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412章

「廢話!老子們三個在容喜拿了點股份,出點利息,不行?」錢永宏,要面子啊,只能這麼說。

「哦,呵呵,原來如此啊!看來,虎年要到了,錢總財虎生風啊,呵呵」

「虎你大爺虎!趕緊辦正事!」

總監鬱悶,這錢總,又發點小財了,還不高興?

都什麼事啊?

他趕緊蓋了財務章,聯繫銀行,傳真材料,安排轉款。

這事,不到十分鐘,搞定。

錢永宏,一臉喪氣回辦公室去。

平時,不到兩分鐘的路,走了足有五六分鐘。

到了那裏,宋三喜笑道:「老錢,別哭喪個臉,振作一點。人生,誰沒個起起落落?男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付代價,很正常嘛是不?不好意思,接個電話」

手機,的確響了。

拿起一看,林洛嬌的。

他微微一笑,接聽,「林總,過年好啊!」

林洛嬌,在辦公室里,已是滿臉激動的通紅。

芳心,怦然亂跳。

甚至,激動的口乾舌燥。

「宋先生,宋先生」她的聲音,有些顫抖,「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你了啊!」

「呵呵,那就不用說了。融資到位了吧?」

「嗯,到了,到了我快驚瘋了」

「冷靜一點!這一次,咱們要感謝百匯金融錢總和大股東徐正龍先生,他倆,可是把徐正龍先生的六億股金,給咱免息放貸三年吶,好人吶」

「我天」林洛嬌掩住紅唇,目瞪口呆。

她知道,免息三年,意味着什麼。

容喜怎麼都賺。

百匯金融,怎麼都虧。

徐正龍那個花·花·公子,這下慘了吧?

活該!

宋三喜旁邊,錢永宏,都要哭了。

老子不是好人啊!

宋三喜,你更壞啊!

「呵呵,林總,這下,咱可以舒舒服服過個太平年了。人心振奮,充滿底氣,來年大幹一場嘛」宋三喜一邊說,一邊拿起公文包里的煙,寫意的丟到辦公桌上。

然後,轉身朝外面走去。

錢永宏站在桌邊,看着兩條害事的煙,氣的啊,直抖冷!

他,不可能送宋三喜出門。

宋三喜到門邊,還在接電話,轉身對他揮了揮手。

一笑,撤乎!

錢永宏,氣的把兩條煙都砸到牆角了。

一屁股歪坐下來,整個人都不好了。

狗賊宋三喜,你特么倒過太平年。老子們唉!

錢永宏只得又起來,拿起計算器。

一陣啪啪直打,把老戴的利息算出來,然後,真的三個人均分。

這一算,他三個人,總利息每人要給出4620萬,每年1540萬。

錢永宏氣的血壓都飆升了,一陣陣頭暈。

沒害死宋三喜啊,結果,一人又搭了這麼多錢進去。

緩了好久,他才緩過勁來,分別打電話給黃長勇和王輝,說了下情況。

兩個傢伙破口大罵,最終又不得不認賬。

王輝說回去就求老頭子,非得把容喜的地,性質壓死,不讓他們開樓盤!

這,倒算是唯一讓人振奮的事了 姜子牙離開了相府,季考去后宅見了妲己,詢問那申姜如何。

妲己便說道,「那申姜知書達理,聰慧過人,姜子牙有此賢內助,前途將不可限量。」

「哦?你竟然給她這麼高的評價?」季考頗為意外道,「難道能比你還強不成?」

「那臣妾在帝君心中是什麼樣的?」妲己問道。

「你?既能興國亦能禍國,是興是禍全在夫君。」季考說道。

妲己眼睛一亮,「帝君真是這麼想的?」

「若是當年紂王是個有道明君,他有人皇氣運加身,你又如何能禍亂他的江山?」季考說道。

二人正說著話,高明高覺前來稟報,「啟稟帝君,姜子牙正前往封神台。」

「知道了,下去吧。」季考想了想說道,「看來該跟姜子牙攤牌了,此人若是上道的話,便是給他一場造化也無不可。」

「帝君想怎麼做?」妲己問道。

「你與我同去封神台,到時候見機行事吧。」季考說道,「對了,把喜媚和玉馨也叫上。」

古靈山封神台上,雜草已經長到了一人高。

一眼看去,已經看不到柏鑒和龍鬚虎在哪了,也挺難為這一鬼一怪在這裡空守了這麼多年。

姜子牙來到封神台,看著這荒蕪的景象,心中是百感交集。

想當初自己殫精竭慮,施展渾身解術終於修成了封神台,又意氣風發的開啟了封神榜,本以為可以一展宏圖之志,可誰知道造化弄人,凡間根本就不打仗,什麼武王伐紂成了最大的笑話,而自己也淪為了笑柄。

