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叫拉到,唉,你說導演也真是的,那個演員演的那麼差,還不如我呢,長得也不怎麼樣,我怎麼就不能是女二呢,實在不行女三我也可以,現在倒好,就弄個了女六號,天妒英才啊。」

「你算了吧,她的角色怎麼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然你也試試?」

易小芊差點兒沒把咖啡潑他臉上。

「笑話,本小姐是什麼人,我是我們學校最漂亮之一,最能打第一,讓我去伺候那個人渣,呸,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

李紅陽就知道她會這麼說,兩個人拍了一個月的戲,莫名其妙的就對了脾氣,就是李紅陽的性格是沉穩的,易小芊是毛毛躁躁的,所以按道理來說她們應該是八杆子打不著的關係,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兩個人就成了無話不說的人,就像現在這樣,吐槽著劇組的某些人。

「行,女俠最厲害,不過女俠,你在厲害也不能當飯吃吧,下次見到那個女人,別說太多的話,到時候吃虧的還是你自己,來,繼續喝咖啡,喝完了省著一會兒潑我身上。」

易小芊以為兩個人在這部戲之後就會慢慢的重新變得陌生,因為很多演員都是這樣,拍戲的時候關係特別好,但是戲結束了,關係馬上就變成點頭之交。

沒想到的是後來兩個人經常在一個地方拍戲,就經常約飯,易小芊經常和李紅陽吐槽,一來二去兩個人的友情就越來越深了,易小芊也挺高興,也這麼個朋友,閨蜜,可以一起聊天,她沒想到有一天這種關係竟然變了,因為李紅陽和她表白了。

「你別鬧,我把你當兄弟的。」

易小芊看著眼前的玫瑰花,眼神里難得的透出了驚恐。

「我一直都喜歡你,很多人都看出來了,只有你不知道。」

「那個,對了,我和我媽今天視頻,我先走了。」

易小芊不是第一次拒絕別人的告白,但是真的第一次拒絕的自己心慌,以前那些花花草草她可沒這種感覺。

後來兩個人還是在一起吃吃喝喝,易小芊以為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後來易陽她的爸爸重新出山,她的身份也發生了變化,以前她求著別人演戲,現在變成別人主動找她。

李紅陽也開始有意無意的疏遠她,可是她沒感覺出來,還去吃飯聊天吐槽,最後李紅陽和她說,如果不能做情侶,也不想做朋友了,為此兩個人翻臉了。

易小芊因為這個自己還喝多了,李紅陽接到了她醉酒後的電話,電話裡面說了很多,李紅陽一直聽著,什麼也沒說,但是他又重新出現在了易小芊的生活里。

其實李紅陽就是因為易小芊的身份,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她,以前兩個人都是小演員,彼此的身份都符合,後來易小芊成為了娛樂圈龍頭大佬的女兒,身份一下就變了,所以他自卑了,他覺得自己配不上易小芊,但是接到易小芊的電話,他改變了主意,他決定繼續追求自己喜歡的女人。

只不過有句話說得好,你離開的時候有多麼瀟洒,回頭的時候就是多麼難,易小芊因為他當時說的話,對他的態度變成了冷漠,雖然打電話也會接,發消息也會回,但是都是那種公事公辦的態度。

兩個人就這樣維持的關係,易小芊沒想到自己的演員夢還沒開始多長時間,老爸就把他叫了回去,上來就是男女雙打,中心思想特別明確,就是要她回家接手生意,她做了很大的努力想要拒絕,甚至找到了易大千,希望易大千能夠承擔起這個重任,很可惜她失敗了,易大千每天沉迷於談戀愛還有實驗室,並沒有接手公司的打算,這在別人家都是爭著搶著,沒想到在她們家推都推不出去。

最後易小芊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情,她到公司開始學習,以前她就是個演員,根本沒有學習過這些東西,所以一切都要從頭開始,忙碌讓她快要忘記李紅陽這個人了,結果他們又見面了。

「易總,這兒就是我們的藝人工作室,他們都在這裡辦公,公司給他們安排了自己的地方,這些藝人都有很大的自主權。」

易小芊一邊聽一邊看,結果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李紅陽。

「這個人是?」

「哦,這是最近火起來的一位年輕演員,戲演的不錯,人氣也不錯,上個月合約到期簽到了我們公司,這兩天好像安排出去參加節目了沒在。」

「哦,我知道了。」

易小芊走馬觀花的看完,回到辦公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李紅陽打電話,她想問問李紅陽是不是因為她才來的,結果第一次電話沒通,第二次被掛斷了,氣的她差點兒沒把手機扔了。

