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巴掌拍不響,天水聖院當然有錯,可不是人人有錯,一旦雙方開戰,必然會牽連到許多無辜的人,天縱丹聖你於心何忍。有錯,可以用別的方式去彌補。你可以儘管開價,天水聖院願意給予賠償。要地盤,給你們地盤,要錢,給你們錢。我們不求別的,只求保住天水聖院,在此地安身立命。希望天縱丹聖給我們一條後路,不要做的太絕。」

「你們並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我只給你們兩條路選擇,一是臣服,二是滅亡,沒有第三條路可走。另外,別再跟我扯大旗,談什麼大道理。你們天水聖院早已暗中投靠了聖光大陸,是整個騰龍大陸的叛徒。放任你們這群叛徒繼續存在,等於在身上留下一塊毒瘤。我能給你們投降的機會,已經是巨大的讓步,別再得寸進尺!」

我就是超級警察 天縱丹聖的聲音當中透出滔天怒意,降下無窮威壓,對著整個天水聖院壓了下去。

總裁我hold不住了! 許多房屋不堪重負,轟然倒塌破碎,地面上的地磚,一塊塊的深陷下去,周圍的大地都為之一沉。

兩個選擇擺在了浪翻空面前,或者說擺在了整個天水聖院面前。

是戰是降,僅此而已!

浪翻空有所打算,故意說道:「天縱丹聖,我才剛剛接管學院,還不能完全做主,你再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去跟各方斡旋,然後再給你答覆。」

「你需要多久?」天縱丹聖沉聲問道。

「至少一刻鐘!」

「不可能!我再給你五十息的時間,五十息之後,你們如果還不投降,那我就血洗天水聖院!」

天縱丹聖放下狠話。

一息也就是一呼一吸的時間,約等於一秒,五十秒何其短暫,連一分鐘都不到。

這五十秒的時間,將決定很多人的生死。

浪翻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退回了下方,也不知道是要去跟別人商量,還是要做什麼小動作。

半空中,天火大道熊熊燃燒。

炎龍學院眾人站在其上,一個個都在蓄勢待發。

「院長,我看他們不大可能投降,乾脆動手算了。五十息的時間,足夠他們啟動陣法了。我們跟天水聖院鬥了這麼多年,積怨已深,何必對他們這麼客氣。」有人悄悄進諫。

天縱丹聖淡淡道:「最後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吧。要是能兵不血刃的拿下天水聖院,這是再好不過。」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好吧。全聽院長安排。」提議者不再多說。

時間短暫,越來越接近五十秒的時限。

忽然有幾道身影從半空的懸空島上飛了下來,並不是之前的浪翻空,而是另有其人。

這幾人身上全都穿著白衣,散發出聖潔的白光,預示著他們身為聖子的身份。

是聖光大陸的人!

這些人突然現身,望向了天縱丹聖等人所在之處,為首的是一名發福的胖男子,臉上帶著倨傲之色。

「天縱丹聖,你之前說的沒錯,天水聖院已經投靠了我們,這叫做棄暗投明。你要是敢對這裡動手,就是對我們聖光大陸宣戰!還望你三思而行!」胖男子大放厥詞。

天縱丹聖兩眼一眯,寒聲道:「你們還真是大膽,敢在這時候公然現身,你們為天水聖院出頭,也就坐實了他們叛徒的身份。」

「他們可不是叛徒,我說了,這是棄暗投明。我們的聖帝何其偉大,統一了整個大陸,將來他還會統一你們的騰龍大陸。早日投降才是明智之舉。我等是聖帝派來的使者,專門負責打理天水聖院的事務,豈能讓你們進攻此地。你們現在打道回府還來得及,要是再敢冒犯,我就將此事上報聖帝,請聖帝來裁決你們這些賤民!」

胖男子態度囂張,出言不遜。

之前是炎龍學院逼迫天水聖院投降,現在反倒是換成了聖光大陸的人逼迫炎龍學院投降。

天縱丹聖怒道:「真是荒謬!」

一旁的范浪實在看不下去了,突然拔劍出鞘,斬出兩道寒光,向著那幾名聖子飛了過去。

「五十息已到!別再跟他們廢話了!」 姜小時自行掐斷了跟系統的對話,她還沒有想好怎麼跟傅辰修,電話是要打的,但是謊言還沒有編好,瞞著傅辰修是對傅辰修對不公,不瞞著傅辰修絕對不會同意她拿自己的性命去救莫江湘,可是她內心有一股意念在告訴她一定要救莫江湘,那是欠她的。