想起這些,姜子牙不禁對元始天尊忿恨起來,認為純粹是看不起自己,找個由頭趕自己走。

姜子牙在雜草叢中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柏鑒和龍鬚虎,這兩傢伙正躺在封神榜下的香案上睡覺呢,現在連斗蛐蛐也提不起兩人的興緻了。

姜子牙弄醒了二人,說道,「你們趕緊把封神台上下的雜草清理了,三天後朝廷要來這裡祭祀,看看這裡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

「姜老爺,你就別跟我發號施令了,要不是實在沒地方去,我早就走了,在這台上喝了多少年的西北風,我早就受夠了,你少來忽悠我了。」柏鑒懶洋洋的說道。

姜子牙搖了搖頭又對龍鬚虎說道,「龍鬚虎,那你去。」

「我不去,我不做你徒弟了,當你徒弟早晚得餓死。」龍鬚虎瓮聲瓮氣的說道。

就在此時,一陣陰風刮過,封神台上的雜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減少。

姜子牙定睛一看,原來是五鬼正在清理雜草。

「好啊,你么這五個傢伙都去了什麼地方,害的老爺我被這封神台的建造差點送了性命。」姜子牙說完便念動咒語,要拘那五鬼。

誰知五鬼身上金光一閃,姜子牙的咒語毫無作用。

其中一個紅衣小鬼說道,「姜子牙,睜大你的狗眼看看,我們還是不是五鬼?」

姜子牙聞言再仔細這麼一瞧,見這五人已經沒有了鬼里鬼氣的樣子,隱隱的身上還帶著一絲仙氣。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姜子牙疑惑道。

「我們已經被酆都鬼母元君封為五路神了,姜子牙你以後少跟我們人五人六的,惹怒了小爺幾個,當心我們收拾你。」紅衣小鬼說道。

姜子牙一下愣了,五路神?什麼時候封的?我怎麼不知道?

「柏鑒,他們幾個是什麼時候封的神?老夫怎麼不知道?」姜子牙問柏鑒道。

他不問還好,一問,柏鑒當場就跳了起來,一把揪住姜子牙的衣襟,「姜子牙,你還好意思問我?連這五個小鬼都封神了,獨獨撇下我,你是幾個意思?」

「師父,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偷偷的給人封神,卻把我倆扔在這不聞不問,是我倆不配封神嗎?」龍鬚虎說道。

「這,這怎麼會這樣?」姜子牙一下覺得玄幻了,難道自己的封神榜是假的?

「五路神,你們幾個不清理雜草在那跟人家廢什麼話呢?」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五個小鬼一見胡喜媚來了,趕緊上前見禮道,「哎呀,清理雜草這種小事怎麼還勞動元君親來啊。」

「紫微大帝來了,你們還在這裡墨跡個啥?」胡喜媚怒道,「還不快去幹活?」

五個小鬼聞言,嚇的吐了吐舌頭,趕緊清理雜草去了。

姜子牙聽小鬼們稱胡喜媚叫什麼元君,想來應該就是他們說的什麼酆都鬼母元君,便欲上前看個真切,卻聽半空中一聲嬌叱傳來。

「姜子牙,你可還認得我嗎?」

姜子牙聞言抬頭一看,大驚道,「琵琶精,你竟然復活了。」

「大膽姜子牙,你竟敢對斗姆元君不敬,該當何罪?」半空中一位神將怒喝道。

斗姆元君?姜子牙知道這個神位,那可是掌管著諸天星斗的天庭上層大神,怎麼會是琵琶精?

「姜子牙,怪不得元始天尊說你仙緣淺薄,這麼多天神在你面前,你竟不識?」季考的聲音傳了過來。

「參見紫微大帝。」天上諸神一起向季考行禮道。

姜子牙再一看,只見季考身穿王袍,從空中緩緩落在了封神台上,其餘眾人都跟在了他的身後,在他身邊站立著妲己、胡喜媚和玉馨三人。

「丞,丞相?」姜子牙簡直不敢相信。

「本座不僅是大商的丞相,也是天庭的中天北極紫微大帝。」季考說道,然後又給姜子牙介紹了妲己等三女。

「姜子牙拜見紫微大帝,地母元君,鬼母元君,斗姆元君。」姜子牙從震驚中恢復過來,慌忙跪下道。

「起來吧。」季考伸手虛扶道,「本座以真身相見,相信你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吧?」

「下臣明白,下臣定會以帝君馬首是瞻,為帝君效犬馬之勞。」姜子牙並不傻,季考要殺他早動手了,這樣相見自然是拉攏的意思。

「好,本座可以答應你,只要你好好跟我混,元始天尊給不了你的,本座都可以給你甚至是你的夫人,無論是人間的富貴還是仙緣,你只要記住一件事,凡間需要和平。」季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