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總動員2》之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依舊是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影片《變相怪傑》。

經歷過次周的38%深跌,《變相怪傑》上映第三周,票房跌幅收窄至23%,繼續進賬1765萬美元,上映三周累計票房達到7766萬美元,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門檻已經板上釘釘。

派拉蒙的經典科幻系列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玩具總動員2》之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依舊是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影片《變相怪傑》。

經歷過次周的38%深跌,《變相怪傑》上映第三周,票房跌幅收窄至23%,繼續進賬1765萬美元,上映三周累計票房達到7766萬美元,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門檻已經板上釘釘。

派拉蒙的經典科幻系列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玩具總動員2》之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依舊是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影片《變相怪傑》。

經歷過次周的38%深跌,《變相怪傑》上映第三周,票房跌幅收窄至23%,繼續進賬1765萬美元,上映三周累計票房達到7766萬美元,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門檻已經板上釘釘。

派拉蒙的經典科幻系列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玩具總動員2》之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依舊是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影片《變相怪傑》。

經歷過次周的38%深跌,《變相怪傑》上映第三周,票房跌幅收窄至23%,繼續進賬1765萬美元,上映三周累計票房達到7766萬美元,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門檻已經板上釘釘。

派拉蒙的經典科幻系列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玩具總動員2》之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依舊是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影片《變相怪傑》。

經歷過次周的38%深跌,《變相怪傑》上映第三周,票房跌幅收窄至23%,繼續進賬1765萬美元,上映三周累計票房達到7766萬美元,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門檻已經板上釘釘。

派拉蒙的經典科幻系列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玩具總動員2》之後,排行榜單第二名的依舊是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影片《變相怪傑》。

經歷過次周的38%深跌,《變相怪傑》上映第三周,票房跌幅收窄至23%,繼續進賬1765萬美元,上映三周累計票房達到7766萬美元,跨入億元票房俱樂部門檻已經板上釘釘。

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派拉蒙的經典科幻系列續集《星際迷航7:斗轉星移》從上周的第二名落到第三名,上映次周,票房跌幅為31%。 葉如妙見塵埃落定,自己若是再不出聲怕是事情就沒有轉圜地餘地了,思襯了片刻上前半步,朝宋司卓盈盈一福身,表現地大方得體。

「臣女速來聽聞聖暿王事務繁忙,加之心繫百姓,今日怎麼會一早就這樣空閑,還碰到了這樣的事情?不知是否有什麼誤會?」葉如妙表現的坦坦蕩蕩。

站直了身子后微仰起頭和宋司卓直視。

此時的葉如妙在賭,她尋思著前世的攝政王愛慕著葉嬉,定然是因為她的端莊大方,賢良淑德給吸引了。

而這一世的葉嬉已經改了她的性子,那有沒有可能聖暿王不會再愛上葉嬉呢?

之所以聖暿王會請求賜婚是被葉嬉給矇騙了?

若是她在這個年齡就表現出驚人不同的一面,甚至比上一輩子的葉嬉還要好,那麼被選中的被看中的會不會是自己?

葉如妙的舉動引來了葉嬉的注意,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葉如妙,思考著她此舉的用意。

宋司卓彷彿知道葉嬉的想法一般,竟然展現出了一絲興趣,「哦?誤會嗎?」

「是。」葉如妙見宋司卓竟然會搭理她,心底更加有了信心。

誰不知道整個成國能讓宋司卓對話的女子,一個手都能數得過來,可眼下宋司卓竟然和她對話了,這意味著什麼她清楚明白。

看向葉嬉,果不其然從她的臉上看到了震驚和失望。

她一定以為自己是最特別的那一個吧?

如此……上一世我能奪走你的一切包括命,這一世她同樣能做到!

「是。」葉如妙展現一個得體的笑容,「王爺平時日理萬機,怎麼就這麼剛好讓王爺撞見了這樣的事情?」

「敢問這位先生,您的客棧在哪條街?」葉如妙又客氣有禮的詢問一旁一直沉默的掌柜。

掌柜先是看了眼宋司卓,見他點頭,才回答,「城西十六里河街的旺來酒樓。」

「哦……原來是旺來酒樓啊……」葉如妙恍然大悟。

大夫人卻是急了,這一年到頭都在府內的葉如妙,怎麼可能知道這什麼旺來酒樓,就是她都不知道。

想要上前去阻止,可是礙於這麼多人看著,她根本不好動作,只能幹著急。

葉嬉眼底一暗,這葉如妙不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又說不出來……還是先靜觀其變吧,宋司卓的反應也的確在她的意料之外。

「王爺是什麼身份,怎麼會去城西的酒樓呢?敢問先生,可是您的酒樓有什麼特色?或是有什麼值得吸引人前去的?」

「不然以王爺的身份,別說是小女子不相信了,恐怕在場的各位看客們也不相信王爺會去城西的酒樓吧?」

一句話讓看戲的深覺有理,都開始點頭然後竊竊私語著。

葉如妙見自己的話有了效果,心裡自然欣喜,「王爺或許是被歹人給蒙蔽了,才在不知不覺中做了他人手中的刀。」

宋司卓臉色一變,聲音變得嘶啞,「你的意思是本王蠢不可及,被人戲耍了也不知道,還樂呵呵地替別人做嫁衣,是么?」

沉下來的聲音讓葉如妙心中也猶豫了。

可不足片刻她又給自己做好心裡建設了,若是這點事情都應付不了,往後做了人上人遇到的事情會更棘手,屆時也放棄不成?

