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問:早上醒來,被一個赤裸的大美女抱著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答:化身為魔鬼撲上去!

追問:但是這個人是自己的姐姐呢?

答:……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被自家三姐抱著,沐塵的心態都快要崩潰了。

尼瑪!老姐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我記得自己平時做的都是萬無一失的,究竟是怎樣被發現的?

沐塵思考了許久,大概有三秒鐘那麼漫長的時間。

難道……是明玉山的竹屋!

卧槽!早知道當初就該把它給毀了!我當初就不應該作賤懷著留竹屋做紀念的心理,這下好了,紀念的把三姐給紀念來了,希望還沒有被其餘的幾位姐姐發現,要不然,我的好日子可就到頭了。

至於三姐怎麼辦?這個不要緊,翻不起什麼大浪,沐塵對他的三姐可是百分之百的不設防心。

為什麼沐塵對沐纖兮沒有什麼防心?

沐塵答道:因為,三姐那傢伙,你別看平時她冷冷清清的不太好說話,其實,說白了,三姐她就是傻白甜一個,好哄的很,不像大姐幾人,一個個狡猾的比狐狸還狡猾,估計我被她們賣了還傻呵呵的幫她們數錢。

沐塵記得小時候自己做錯事了,幾位姐姐詢問他,他肯定是打死也不承認了,隨便扯了一個非常弱智的謊言,當然,這個謊言只有三姐信了。

最後,三姐勸住了大姐和二姐,看著自己三妹如此相信弟弟,她們兩人也就沒接著追問下去,放過了他一馬。

沐塵激動的一把抱住沐纖兮親了口,不要誤會,親的是臉。

雖然後來三姐提出晚上和她一起睡覺的要求,不過沐塵爽快了的答應了下來,畢竟,是三姐拯救他於危難之中,這點小要求,還是可以答應的。

現在,沐塵細細盤算著心中小算盤,事到如今,先把三姐穩住,不能讓她回家通報,否則,等大姐二姐也來了,我算是徹底玩完了。

到時候,要是老爺子也親自來了,不用說了,自己以後可以提前步入養老生活了,每天就是吃吃喝喝睡睡,為家族傳承香火。

這樣的日子,他可不想過,經過這幾個月的經歷,他明白了。

老天讓他來到這個世界,自己可不能這麼碌碌無為,我可是要找到傳說中的成仙之路,成為修道王的男人!

嗯,修道王,我當定了!

沐塵心中打定主意后,接下來,該應付眼前的情況了。

近在咫尺白花花的肌膚,身體上傳來柔軟滑嫩的觸感,聞著一股獨特的清香,心中狂念清心咒,按耐住內心的衝動。

幾分鐘后,顫巍巍伸出手,把三姐手臂輕輕挪開,頭部開始遠離讓人血脈噴張的危險地帶。

好!就這樣慢慢的。

彷彿經過一個世紀那麼漫長,沐塵終於遠離了危險地帶,輕舒一口氣。

抬頭看看三姐醒了沒有。

這一抬頭,他傻了。

三姐她,竟然醒著!

沐纖兮眼眸靜靜注視沐塵,美麗的眼睛直直盯著他,與之前清冷的眼神不同,此時,她的眼中飽含溫柔。

「阿弟。」

悅耳的聲音響起。

此刻,沐塵可沒心思評價聲音動聽不動聽,他的腦門直冒冷汗,諒他怎麼猜,他也猜不到三姐她居然沒睡,眼睛一直死死地看著他,方才的動作怕是盡收她的眼底。

怎麼辦?

要不,求教百度,聽別人不都是說:有困難,求百度。

可是我連一部手機都沒有,怎麼求百度?

咦——等一下,我記得當初自己從沐家逃出來時,儲物袋裡好像裝進去十幾部手機。

但是,就算我是有手機,這兒也沒wifi啊!連個屁網!就是開流量也沒用啊!

