愁,唐家老宅里其樂融融,外面的世界地覆天翻。

顧兵奮起直追,帶著顧氏集團主打影視行業,和顏氏集團的幾次交手,都大勝而歸。

儘管陳氏集團回歸了顏氏集團,但事實上收益甚微,對於影視行業,顏氏這麼些年只捧出了林新怡這麼一個頂流,還是個常年不活動的頂流。

顏氏的虧空,已經不是合併陳氏集團,就能彌補的了。

所以,當初顏詩豪無論如何也要給穆天倫和顏語涵定下婚約,為的就是有一天顏氏不復存在的時候,顏語涵也能被當成寶貝一樣,有人寵著。

再加上D集團的突然回歸國內,除了顧氏之外,大部分的上市公司的經濟都受到了重創。

儘管是已經在北京站穩腳跟,成長為參天大樹的唐氏集團也受到了輕微的影響。

陳嘉珩的韶華工作室倒是沒受到影響,主要是D集團不做設計珠寶這一行業。

穆天倫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慕顏咖啡廳了,他不僅是y傳媒的總裁,更是唐氏集團的CEO之一,唐梓玥要陪蘇宓,公司的事大部分都落到了他身上。 「崔博然,畢業於美國斯坦福商學院,一年前帶領在美國沉寂了很多年D集團死灰復燃,其家庭背景暫無詳細資料。」

「D集團的創立者—Mrs.D,中文名崔秀貞,D集團鼎盛時期的總裁—Mr.K蘇世初……」

手指不停地敲擊著辦公桌上的資料,穆天倫感覺他現在一個頭兩個大,現在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穆天倫辦公室的燈在漆黑一片的大樓上,顯得格外突出顯眼。

他記得崔博然這個名字,唐梓玥的大學同學,唐梓玥還在念書的時候,崔博然就喜歡事事與唐梓玥比較,似乎對唐梓玥的敵意頗深。

D集團,曾經在國內有一家分公司,也就是蘇氏集團,在陳濤的設計之後,蘇氏明面上就破產了,事實上的情況無從得知。

一個個接踵而來的問題,惹得穆天倫一陣心煩意亂,不出意外的話,崔博然這次回來,北京的企業格局將會迎來大洗牌,最明顯的就是顧氏集團。

顧兵……藏得可真夠深得。

D集團的大樓上,崔博然站在能夠看到唐氏集團的位置上,一邊聽著悠揚的鋼琴曲,一邊聽著下屬的彙報。

「唐梓玥,我回來了,準備好失去一切了嗎?呵呵呵。」

崔博然的笑聲在深夜中顯得猶如鬼魅一般,顧兵見怪不怪地在室內高爾夫球區,暗自替唐梓玥捏了一把汗。

唐梓玥是個值得深交的人,不過只可惜他們站在了對立面,註定成不了朋友。

瑞士。

「崔博然?」

蘇世初聽著唐冉琪給他講著國內最新的動態,在聽到崔博然的名字的時候,明顯身子一怔。

「怎麼?你認識……哦忘了,你是D集團前總裁,認識很正常。」

「哼,關係有點複雜,我以為他早就死了,想不到穆琛把他藏了這麼多年。」

總統爹地滾邊去 「這跟阿琛又有什麼關係?」

唐冉琪雖然是崔秀貞的親生女兒,可是這些商業上的事,終究是沒有告知她多少,她甚至到現在也不知道陳濤和穆琛究竟有什麼恩怨。

蘇世初看著懵懵懂懂的唐冉琪,深思熟慮后,還是決定告訴她崔博然的身世。

當初唐華震和崔秀貞結婚生子后,唐華震為了照顧唐碩和唐冉琪,自然對崔秀貞照顧的少了一些,更是忽視了崔秀貞的生理需求。

崔秀貞出軌了,在美國和一個公司的高管,也是陳濤父親陳強的一個好兄弟,只是等崔秀貞清醒過來的時候,她懷孕了,別人的孩子。

崔秀貞的心裡只有唐華震,可她戰勝不了她的慾望,她本想打掉孩子,可孩子的父親,再度誘惑了崔秀貞。

崔秀貞在瑞士買了一座莊園,讓孩子的父親做莊園的管家,為了避免被唐華震發現端倪,崔秀貞開始從各個孤兒院收養孩子,美名其曰做善事。

等到蘇世初被帶到莊園的時候,那個私生子已經七歲了,唐華震也經常過來看這些孤兒們,甚至如管家所願地把私生子也當成了孤兒,甚至悉心照顧。

對於唐華震地悉心照顧,穆琛,林新怡和蘇世初都感激在心。

所以等到唐華震撞破崔秀貞和管家的姦情之時,穆琛毫不猶豫地替唐華震處理掉了管家,下手之狠,幾乎是崔秀貞一生的夢魘。

唐華震沒有和崔秀貞離婚,在國內又建了一個莊園,也就是唐家老宅,把崔秀貞帶了回去,說是既往不咎,可是除了去唐華震給崔秀貞建的遊樂園,崔秀貞再也沒有離開唐家老宅半步。