好在晚上的時候李紅陽給她回了電話,易小芊直接開門見山:

「你為什麼來我們公司,我告訴你,我們不可能。」

李紅陽聽了情緒並沒有什麼變化。

「你是不是誤會了,易世界是最大的娛樂公司,人往高處走,我想這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易小芊一下也不知道說什麼,因為李紅陽說的很有道理,她不知道怎麼反駁。

「那我不管,你趕緊離開公司。」

「合同已經簽了,不管哪一方不遵守合同可是有懲罰的,錢可是不少。」

易小芊氣的直接把電話掛了,雖然她是公司的領導,但是也不可能說解除合同就解除合同,這些事兒都是要聽部門的意見,除非是確實惹了什麼事情。

就這樣,易小芊和李紅陽又交集在了一起,和以前不同的是,這次李紅陽不在有什麼顧忌,直接就是明目張胆的追求她,沒事兒就送什麼花吃的,而且還都是下半時間,讓易小芊用工作時間這個理由反駁都不成。

全公司的人也都知道李紅陽在追求老闆的女兒,說各種話的也都有,這次李紅陽已經做好了準備,他不管別人說什麼,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雖然易小芊沒有接受他,但是易小芊的父母知道了,讓李紅陽沒想到的是她的父母特別認可他,還讓他好好努力,多多加油,希望他早日成功,說好的門當戶對,在他們那裡一點兒都沒有體現。

本來兩個人感情就這樣不緊不慢的進展著,誰知道一件只有偶像劇里才會發生的事情在她們身上發生了。

那天易小芊喝多了,李紅陽也喝多了,兩個人一起回了家,把彼此珍貴的東西都奉獻出去了,易小芊醒來的時候,沒有憤怒,反而,有一些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感覺。

李紅陽也暈了,他雖然喜歡易小芊,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用這種方式佔有對方,這在他看來是一種錯誤,只不過當時兩個人都不知道說什麼,最後易小芊讓她保守秘密,這件事情就終止了。

發生了這件事情之後,李紅陽更是加大了追求力度,在他看來,易小芊已經成了自己事實上的女人,那他就要負責到底,所以他找到了未來岳父,直接坦誠了錯誤,並且請岳父幫助他,就這樣,他開始從藝人變成了工作人員,沒事兒就幫著處理公司的一些事情,這樣兩個人就經常見面。

易小芊本來以為這就是一次醉酒體驗,沒想到這個體驗送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她懷孕了,她沒有像電視里一樣去隱瞞,而是直接和李紅陽攤牌了,兩個人簽訂了協議,結婚,但是等孩子出生之後就離婚,李紅陽答應了這個條件,因為他有信心,讓易小芊生完孩子絕對離不開他。

就這樣易小芊和李紅陽成了一家人,易小芊沒想到的是,自己懷孕的這些日子,李紅陽前後左右的伺候著,夜裡聽到有什麼聲音都馬上起來,就怕她有事情不好意思叫他,兩個人雖然分床而睡,但是易小芊翻一下身李紅陽都能清楚的知道。

孩子降生之前,易小芊也暗示過李紅陽如果有那方面的需求不用顧及她,李紅陽直接伸出來一隻手,易小芊看了紅著臉罵了他一句。

孩子降生之後,易小芊已經完全習慣了自己身邊有這樣一個人存在,她覺得自己現在已經離不開這個人了,兩個人也默契的沒有再提什麼離婚的事情,孩子三個月的時候,兩個人自然的睡在了一張床上。

生活越來越好,孩子也越來越大,易小芊的能力也越來越強了,她也聽了好多爸爸傳奇的故事,有時候她都懷疑,自己印象中的爸爸好像是個假的,直到爸爸把華國電影帶出了國門,她才知道,原來爸爸的身影一直那麼偉岸。

易小芊覺得一家人可能就這樣幸福的生活下去,沒想到父親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意思就是他可能活不久了,她不相信,覺得是父親自己想的太多,可惜,事實往往和心裡想的不一樣。

在平常的一天,易小芊被父親叫到了身邊,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她,她從父親的眼神里讀到了不舍還有父愛。

終於,父親還是離開了,沒有任何疾病,也沒有任何痛苦,就這樣離開了,父親去世之前告訴她,不管有什麼事情,都要照顧好自己,她哭著答應了,易小芊知道,這是父親最後一次和她說話了,也是最後一次叫她女兒了,她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來,父親給她擦了擦眼淚,那也是父親留給他最後的溫度。

在父親去世之後,易小芊努力的打起精神,因為父親告訴她,以後公司就要靠著她了,所以她不能垮掉,她告訴自己,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接手父親工作的只有她,因為她是父親最愛的女兒。