不行,我不能這麼被動。

抓住先機,沐塵單刀直入,率先開口道:「三姐,您怎麼在這裡。」

對於沐塵問話,沐纖兮淡淡道:「想阿弟了。」

我去,好強大的理由,我竟無法反駁。

沐纖兮雙臂又再次摟住沐塵,作勢又要來接觸一次危險地帶。

「等、等一下!」沐塵連忙叫道,要是再來一次,他可就真的忍不住了,如今一邊狂念清心咒一邊應付三姐已經是快到極限了,這要再來點刺激,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沐纖兮可不管什麼,直接再次讓沐塵體會到滑膩的觸感。

然後,小沐塵昂首示敬,蹭到了沐纖兮的大腿。

完了,丟人丟大發了,沐塵心想,這下沒臉見三姐了。

感受到沐塵的異樣,沐纖兮的面龐浮現羞紅,呼吸有些加速,手指撥弄沐塵的頭髮,說出了讓沐塵吃驚無比的話。

只見她輕咬嘴唇,「阿弟想要的話,姐姐可以做。」

噗——

沐塵一口老血噴出,可以做個頭!

不行不行,三姐的思想太恐怖了,照這情節發展下去,明年這個時候,我就喜當爹了。

「淡定淡定!三姐,萬事都要認真考慮,我沒有這個意思。」

「為什麼?」沐纖兮問道。

為什麼?

沐塵被這話一下噎住,我滴親姐啊!這事明擺著不行你還問為什麼,你想讓我怎麼答。

「總而言之,這事不行。」沐塵語氣非常堅定道。

沐纖兮看了看沐塵,嘴唇微張,似乎有什麼話要說出。

見狀,沐塵心中直呼:糟糕!看來,只有使出洒家的殺手鐧了。

深吸氣,洒家拼了!

沐塵一把抱住沐纖兮,腦袋在沐纖兮胸前翻滾,奶聲奶聲道:「哎呀,人家就是不同意,姐姐,人家就是不同意。」

肉麻的話,再配上原本沐塵清脆的聲音,若有男的在此,恐怕早就跪了。

沐纖兮也被沐塵這一手整得面色羞紅,氣喘連連。

「好……好吧。」沐纖兮說話有些結巴,溫柔的用手按住沐塵的腦袋撫摸著他柔順的長發。

呼——

沐塵鬆了口氣,這樣還不行的話,他就只好認命了。

果然,三姐吃軟不吃硬,以後還得多撒嬌才行。

什麼?你問臉面往哪兒擱?一個大老爺們像小女生一樣的撒嬌!

笑話,沐塵對此一笑了之。

臉面,那是啥玩意?能當飯吃?能保命?答案肯定是不能了!

既然不能,要它何用,還不如趁早丟掉,戴著費勁。

俗話說: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句話,那是一點都沒錯。

他要向說出這句至理名言的先輩看齊,勇追先輩的步伐,不,不但要追趕,還要超越!

嗯,就這樣定了。

此刻,沐塵定下了他的人生目標:追憶先賢!步步緊趕!達到大徹大悟!成為修道王!!!

。「還想嘗試一下我其他武功嗎?」李皓問道。

嘗試?

豪姬有些緊張道:「是什麼功夫?」

「帶你飛。」

「……」

是真的帶她飛,蜻蜓點水,並且李皓頭一次用出了射*大法,豪姬覺得自己簡直快被淹沒了。

其實為了讓豪姬更加順從,李皓還準備用掉劍氣的,

《漫步諸天影視》第四十九章誰讓你們殺人的? 接下來,蘇婉便待在了林衛的身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林衛聊了起來,基本上都是蘇婉在說,林衛在聽,而話題的內容,自然是林盟在林衛離開后,到現在為止,所發生的一些事情。

「少爺!您準備什麼時候,回盟內看看?」蘇婉柔聲問道,少爺兩字,現在從她口中說出,已經十分自然了。

「等這次的比賽結束之後吧!出來這麼多年了,也是該回去看看了。」林衛神色微微一愣,而後有些緬懷的說道。

「那我跟少爺一起回去吧?」蘇婉一臉期待的看著林衛。

「嗯!當然可以,這麼多年沒回百葉王國了,我剛好需要一個嚮導,不過,我會在天宇學院待一段時間,你……」林衛點點頭,欣然笑道。

「沒問題的!婉兒也想去天宇學院看看,傳聞天宇學院,可是風羽帝國之中,最強的三大學院之一,婉兒早就想去看看了,這次剛好可以粘少爺的光。」蘇婉雙手放在胸口,一臉欣喜的說道。