姜小時腦袋疼的要命,沒什麼精神去思考,躺在床上去休息一下。

………

地下室

手下給許苑澤彙報情況,「爺,傅辰修已經把莫氏的人搞定,許家山好像有什麼把柄被傅辰修拿到了,現在已經回了瑞城,不過周怡伶那個女人還在蓉城。」

「把周怡伶的消息告訴易長譯,用那個女人把金潤澤引出來,抓回來,等著莫莫醒了,把他殺了。」他防住了所有的人,卻又冒出來一個金潤澤前世一個根本就沒有怎麼出現的人。

「爺,神屁接回來還需要時間,但是姜小時的電話已經響了好一會兒,都是傅辰修打來的,您看怎麼辦?」

「讓她接。」

「爺,要是她說出來,那麼我們還怎麼救夫人,我們現在人手不夠,而且易長譯他們都在蓉城,不能硬碰硬。」手下一直都關注著傅辰修跟姜小時那邊的狀態,傅辰修對姜小時的愛就如同許苑澤對莫江湘,完全就是不相上下,這兩個天之驕子一般的男人,命脈全然是掌握在這兩個女人的手中,誰都不能失去誰,失去其中一個,另外一個怕是活不成了。

「她不會說的。」許苑澤不怕傅辰修,但他也能確定姜小時不會跟傅辰修說,因為姜小時欠他家莫莫一條命,應該還的。

許苑澤都這麼說了,手下也只好這麼做,出了地下室還不忘給自己好兄弟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兄弟,你上飛機了嗎?」

鬥珠 「嗯,神婆就在我旁邊,我們還有七個小時就到。」

「兄弟你得快點回來,我有不好的預感。」

「好。」

「神婆你掐指一算我兄弟不會有什麼危險吧?」飛機上的男人掛斷電話緊張的問著身邊的神婆。

「無需擔心,一切都會很順利的。」神婆蒼老的聲音彷彿就像是帶著佛家的清心咒一般讓旁邊的人心情沒有那麼浮躁。

……………

「五爺,小時在裡面很久沒有出來,我想要進去,別墅裡面外面保鏢的人數不是我能打過的。」保鏢兼姜小時進去這麼久還沒有出來,就跟傅辰修打電話。

傅辰修坐在車上,入鬢的長眉深擰著,「在那裡等著,我立刻就過來。」

「爺,多帶點人,別墅的氣氛很不對勁,進出了一些奇怪的人。」

「什麼奇怪的人?」傅辰修心裡有一股好不好的預感,俊臉冷綳陰沉。

「道士進出的特別多,而且還在別墅的周圍畫上了奇怪的符號,我也不認識,五爺我們農村就算是死人要做法事,也沒有這個這樣的詭異,不像是做法事到是有點像是在招魂。」手下形容著現在的場景,讓他有些滲的慌,汗毛都豎起來了。 范浪忍無可忍,直接動手戰鬥。

用嘴巴解決不了的問題,那就用手去解決。

天縱丹聖剛才已經給了這些人一線生機,可是這些人不領情,那就怪不得范浪下狠手了。

他一路走來,經歷無數戰鬥,腳踏屍山血海,不介意背負更多的血債。

殺生之路,不容分說!

斬!

范浪夾帶兩道寒光,當空一閃而過,觸動了天水聖院的結界。

一道光幕閃耀而出,接著是更多的光幕亮起。每一方超然勢力,都會在自己的老家布置各種防禦手段,大陣,結界,全都必不可少。

范浪去勢不減,手中無情劍爆發五十幾枚道印,刺向了擋在身前的結界,將其一層層破開,過程就好像捅破窗戶紙,勢不可擋。

他斬殺水玲瓏之後升了一級,實力大幅提升,操控的道印上限也隨之增加,破壞這些結界不在話下。

轟!轟!轟!

層層結界破碎。

范浪一路突破到天水聖院內部,飛到那些聖子近前,手中雙劍連斬數下,將這幾人統統秒殺!

所有的聖子都是被洗腦過的,想法異於常人,好似一群狂信徒,只知道跪舔聖帝,還鄙視其他大陸的人。

跟這群所謂的聖子,實在是沒什麼好說的。

聖子?

何為聖?

這只是他們往臉上貼金罷了。

在范浪看來,這群人跟「聖」這個字八竿子打不著。

半空寒光閃爍,將這些所謂的聖子殺了個精光,就像是砍菜切瓜,切割成條條段段,鮮血飛濺開來,觸目驚心。

之前說話的胖男子,腦袋都被斬斷了,臨死前瞪大雙眼,傳出最後一道意念:「你敢殺我們……聖帝不會放過你的……」

「別說是你們這些小腳色,就連你們的丞相,都是死在我的手上。你們尊奉的聖帝,將來也一樣要死在我的劍下!」

范浪爆喝一聲,再斬出幾道寒光,將那些聖子徹底碎屍萬段,死的不能再死。

一場殺戮之戰,就此拉開了血腥的序幕!