隨著時間的流逝,父親的身影還在,但是離去時的悲傷已經少了很多,一家人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軌,哥哥嫂子的工作都得到了領導的認可,成了單位的中流砥柱,孩子們也健健康康的長大了,學習也都很好,也很懂事,除了明明,可能他們家基因的關係,女孩子都有一種暴力的傾向,明明也是,她和奶奶姑姑一樣,也是一個小霸王。

易小芊帶著孩子像往常一樣,回家過周末,發展媽媽正在家裡燒什麼東西,她沒有看到,只是隱約看到了幾個字,好像是世界什麼的,也沒有多想,一家人吃了個飯,本來想要回家,就被媽媽叫住了,媽媽告訴他們,她要離開了。

易小芊不敢相信,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然而並沒有給他們機會,媽媽說了一些話之後,安詳的坐在沙發上睡著了,這一睡就是一生。

後來易小芊寫過一本書,名字就是我們一家,這裡面詳細的寫了這一家人的生活,後來被電影博物館收藏了,因為這是描寫新時代電影教父易陽最真實的一本書。 古逸少蹙眉:「難道是真的,龍珠響了之後,就可以召喚神龍嗎?玥垚來了嗎?」

陸浩然憂心道:「呃,都這種時候你聽著龍吼的,就好像是地動山搖的,哪裡是正常的龍吼什麼,你還想著你的玥垚,還是想著怎麼保命好吧!」

古逸少陸浩然看看天空,整個天空,再一次暗下來,顯得無邊無際的黑暗。

如果不是見過文明世界的人?都要被這種壓迫的天氣的,給嚇死了,以為真的是有神靈,將士要懲罰人類。

罪臣嫡女:冷王虐妃 古逸少乾脆追出去,也不怕了,追出門外,院子里,想要從那翻翻滾滾的,雲層中,搜尋有沒有龍的身影……

突然雲層中翻翻滾滾,有一條青龍游到古逸少眼前。

「殿下……」

「玥垚?」

古逸少愣住了,悲憤填滿整個心間。

「真的是你,玥垚嗎?」

「誒嘿嘿,殿下,真的是我……」

那龍吼聲,本來是粗獷又嚇人的蒼涼聲,可是笑起來,最後這句,確實是玥垚,清鈴鐺般的笑聲。

古逸少瞬間,就眼淚撲簌簌的落下。

「玥垚,我找你找的好苦呀,你怎麼現在才來?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嗎?你到底在哪裡?你快趕緊告訴我,我不想再錯過任何機會。」

念念清華 古逸少,早都發誓,如果見到玥垚的身影,不管怎麼樣,第一句話,就問她到底管家在哪裡,到底在哪啊?免得機會一閃而過,再也沒有這樣問清楚的時候了。

「玥垚,你告訴我,你到底被他們關押在哪裡?我這就去救你?」

那青龍只是搖頭落淚,卻不說話……

古逸少哭喊:「玥垚,你到底在哪呢?你就告訴我,沒有我不能去的地方,我肯定能救出你的,你放心。」

陸浩然傻眼了,這半天都沒有吭氣,就是因為看到這天空上這麼巨大的一條蒼龍。

總裁的逃跑妻 我的天哪,這可是自己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這種天空上遊盪而來了一條龍。

小白龍那傢伙,根本就沒有這種陣勢。他只不過是一條小龍罷了。

陸浩然這會兒才回神:「哇,逸少,這,這就是玥垚嗎?」

逸少:「嗯,別打岔……」

「呃,看看你,這麼凶幹嘛呀,把人家龍女都給嚇壞了!」

陸浩然沒好氣,這傢伙。這麼小氣,不讓我和玥垚說話,該不會是怕我這長得帥,把他比下去吧。

「誒嘿嘿……」

突然那青龍,在天空中一擺尾巴,變成了一個青綠色輕紗飄飄的仙女。

朝古逸少款款走來……

逸少:「玥垚……」

玥垚,長大了呀,對呀,這都十年過去了,她本來那個年紀好像比自己還大了幾歲。

現在她又長成了,像自己在現代的時候,見到她的那個時候的樣子。

她永遠都十五六歲的感覺,還是那樣的,青春無敵,那樣笑靨如花。

「誒嘿嘿,你是?殿下這位公子是誰?」

陸浩然笑道:「啊,哈哈哈哈,美女,呃,龍女我是殿下的好朋友是他來世的,青梅竹馬的哥們!」

「久聞龍女美名,今日一見果然非同凡響……」

陸浩然,說實話,也是一下子被玥垚這個,偏偏仙女的模樣給驚呆了。

想不到,世上,真的有如此美麗的女子,這才是符合與人們心中龍女的模樣啊。

平時電視里的龍女,比上人家都是什麼呀!