「嗯!那就好!到時候我會安排人照顧你的。」林衛點點頭,笑道。

「嗯!嗯!謝謝少爺!」蘇婉連連點頭道謝,揮舞著拳頭,一臉興奮的表情,而後看到周圍看向她的目光,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再度恢復了溫婉賢淑的樣子。

「咚!咚!咚!」

連續三道鼓聲響起,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嗖!」

龍崎的身影,飛致擂台半空,低頭看向下方,在那裡,有著三百多人,而這三百多人,便是通過了第一輪淘汰賽,進入第二輪的人員。

「恭喜各位通過淘汰賽,進入這一輪的守擂戰。」龍崎雙手別在身後,笑著說完之後,停頓了一下,而後繼續說道:「那麼下面,即將進行武者聯盟大賽,個人賽的第二輪,守擂戰,規則跟之前一樣,不得故意傷人性命,不得使用任何丹藥,除召喚獸外,不得使用任何魔寵。」

龍崎說完之後,便轉身飛離了擂台上空,回到了評判席。

「咚!」

片刻之後,再次響起一道鼓聲,代表著比賽開始。

鼓聲剛落,便有十數道身影,從人群中衝出,衝上了擂台,除了有兩個人,有些意外的上了一個擂台外,剩下的人,都是各自佔據了一座擂台。

「婉兒,你也去吧!」林衛轉頭對蘇婉說道。

「好的少爺!」蘇婉沒有問為什麼,直接點頭應了一聲,而後便向一座擂台衝去。

蘇婉選擇的擂台,已經有一人站在上面,跟蘇婉一樣,也是一位女子,身穿橘紅色與白色相間的服飾。

蘇婉之所以選擇這名女,是因為這些人中,只有此女的修為,要比她低,蘇婉經過這一年的試煉,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王級八星,而那位女子,則是王級七星。

「東霖王國,錢菲菲,請指教!」見到蘇婉上台,台上的女,抱拳說道。

「百葉王國,蘇婉,請指教!」蘇婉同樣抱拳回禮。

兩人相互行禮之後,身上皆是穿戴整齊,基本上都是中品跟上品靈器級別的戰器,不過她們兩人手中的武器,卻都是達到了極品靈器級別,也是她們身上,唯一一件極品靈器。

「嗯?這丫頭身上的戰器,怎麼這麼差,早知道,我就給她湊一套先用著了。」林衛眉頭一皺,暗自嘀咕道,以他的身家,隨便翻找一下,別說是湊一套極品靈器了,就算是下品玄器,他也是湊出好幾套來,如果蘇婉能夠裝備上整套下品玄器,想必一般的皇級中期,估計都能一戰,前提是蘇婉自身戰力不錯,而對方又沒有玄器在身。

「算了!這錢菲菲應該不是婉兒的對手,等下再給她吧!我還是先找找,看看有哪些適合她的。」林衛托著下巴,暗自尋思道。

「唰!」「唰!」

兩女身形閃動,紛紛提劍前沖,身影交互之間,各自朝著對方刺出手中的短劍。

兩人走的都是靈敏路線,攻擊靈活多變,成分展現了兩人身體的柔韌性。

「嗖嗖嗖……!」

「玄級上品武技,寒冰劍斬」

錢菲菲借力一個筋斗翻到了半空,手中短劍向下接連揮出,一道道淡藍色的劍氣斬向蘇婉。

面對飛來的劍氣,蘇婉高舉短劍,左腳用力在地面上一踏,而後身形開始轉動,猶如一道龍捲風,拉扯著飛來的劍氣,順著她的意願,改變了行進方向,而後這些劍氣,卻是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回對她衝來的錢菲菲。

「嗖嗖嗖……!」

聽到這刺耳的聲音,錢菲菲急忙揮劍斬向其中一道劍氣,下一刻,她的臉色突然一變,身形急忙爆退,慌忙躲避那些飛來的劍氣。

躲過大部分劍氣,但她也硬接了兩道,看著一臉平靜的蘇婉,錢菲菲的臉色十分凝重,握劍的那隻手,有著一陣陣的酥麻感。

自己的攻擊,不但被對方盡數返回,而且還提升了威力,頓時讓錢菲菲感覺到,蘇婉的難纏。

「嗖!」