不!

她不要做那個砧板上的魚肉,她要做那個執刀的人。

「王爺仔細想想不就知道臣女說的是否是實話了……」葉如妙已經鎮定下來,「臣女見王爺的神色斗膽猜測,王爺怕是真的做了他人的刀了。」

「此人既然是我們侯府的,祖母自然會秉公處置,但是……此事會讓王爺如此正好的撞見,又讓王爺親自送了過來,想來這背後之人想做的事情已經很明了了,臣女想著若是真的按照背後之人所想的去做,那不就是如了她的願了嗎?」

「臣女建議此事定然不能順其意,不然往後便是助長了這樣的風氣,傳了出去對王爺的名聲也有所損害,王爺覺得呢?」葉如妙的鎮定從容讓宋司卓的眼神變得更加幽暗。

葉嬉卻知道葉如妙慘了。

她正好撞到了宋司卓的槍口上,宋司卓最討厭說他是別人手上的棋子,被任其擺布。

不過她倒是想知道宋司卓會怎麼做了。

讓她想想……或許,宋司卓會陪著唱這齣戲,但是絕不會遂了葉如妙意思的意。

「本王覺得……」

眾人屏住氣息等著宋司卓的回答。

「不怎麼樣!」宋司卓冷聲說道,「就算本王被人利用又如何?此事既然發生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絕不能這樣算了。」

「侯夫人……本王期待著侯府的好消息傳來。」

宋司卓定棺蓋論,緩了緩神色走到葉嬉面前,眼中倒映著她的人,「我先去忙了,等我空閑了再到府上拜訪。」

「好。」葉嬉輕聲細語。

宋司卓轉身帶著章紹準備離開,就在眾人也準備散去的時候,宋司卓突然轉身看向葉如妙,「你……叫什麼名字?」

眾人驚。

「臣女……」葉如妙也嚇了一跳,卻還是禮數周到的福了福身回答,「葉如妙,葉侍郎……侯府大爺的嫡次女。」

「本王記住你了,你……很好。」

宋司卓留下這麼一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葉如妙,「……」

攝政王這話是什麼意思?

眾人同樣是議論紛紛的散去,宋司卓離開前的那句『本王記住你了,你很好』的話瞬間傳遍了整個京城,大家紛紛猜測王爺這該不會是又看向侯府大房的嫡次女了吧?

不能吧?

皇上不是才賜婚了嗎?

況且……這嫡次女看那模樣才十來歲的樣子,聖暿王還有這樣的愛好不成?

……

壽安堂。

老夫人神色怪異地盯著葉如妙看了半晌,期間目光在葉嬉身上流連了幾回,似乎在衡量打算著什麼。

二夫人沒了方才看戲的心情,她也因為聖暿王的話開始心中打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當著她女兒的面說這樣的話,豈不是給嬉兒難堪嗎?

她想安慰安慰葉嬉,可也知道眼下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忍住了。 「不過是一樁婚事,也用得著皇弟如此認真,看來皇弟對這葉二小姐的感情不一般啊。」皇帝眼神瞿瞿,「只是……朕怎麼記得……葉二小姐和太子的關係不錯?」

皇帝似乎這才發現太子沒有來上早朝,「太子呢?」

「回皇上,殿下去視察了。」皇帝眼神一變看向宋司卓,眼中多了一絲探究,太子怎麼會這麼剛好的去視察了?宋司卓又這麼湊巧的在朝堂上提出賜婚?

難道是宋司卓將太子支走了?

「此事容后再意。」皇帝一錘定音,一副不容商量的模樣。

「皇上。」宋司卓雙膝跪地,「臣…願意用十萬兵權交換!」

全朝震驚。

「聖暿王不可!」曲周侯連勝阻攔,「葉嬉何德何能能受到王爺如此厚愛,可兵權一事茲事體大,怎可如此兒戲!」

「曲周侯是覺得葉嬉和兵權比起來,不足一提?」宋司卓反問。

「自然!」曲周侯回答地理所當然。

「呵。」宋司卓冷哼一聲不再看他,直視皇上,「皇上,意下如何?」

皇帝盯著宋司卓,在思考這話的真假。

從他成為皇帝的那一刻,他就沒有染指過兵權,就算那時候宋司卓只是一孩童,可卻是成國兵權的擁有者。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許久……大臣們都以為皇帝會讓直接下朝了,復又聽到,「既然皇弟如此鍾心一人,作為皇兄自然要支持,行,朕今日就做了這個媒人,為你們賜婚!」

「臣,謝過皇上!」宋司卓面色平靜,並沒有因為皇帝的話感到多少喜悅。

「今日就到這裡吧。」皇帝一句話說完起身離開,身旁的總管太監上前一步唱道,「退朝!」

……

眾朝臣向聖暿王道喜后紛紛離開。

曲周侯走到聖暿王的身後,「王爺何苦用這樣的方式?用十萬兵權去交換,著實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不過是十萬,不值當曲周侯這樣惋惜。」聖暿王轉身盯著曲周侯,「這和阿嬉比起來,和本王能娶到阿嬉比起來,的確不值一提!」

「可……」

「侯爺有和本王在這裡嘮嗑的時間,不如回去侯府讓下人開始準備婚禮一事,本王很快便會上門提親。」聖暿王嘴角揚起,隨後留下曲周侯一個人在大殿內凌亂。

下了朝的聖暿王去找了欽天監監正,讓他連夜查看天象選出一個日子來,要最好的日子,在監正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聖暿王已經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