陸浩然不僅垂涎三尺,心想,逸少,這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讓這麼大一個美女,對他傾心。

古逸少道:「玥垚,你不是真的玥垚,給老實說,玥垚到底在哪裡?」

陸浩然驚道:「什麼,不是玥垚,那她怎麼長得這麼美呢?她要不是你的玥垚,那我可就不用管你了,我要追她?」

古逸少:「玥垚早被他們控制起來,關了起來了,那裡還能這麼清新美麗,自然的站在我面前了。你也不好好,用用你的腦袋想想,還說比我聰明,你的聰明勁都往哪去了,看到漂亮的女人就瘋了一樣……」

陸浩然:「呃……」

說的是呀!那個玥垚龍女,不是早都被他們抓起來了嗎?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呢?看樣子這一個肯定是個啥假的。

「呃,逸少,那你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放著這麼個大美女,難道就不管了?」

「笨蛋,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管什麼美女不美女,那些都只是假笑,你可以不要被他這個假象給欺騙了!」

「誒嘿嘿,公子,我是玥垚,你告訴殿下……」

陸浩然被這一聲公子,叫的一下子丟魂了一般。

「唉!好,龍女……」

陸浩然機械般告訴逸少:「殿下,逸少,這個美女,她真的是龍女玥垚……」

古逸少罵道:「滾,你個傢伙,滾犢子,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殿下,我只是一個虛影,我並不是真的人身……」玥垚說著眼淚汪汪的。

古逸少動容道:「玥垚,你說你只是個虛影?到底是什麼情況?你真的人又去哪裡了?」

古逸少往前走,想要抓住曠玥垚。

「殿下,別過來,你要是過來的話我可能就消失了,我只是個虛影,一碰就散了……」

浩然道:「呃,逸少,這回你該相信她了吧?她是真的,這個虛影也是她自己呀!」

逸少使勁搖頭:「不,玥垚,你不能離開我,我說什麼,都不能讓你離開我了!」

陸浩然道:「你站住,冷靜下,聽聽龍女怎麼說?」

逸少道:「別抓著我,我要抱抱玥垚,我不會讓她離開的……」

陸浩然道:「不行,逸少,你別把這個,玥垚留給你的美好回憶,打破了呀!」

逸少這時候根本不受控制,攔不住,想要撲過去抱玥垚。

玥垚哭著笑道:「呵呵,殿下,我們還有機會在一起的,你等我,等我,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好嗎?」

逸少哭喊著,心裡知道,玥垚恐怕已經死了,不然怎麼龍珠交給自己了。

不然龍珠吹響,怎麼就召喚來了玥垚的虛影,為什麼不是玥垚親自來?

恐怕玥垚已經死了,不然她不可能不會親自來的。

「我不聽,玥垚,我不聽,我要你一直在我身邊,不讓你離開我……」 靳康在控制了留守的幾名將領后,便調派跟隨而來的一千騎兵,分別掌控南北兩門,封鎖武關。

及至日暮時分,天色昏黑,一支打著匈奴旗幟的兵馬,從北面緩緩靠近武關。

關上的守軍待見到旗幟后,不疑有他,並未察覺到有不對勁。再加上靳康已經明言,北上大軍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因此,整個武關的守軍,絲毫沒有任何防備。

關外,李戩望著幾乎剝光了衣服,正等著他蹂躪的武關,心中不由升起一絲不可思議。

此次奪關的計劃,並非他所想到的,而是貪生怕死的靳康設計的。按照他的計劃,征北軍幾乎可以兵不血刃,便能拿下整個關城。

直到此時,計劃依然實行得天衣無縫,關上守軍根本沒有任何防備。

很快,四千大軍緩緩進入關門,關門已經被偽裝的騎兵所控制,根本不怕被其他人發現。

待大軍進入關中,立即兵分兩路,一路徑直攀上關牆,一舉將處於懵逼狀態的守軍拿下。

另一路直奔南門,拿著靳康的將令,借口換防,迅速將南城守軍全部控制起來。

直到此時,被關押起來的守軍,依然不知道關牆已經易手,還以為是靳康不信任他們,連他們也成了被懷疑的對象,不由紛紛破口大罵。

一夜過去,當天色亮白,眾人才看清楚,負責看守他們的士兵,已經換成征北軍的服飾。頓時個個目瞪口呆,依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