曾經的唐華震眼裡容不得一粒沙子,所以為了他能心無隔閡的繼續跟崔秀貞在一起,也為了兩個孩子。

唐華震讓穆琛,林新怡和蘇世初三人想辦法除掉私生子。

在事情暴露之後,管家的舊友陳強就偷偷帶孩子回了美國,夏淑不同意陳強收養這個孩子,陳強固執不聽,甚至假裝出軌和夏淑離婚,目的就是保住孩子,離婚也是怕夏淑受到牽連。

唐華震在美國有兩個地下組織,一個DUSK,意為黃昏,一個DAWM,意為黎明。

DUSK負責暗殺,唐華震給了穆琛,DAWN負責情報,唐華震給了林新怡。

D集團,唐華震則替崔秀貞交給了他最中意的蘇世初。

也是那時起,JKQ成了三人的代號。

黑桃J–穆琛。

方塊Q—林新怡。

King—蘇世初。

有了組織的力量,林新怡很快查到了私生子在陳強那,並且鎖定了陳強的位置。

穆琛則帶著手下,找到了陳強,所謂陳強替罪被槍殺,不過是DUSK慣用的幌子,以此來囚禁了陳強。

為了逼出私生子的下落,穆琛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各種酷刑全上了一遍,只是陳強這人重情重義,且骨頭硬地很,無論如何,陳強都沒吐出半個字。

穆琛又怎會輕易罷休?他想到了古代的酷刑—凌遲。

也就是把人活剮了,是真真正正的千刀萬剮。

陳強死前,實在受不住這種生不如死的折磨,他招了。

地址他藏在了陳濤一直帶著的護身符里。

穆琛三人暫時不能回國,陳濤也就幸免於難了幾年,等後來陳濤再來美國的時候,剛下飛機,就被提前得知消息的林新怡捆了回去。

囚禁過陳強的地下室,再次囚禁了陳濤。

林新怡索要陳濤的護身符,陳濤不給,那畢竟是陳強留給他的,他雖恨陳強,可始終是血濃於水。

林新怡可沒有穆琛那麼心狠手辣,她做不出將人凌遲致死的行為。

可她有錄像帶,陳強被活剮了的錄像帶。

陳濤就那麼被迫看著視頻里他的父親,是如何被人折磨致死,從父親身上割下來的肉都是血淋淋的。

陳濤的精神受到了嚴重的刺激,他怕,他怕被千刀萬剮,他知道,他不順從,這些惡魔不會放過他。

他交出了護身符,可他依舊被精神衝擊造成了心理畸形。

穆琛收到護身符后,立即去找了那個私生子。

可終究是時隔多年,那裡早已人去樓空,穆琛撲了空。

在之後的幾年裡,穆琛和林新怡一直沒有放棄尋找私生子的下落。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們找到了。 可那時,時間過去了很久,穆天倫也已經出生了。

那位私生子的妻子已然懷孕,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崔博然。

穆琛了結了私生子的生命,可是對於尚未出世的崔博然,他終究還是沒能下得去手。

但唐華震並不算留下這個有一半崔秀貞血脈的孩子。

可能是於心不忍,也可能是想到了他還在牙牙學語的孩子,穆琛最終違背了唐華震的命令,放過了崔博然和崔博然的母親。

農家童養媳 至於真正的原因,除了穆琛誰也不知道。

「哥哥知道嗎?」

「一直知道。」

聽到前塵往事,唐冉琪有些動容,在這些事情里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她熟悉的模樣,她的父母親,丈夫,朋友和閨蜜,每一個都是她從未知道的模樣,甚至連她的雙胞胎哥哥,也都知道。

怪不得陳慧莘是唐碩領回來的,原來這一切,從始至終被瞞著的只有她一個人。

父母昔日的恩愛模樣,在唐冉琪腦海里一遍遍地上映著,她不敢相信,那麼愛她的母親,曾經和另一個男人苟合生下了私生子。

這一切是多諷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