范浪目標明確,那些弱者,殺了也是無用,要殺就去殺強者。他的意念當空橫掃,鎖定了幾處氣息最為強橫的地方。

這些地方,要麼有強者坐鎮,要麼是陣法的核心位置,全都是戰略要地。

將這些強者都殺了,天水聖院自然覆滅。

只殺強者,無視弱者,算是范浪最後的仁慈底線。

「吼!!!」

范浪進入龍王形態,整個人頓生變化,身上爆發出衝天波動,橫掃四面八方。

他的背後延伸出九顆龍頭,一個比一個猙獰,每個龍頭之上,都有一枚道印。

恐怖的威壓,以他為中心擴散,對著大地籠罩下去,令眾生為之戰慄。那股殺意,已經化作實質,形成滾滾黑氣。

下方一陣大亂,人們驚慌失措。

「范浪殺了聖子!」

「難道我們天水聖院的上層人物,真的投靠了聖光大陸?」

「快逃,這種大戰,不是我們能摻和的。樹倒猢猻散,連院長都死了,難道還讓我們去給學院陪葬嗎?」

有人吶喊,有人逃亡,也有人妄圖反抗。

范浪身形一閃,直奔一處氣息強橫之地。

天縱丹聖見狀,乾脆把心一橫,揮手道:「我們也進攻吧!但凡是反抗者,一律殺無赦!」

「是!」

「今天就是天水聖院的滅亡之日!」

「滅了他們!」

一眾強者連連應是。

天縱丹聖一招手,半空中浮現出一尊巨大的煉丹爐,他直接用煉丹爐擔當武器,就好像揮舞巨錘,對著前方怒砸過去,重重轟擊在了層層結界之上,將這些結界強行破開,開闢出一條道路。

眾人魚貫而入,闖進了天水聖院的領地。

事已至此,只能戰鬥,天水聖院的幾位副院長主持大局,啟動了各種陣法。

嘩啦啦!

半空中的天河化作一頭水龍,對著天縱丹聖撲了過去。這陣法消耗海量的靈幣,蘊含濃郁的天地靈氣,發動起來非同小可。

天縱丹聖翻舞盤龍煉虛爐,將爐口對準來襲的水龍,爐口能量運轉,好似一團黑洞,將水龍吸收進去,強行煉化。

「殺啊!」

「沖!」

炎龍學院剩下的強者開始大殺四方,誰也沒有閑著,引發了各種各樣的戰鬥。

范浪帶頭衝鋒陷陣,殺向了天水聖院的核心地帶,還將自己的左膀右臂釋放了出來。

「吃貨,阿紫,出來助我一臂之力!」

一金一紫兩道光影飛出,化為了兩個龐然大物,一個是金光燦燦的金陽戰獅,一個是遮天蔽日的魔龍阿紫。

「吼!」

「吼!」

兩個龐然大物一個比一個大,當空發出咆哮。

阿紫扭過頭,沖著金陽戰獅吼道:「大貓,我在練嗓子,你怎麼也跟著瞎喊,記住了,以後我喊了,你就給我乖乖閉嘴!」

金陽戰獅望向了阿紫,發出低吼表示不滿。

還不等跟敵人交手,這兩位倒是先掐起來了。

范浪一陣火大,飛到這兩個大傢伙身邊,照著各自的腦袋分別踹了一腳,教訓道:「別內訌,都給我幹活去!」

兩個大傢伙這才展開行動,與范浪並肩作戰。

范浪本人的實力堪比玄神,金陽戰獅跟阿紫同樣如此,這就相當於三個玄神一起出動,是何等強大的戰力。

就算是超然勢力,也抵抗不住!

「啟動『兵鋒絕神陣』!」

天水聖院之內發動強大陣法,數十萬道寒光一飛衝天,每一道寒光都蘊含著一把兵器。

這是用幾十萬把兵器布置而成的大陣!

在煉製兵器方面,天水聖院首屈一指,發揮這方面的強項,布置出了這門兵鋒絕神陣。

幾十萬把兵器一起發動,可以絞殺一切,連玄神都要避其鋒芒。

漫天寒光飛舞,與日月爭輝,直奔范浪撲了過去,形成利刃風暴。

每一個陣法都有陣眼,是陣法的核心。這門兵鋒絕神陣,將陣眼安排在了萬千利刃的中心,由一把兵器帶動幾十萬把兵器。

只要毀壞了這一把兵器,整個陣法自然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